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侠女灵襄 > 第三章 石语

第三章 石语

  当石生再一次醒来时,已经是三天后了。他静静地躺在床上,看那屋顶斑驳的水渍。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。谁?难道是灵襄?一个轻巧的身影闪了进来,却是柳鞠儿。啊,柳师妹。他虚弱地道。石师兄,你好些了么?柳鞠儿俏生生地道。
  石生道:好多了,你们呢?柳鞠儿道:我没事,只是你受了重伤,都是为了我。石生叹道:可我还是救不了你,应该谢的是大师姐。柳鞠儿低下了头:不!不!在我的心中,你和大师姐都是一样的,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为我所做的。石生的心中一阵激动,又一阵茫然:谢谢你,柳师妹。突然间他想起灵襄,便问道:对了,大师姐怎么样了,她受伤了么?啊,不!大师姐杀了那个坏蛋,连头发也没伤到一根。这几天前来拜山道贺的人络绎不绝,她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
  是么?石生的心中无来由地感到一阵失落。柳鞠儿缓缓低下头:石师兄,以后你叫我鞠儿好么?石生犹豫了一下,笑道:好啊,鞠儿要比柳师妹好听多了。那你先叫一声哪!柳鞠儿高兴地催道。鞠儿。石生微笑道。嗯。柳鞠儿欢快地应着。
  窗外,阳光照进来,很明亮。石生的伤势和心情都在一天天好转。柳鞠儿几乎天天都来探望他,和他叽叽喳喳地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。于是他知道玄鹤洞闹鬼了,滹沱寺的大佛被人画了大花脸,凤凰岭那棵千年老松上一只喜鹊抱了窝和鞠儿在一起的日子,总是无忧无虑的,就像失而复得了他宝贵的童年。
  这天,门外又传来那熟悉的敲门声。是鞠儿吗?进来。石生高兴地道。突然间,他愣住了,站在门口的是灵襄。呵,什么时候叫得这么亲热了,我还以为你永远也不会叫别人的名字呢。灵襄微笑着道。只是,第一次,石生从她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丝勉强。突然间他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灵襄了,可是,为什么、为什么他竟一点感觉也没有?难道下意识里,他竟然不愿想起她?
  灵襄将一个竹篮放在桌上,这几天我不在,你还好吧?还好。对了,我还没有谢过师姐的救命之恩呢。石生吃力地道。谢我?灵襄轻声道:真的吗?石生正想再说点什么,突然屋外传来一阵说话声:想不到金刀镇河朔马老英雄也来拜山了,这一次大师姐真是给咱们崆峒挣足了面子!就是,要是像屋里躺着的这个,那可就惭愧死了嘘
  终于,石生开口了,声音刺耳得令自己也感到惊讶:石头就是石头,不管你怎么雕琢它,磨炼它,它也仍旧是一块石头,不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。灵襄沉默了一阵,缓缓地道:在卞和第一眼看到和氏壁时,它也只不过是一块石头罢了。石生陡然间心头一酸,多少年来的委屈与心酸,寂寞与痛苦全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。他扭过头,任眼泪默默流淌。这是刚炖好的鸡汤,你趁热喝吧。灵襄轻声说完了这句话,便起身向屋外走去,到门口时她突然停住脚步,悠悠地道:那天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是杀不了向文生的。然后走了出去。
  自从那天后,他和灵襄之间的话突然少了。即使是见面,也拘谨得很。似乎一堵无形的墙隔在了他们之间。他的身体终于康复,又开始在凌晨与黄昏独自练剑。这天石生练完了剑,回到下院,刚好见灵襄领着一众师兄弟将一个青袍道士送出山门。那道士向灵襄深深一稽首,便飘然去了,步履极是洒脱,不似尘世中人。
  他正看着,身边传来柳鞠儿的声音:石师兄!他回过头去问道:鞠儿,那人是谁?他就是青田刘基。柳鞠儿轻声道。石生心头一震:恐怕我们也要下山了。他猜测得到,必然将有惊天动地的事要发生。
  果然,当夜,崆峒掌门清云传令下来。所有崆峒弟子全部下山,务必在正月前赶到山东益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