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侠女灵襄 > 第四章 褰裳

第四章 褰裳

  腊月的风雪中,七十余名崆峒弟子披星戴月,日夜兼程,终于及时到达。益都并不大,却也有数万的百姓,乃是红巾陈猱须的守地。只是此刻数万元兵已屯兵城外,益都城破已是指日间事。灵襄领着他们来到一座大院前,叩响了大门。不多时,一个中年儒士前来应门,看了众人一眼后,问道:尘音未扫,诸位向何处去?灵襄双手一合再分,结莲花样:世本无居,吾等向常寂光净土。中年儒士面色一松,拱手道:这位姑娘可是崆峒派的灵襄女侠么?灵襄裣衽为礼:不敢,正是灵襄。中年人面露喜色,道:陈天王早已吩咐下来,说女侠近日必到。请!
  一行人进了宅子,灵襄转过身来,面色凝重地道:从今天起,我们就要住在这宅子里,没有得到通知之前,谁也不得离开一步。崔元清心急道:大师姐,我们这次下山到底是为了什么,可以告诉我们了吧。灵襄点了点头:好吧,让大家心中有数也好。然后一字一顿道:我们今次下山就是为了行刺一个人。谁?什么人?大家纷纷问道。
  灵襄清澈的目光缓缓扫过大家热切而焦急的眼神,在石生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,方道:当今义军四起,鞑子朝廷本已干戈处处,国本动摇。但只要有一人尚在,各路反元义军便始终难成大气。这人曾先后击溃了赵明达、李武、崔得、白不信、大刀敖、李喜喜、关先生、破头潘,甚至刘福通也是此人的手下败将,最近他更收降了花子王田丰,扫地王王士诚。此人不除,汉室难兴。而现在此人便正屯兵在这益都城外
  察罕帖木儿!众人齐声惊呼。对,正是当今朝廷第一名将,陕西行省右丞兼行台侍御史,中书平章政事察罕帖木儿!灵襄平静地道。
  当日,石生和柳鞠儿在宅子的后花园内并肩而行。天寒地冻,百草枯萎,一片萧瑟肃杀的景色。
  一反常态,柳鞠儿今天异常地沉默,只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。走了一会儿,石生终忍不住问道:鞠儿,你怎么啦?石师兄,你你你是不是喜欢大师姐?柳鞠儿仰起脸看着他。你胡说什么?石生的心一颤,你听谁说的?我听见七师兄和九师兄闲聊时说的。他们还说,因为你,大师姐已经拒绝了二师兄很多次了。柳鞠儿轻声道。
  他说不出什么,只能保持沉默。
  这都是真的么?大师姐喜欢你?柳鞠儿又问。怎么会,我是什么人,怎配得上大师姐?他摇头道。七师兄也这么说的,他还说,他就是想不通,大师姐为什么会喜欢你?柳鞠儿低声道。石生没有回答,但他的心也在默默地问自己:是啊,为什么?石生,大师姐为什么会喜欢你?他无法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。
  其实,就是你喜欢大师姐也很正常啊,她那么美,剑法又高,文才也好,要是我是男子,也一定会爱上她!柳鞠儿叹息道。别说傻话了,我像一块石头,而大师姐则是一块玉,石头怎么能和玉摆在一起?石生有些惆怅地道。可是,可是,石头也很好啊!有很多漂亮的石头,比如说嗯雨花石,还有,嗯孔雀石,嗯柳鞠儿脸红红地说。好了,别说了。石生又好气又好笑。其实,我也开始感到做一块石头的乐趣。半晌,石生缓缓地道。
  这天早上,像往常一样,大家在院子里练剑。
  灵襄突然停下来,看着淡蓝的天。众人都收了剑看过去。但见一只雪白的信鸽从天而降,落在灵襄的纤手上。灵襄从它的腿上取下一颗蜡丸,松开手掌,那鸽子双翅一振,像朵白莲花飞舞着冲向天际。灵襄捏开蜡丸,将信展开看了一遍,然后抬起头望着大家:正月十五上元节,吃元宵,杀鞑子!众人的心中都是一热,目中均露出激烈之色。灵襄将手一摊,信笺化作无数碎片如蝴蝶般向空中舞去。
  时光飞逝,大伙心情又紧张又振奋。这天夜里,很冷,石生像往常一样,独自在后院练完了剑,坐在太湖石上望着浩瀚的夜空。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,陈猱须已向察罕帖木儿献城请降,元兵已经开入城内。为了粉饰太平,益都将举行盛大的灯会。察罕帖木儿要参加城东邀月街醉天楼上的晚宴,那将是他们行刺的惟一机会!明天,他们的行动会成功吗?在那之后,又有多少人会活下来?自己呢?会不会死?这许多的问题在脑海中翻复,不能有片刻的停歇。他看着手中的剑,那剑在月光下明亮如霜雪。
  晚风传来悦耳的箫声,缥渺如梦中的天籁。他转过身去,只见灵襄正坐在高处的一块大石上,吹着一只碧绿的玉箫。他听出这曲子正是诗经中的《褰裳》,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,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一般。
  子惠思我,褰裳涉溱。
  子不我思,岂无他人?狂童之狂也且!
  子惠思我,褰裳涉洧。
  子不我思,岂无他士?狂童之狂也且!
  正是诗经中的诗。那是说一个年轻的少女向对岸的少年表示情意,告诉他要是爱我的话,就掀起衣裳过河来,要是不爱我的话,难道会没有别的人来爱我吗?第一次,灵襄清清楚楚地表达了对自己的情意,这情意是如此的强烈!如此的奔放!
  石生就那么呆呆站着,天地间只余下自己的心跳声,直到灵襄吹完了很久。灵襄也没有出声,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玉箫。终于,他开了口:师姐只说了这两个字,便又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灵襄抬起头,脸颊上升起一团红晕:石生,你知道我刚才吹的曲子么?他的心头一震,脑海中乱成一团。说话呀!灵襄娇嗔道。我我他突然无来由地感到一阵气馁,一阵疲倦,我不知道。他听见自己茫然的声音。恍惚中,灵襄似乎在愣愣地望着他。突然间,她侧过头去,望向极远的天际。很久很久,她才把目光收了回来,可是她用很低很低的声音道,你应该知道的静默了一瞬,又用更低的声音道:你可以知道的。然后,转身离开。
  石生感觉自己那颗心在深冷的水中缓缓沉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