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侠女灵襄 > 第二章 起雷

第二章 起雷

  灵襄师姐不在山上的这几个月里,他总觉得心中有一股涩涩的味道。只要一闭上眼睛,他仿佛就看到灵襄又出现在他眼前,听到灵襄那脆嫩甜美的声音。七年来,他的心是头一次如此杂乱。难道只有师姐在时,才能好好练剑么?石生暗暗地问自己。
  这天,清晨的气心峰在朝阳的照射下,云蒸霞蔚,壮观异常。石生手中那秋水般的长剑,迎着朝阳划出千道金色的瑞彩。猛听得身后一个清亮的声音:犀牛望月!几乎是本能,他的剑蓦地横削,凭水横江千帆过!他大喝着应道。突然,他停了下来,霍地转过身去。是灵襄!几个月不见,她越发清丽了。高挑的身子在风中显出蓬勃的英气,正用她那特有的似笑非笑的眼神望着他。
  师姐!他惊喜地叫道。算你好!还没有忘了我这个师姐。灵襄笑道,你的四绝剑进步不小啊,单就刚才那一剑,恐怕我也未必使得出来。石生讪讪地笑了笑,也不说话。看,怎么还是这样子,就知道不吭声!说着,灵襄递过去一方丝帕,然后又指指他额上的汗珠。
  石生擦去汗珠,兴奋地道:师姐,山下是不是很好玩啊?灵襄却低低地叹了口气:好玩?你不知山下我们汉人的日子过得多惨哩。今年陕甘、江浙都是大灾,鞑子皇帝昏庸暴虐,百姓苦不堪言啊。顿了顿,她望了石生一眼,半阖的眸子突然又变得清亮起来:不过,天下各路反元义军都纷纷揭竿而起。刘福通奉小明王韩林儿为主,起兵颍州;萧县芝麻李起兵徐州;罗田徐寿辉起兵蕲水;此外还有台州方国珍、定远郭子兴、泰州张士诚都颇有声势。看来,将鞑子逐出中原的日子不远了!
  石生沉默了。突听得灵襄朗朗吟道:
  汉家思重将,去虏定新邦。
  起卧宗泽胆,相思武穆肠。
  扬眉折黛笔,绾首谢额黄。
  须眉若无骨,纨素宁化钢!
  这是灵襄自己作的诗。许久,石生不由自主地嘿了一声,他明显地感觉到胸中有一股热流在蔓延、升腾,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,深深地凝望着这美丽的师姐。朝阳给她秀丽的轮廓镀了一道金边,晨风吹拂着她的长发,石生只觉灵襄明艳不可方物。
  灵襄也回过神来,瞟了他一眼,扑嗤一笑:呆子,在看什么。他的脸一热,忙道:我在想,师姐念得真好。真的?灵襄偏着头看他。真的。他讷讷地低下头。对了,你帮我看看。灵襄从怀中掏出两付耳坠,你说,我是戴这副银丝钮镶桃花刺的好看,还是这副玉嵌鸦鹘青的好?哦这都很好。石生吃力地道。灵襄一撇嘴,刚要说些什么。山下有钟声隐隐传来。啊,要上早课了。石生,还愣着干什么?灵襄俏皮地一笑,飘然下山去了。石生兀自呆立了半晌,才往山下走去。
  几个月后,石生也有了下山的机会。
  石生在街前举起杯子,将水壶中那苦涩的劣茶一饮而尽。然后举起胳膊,抹干唇角的水渍。抬头望了望,不错,就是城西的聚德楼了,他和同门的柳鞠儿约好碰头的地方。他刚刚为派内的膳房采办青菜。与他不同,柳鞠儿则是去采办女红的。现在她已经买完了吧?想着想着,石生在伙计的招呼声中进了楼。
  楼中的客人很多,人声嘈杂。石生刚一进门,便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少女的惊呼,那是柳鞠儿的声音!来不及细想,石生几步便冲上楼去。一抬头,一道目光便与他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撞在一起,他只觉像低头匆匆赶路的行人突然间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墙上一般。一时间头昏眼花,胸口发紧。这人是个绝顶的高手!
  石生勉强定下心神仔细看去,只见一个中年人正安然坐在椅子上,而柳鞠儿则被他抱在怀里,用绝望的目光望着他。石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向那人走过去:放开她,然后滚!你是谁?那人问道。石生,崆峒弟子石生!他回答。那你知道我是谁吗?那人又问。石生平静地摇摇头。我是向文生,天地横行向文生。那人微笑道。石生心中一跳,他听过这个名字。崆峒在九大门派中原来是排名第五的,现在却排名第四了。因为原来排在第四的昆仑得罪了一个叫向文生的人,于是,在一个雪夜之后,昆仑派在江湖中便永远消失了。现在,这个人就坐在他的面前。向文生!天地横行向文生!天下公认的第一邪派高手向文生!
  他缓缓地抬起长剑,指向向文生:向文生,放开她,然后滚。向文生有些好笑地瞧着他,却没有任何放手的意思:这个女孩子的资质不错,在你们崆峒太可惜了,从今天起,她便是我向文生的入室弟子了。然后他轻轻拍了拍柳鞠儿的脸蛋,温和地笑着,以后你可要好好地伺候师傅
  没等向文生说完,石生蓦地出剑!他用的是起雷七诀中威力最强的一式雷满鸿沟!耀眼的剑光挟带着隐隐的雷鸣,森森的剑气海潮般翻涌,划过丈许的空间,向向文生汇聚而去!向文生那绣着金色云纹的左袖抬起,轻拂。就像天空的云雷交击在一起,他的剑刺到了向文生的大袖上!漫空的雷鸣突然消散,剑气呻吟着被撕裂,石生感到自己被卷入了一道黑色的龙卷风中,身子纸片般飞起,向后飘落。
  哗啦!石生撞破了窗子,落向楼下。他先落在了楼下卖馄饨的支起的棚顶上,布帛撕裂声中,又压塌了一张桌子,再滚落地上。破碎的磁碗片割破了他的脸庞,馄饨的汤汁将他的衣服弄得一片狼藉。他站起来,拭去嘴角的血丝,摇了摇昏沉沉的头,拾起剑,又踉跄地走上楼去,站在向文生身前,沉声道:放开她,然后滚!向文生又摇摇头笑笑,不置可否。石生再次出剑,可还没等他发招,他的身子就再一次直直的飞了出去。
  这一次石生重重地跌到了地上,吐出了大口的鲜血。行人们远远躲开了,没有人敢过来帮他一把。石生试着移动他的腿,发现只有左腿还能移动。然后他用右手支起身子,蜷着右腿,一步又一步,再次向聚德楼走去。终于,他再一次站在了这绝代邪魔的面前。放开她,然后滚!他对向文生说的依旧是这句话。眼前的人影在不住晃动,或者,是自己在晃动?石生刚试图站定身子,便听向文生问道:你说你叫什么来着?石生,崆峒弟子石生。他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在回答。好,石生,我会记住你。依稀是向文生的声音。
  然后石生感觉自己又飞了起来,天空很蓝,阳光很耀眼,自己的身子也很轻,像飘浮在一个梦中似的。我死了么?他自己问自己。然后他看到了灵襄的脸。难道自己真的死了,在临死前能看到师姐,真好。突然他觉得身子一震,定睛看时,原来自己在灵襄的怀中。刚才,是灵襄接住了他!是谁?灵襄问,美丽的脸庞冰冷如霜雪。
  他又看到两张脸,是崔元清和陆枫南两位师兄。是向向文生。他用细若蚊蚋的声音道。
  天地横行!陆枫南惊呼,石生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在发抖。灵襄俏脸布满寒霜,一言不发,将他递给崔元清。然后铿的一声,拔出了剑。
  大师姐!陆枫南急道。灵襄像没听到,只望了望已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石生,然后迈向了聚德楼的大门。三个人的心都紧了起来。石生努力保持着神志的清醒,望着聚德楼的窗子。
  忽然间听到向文生的怒喝:什么人?起雷似的,楼内气劲交击声桌椅倒塌声、碗碟破碎声汇成一片。然后只见那窗中一道青色的剑芒一闪,整个聚德楼在那一瞬间似乎都亮了起来!一个人直直地从楼上跌落下来,撞在地面上,发出很大的声音。在失去知觉前,石生仔细地看着向文生那张在片刻前还不可一世的脸,此刻却见那张脸上挂着一丝难以置信的惊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