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都市鬼奇谈 > 第17章 不许进卧室

第17章 不许进卧室

    以我现在的本事,只能做到自保,想要解决掉白皮鞋,恐怕要修炼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才有可能,那还要看我资质如何,是否能修成一些高级法术。

    目前要解决白皮鞋只有两个办法,一是查清白皮鞋的生前资料,看她到底有什么怨念。厉鬼之所以会凶猛杀人,就是因为枉死而造成怨念深积,对阳世间所有人都充满了仇恨。她要杀人杀到令自己满意为止,而这个满意却没有固定的标准,也就是看她的怨念有多深,就会按照怨念的深度去杀多少人。查清原因之后,可以从中化解,劝她去投胎,这是上上之策。

    二是找到她的遗骸做处理。厉鬼的遗骸通常都是没有火化的,就算火化,只要残留一丝头发,都会让她得以衍生一个存留的根据地。最好能找到白皮鞋的遗骸,火化之后装入骨灰坛中,以咒符封禁,这样就不会出来害人。如果她的尸体是经过火化了的,那就麻烦了,要找她遗骸上某一件微小的器官或毛发之类,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难。不过再难也要去做,毕竟还是小命重要。

    她被轧死的地点距这个城市差不多有二百公里,那必须要依靠警方来取得异地同行的支持,提供白皮鞋生前死后的一些资料。

    我把陆警官拉到一边,告诉了他这个想法,他连连点头,并且脸上有种惊佩的神色,我知道在他的心里,我跟林会长易位了。

    陆警官最后听到这个女鬼不是本市的,有些愕然不解,我也顾不上跟他多作解释,只是强调以最快的速度把资料收集过来,不然拖得时间越长,白皮鞋害的人会越多。陆警官拍胸脯保证没问题,马上安排这件事,最晚明天上午就可以拿到资料。

    陆警官走后,我觉得自己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。白皮鞋这次又差点栽到我手里,让我们加强了防备之心,应该不会这么快再来,起码今晚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我去病房看了下,明副市长和夫人都醒过来了,但神情恍惚,眼神呆滞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感到他们的神情中,有种异常,与一般受到惊吓的人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林会长此刻将整个病房墙壁上都贴满了黄符,还有明副市长夫妇身上也有不少,林会长道行虽然极浅,但咒符是货真价实的,有驱鬼辟邪的作用。白皮鞋就算再利用护士身体来,也不敢过分靠近黄符。

    小彤听说我要走,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中,立刻涌起无限惊恐,偷偷拉着我的衣角,就是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跟我一块回去,这里反正有这么多人,还有林会长在,你父母不会有事的。”我在她耳朵边低语。

    小彤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林会长,猛力摇头,很显然她不信任这个不懂装懂的老混蛋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要回去了,我明天早上过来,不用怕。”我伸手到背后,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,给她一个暖暖的微笑。

    小彤乖乖点了点头,眼神中有种恋恋不舍,我心头蓦地一热,为了她这个眼神,让我上刀山下火海都万死不辞。

    走出医院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。谁知刚拦了辆出租车没上去,小彤却气喘吁吁的追了出来,她说爸妈不让她待在医院,他们只是受了点小伤,有这么多人看护着,晚上不需要她留在医院。我明白明副市长夫妇的真正用意,他们是怕白皮鞋还会再来,不希望女儿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小彤跟着我,起码我就不用担心了。尽管还有其他私心,那不是天经地义吗,没必要给我加什么罪名吧?

    回家之后,小彤没心情吃饭,我也就把上午的剩饭简单热了下填饱肚子。她要回卧室睡觉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来,外面的门窗虽然都挂满了黄符,她的卧室和书房还没有布置,这样极为不妥。

    当我要进她卧室去布置的时候,被一把推出来。

    “死色 狼,你真是无法无天了,这么晚还要进我的卧室,想要干吗?”小彤双手叉腰站在门口,瞪着眼睛盯着我。

    呃,色 狼就色 狼吧,还加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“我是去你卧室贴咒符,不然挡不住白皮鞋。”

    白皮鞋这三个字真管用,尤其是深夜,小彤轻声尖叫一下,用手指关节在我额头用力打一记爆栗。

    “死色 狼,半夜不许提她。你明知道我害怕,你还故意说,到底什么居心?”

    “明大小姐,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,我要赶快贴上黄符,不然她要从你卧室窗户闯进来,可是没半点防线阻拦。”女人真是麻烦,我都急死了,她还在耍小姐脾气。

    深夜之中,是鬼的最佳活跃时间,因为这个时候人都睡了,所以他们就会肆无忌惮。虽然不知道白皮鞋会不会来,但我总有一种不祥预感,她要来绝不会事先打招呼,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不许进就是不许进,让你这个时候进去,我不成了引狼入室了吗?”明大小姐仍然双手叉腰,一副坚决不肯让开的架势。

    晕倒,什么理论,进你卧室就成了引狼入室了?其实我真要是色 狼,肯让我进你家门,就算是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“不要闹了,我要是色 狼,还用进你卧室去作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要做…...做什么案?”小彤双臂马上抱住身体,一脸警惕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一正人君子,能做什么案,你不要歪解好不好?”我心里真的急死了,白皮鞋这会儿要是趁虚而入,我们两个立马玩完。

    “胡说,正人君子会摸护士小姐的胸吗?”小彤说完,脸立刻有点红红的。

    呃,她那个时候不是用手捂着脸吗,怎么会看到?哦,我明白了,她的手的确捂着脸,但手指之间的缝隙很宽……

    “好,你既然不让我进去贴符,那白皮鞋进来了不要怪我。”没办法,只能抬出白皮鞋来压她。

    “少拿白皮鞋吓唬我,我才不怕。”小彤说着一副气鼓鼓的模样,转身进去就要将房门关闭。

    就在她关门的时候,突然全身僵在那儿,双手向后胡乱抓着,似乎像要抓住一件东西,着魔一样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不会是有羊羔疯这毛病吧?

    啊!白皮鞋在窗外,我的天,怎么说来就来,老子还没搞好防御工事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