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都市鬼奇谈 > 第16章 厉鬼没受伤

第16章 厉鬼没受伤

    我虽然是初学,但我感觉握住护士M M手腕的地方的确是脉门。这个地方可以切断经脉气息,使人全身酸软无力,不能反抗。白皮鞋附身在护士M M体中,她的手腕脉门也应该在这个地方,就算做鬼同样有经脉气息,此举不但制住了护士,而且也制住了她。

    果然,护士M M的身体一阵激烈挣扎和颤抖,似乎想从我的手中挣脱出去,我拼命用力捏住脉门的位置,死不放手。

    小彤此时完全忘记了父母的状况,看着护士M M的那张脸立刻吓傻了,是白皮鞋,我也从侧面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阻拦我施法,她是鬼!”

    林会长一边用力甩脱我的手,一边大声怒吼着,显然不能理解我这个举动,为什么会护着女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她是鬼,可是你这么做,会害了护士小姐的。”我一只手实在是没办法阻挡林会长,抬脚将他踹回沙发中。

    白皮鞋因为脉门受制,又困在护士身体中,无论如何剧烈挣扎,都无法脱出我的掌握。她一张脸变得愈发黑气阴森,两只眸子血红,张口发出“呼呼”粗喘,回头极力想来咬我,可是只差半尺之遥,始终没办法够到我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极其恐怖的表情,我不由心跳加速,手心全是冷汗,握着她的手腕感觉有些滑腻,险些脱手。

    林会长又来了,这形势简直糟糕透顶。一边要阻挡林会长使出杀手,一边还要尽力掌握住白皮鞋,不能让她动,否则以她目前这么激烈的情绪,一定会不顾一切的下手杀人,我的黄符恐怕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去你 妈 的,一脚又将林会长踢回了原位,什么狗屁灵异大师,居然连半点道家养气功夫都没有,对我的“无影脚”丝毫没脾气。

    脑子里快速搜寻道法总纲中的解决办法,总不能就这样僵持下去,白皮鞋成了掉进灰渣里的豆腐,吹不得打不得,真是伤脑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还是先将她从护士M M身体中驱逐出去,我加上林会长这老混蛋,两个人应该能勉强抵挡一下吧?

    “天地自然,秽气分散,去!”我念了这句咒语后,左手伸指在护士M M手心用力一点,然后右手放开了她的脉门。

    当看到一股黑气从护士M M头顶冒出后,知道白皮鞋出来了,连忙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符贴在护士M M的胸口上,以防白皮鞋盛怒之下会迁怒于她。

    呃,软绵绵的,毛手毛脚碰到了那里。还好,小彤捂着双眼在那儿发抖,她没看到。毁了我君子形象是小事,让她误会我是真正色 狼,那才冤死了。

    我为此分神之际,林会长手持黄符从身边冲过,向白皮鞋扑了过去。我暗叫不好,就他那点道行,主动攻击厉鬼,那不是自找死路吗?可是他已经扑过去了,想救他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哼”随着一声寒意浓重的冷哼,白皮鞋突然消失不见,病房门“呀”无风自开,然后又重重“砰”的关住,她好像走了。

    林会长毫不停留的开门追出去,刚出门就又退了回来。严格来说,是飞了回来。一个大字型躺在我的面前,脸上是那种既痛苦又羞惭的表情。看得出他拼命去追打白皮鞋,为的是在我面前要挽回今天早上的那个面子,可是本事不济,又出一次丑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几乎是跟着林会长同时涌进来的,他们没看到林会长躺在地上,竟然从他身上踩过去。呃,好惨!

    这些人呼啦一下,围在明副市长的床前,俱各神情惶急,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。有人大声喊叫外面候命的医生护士,有的把林会长从地上拉起来询问情况,其中还夹杂着小彤的哭声,好乱。

    我先走出病房,受不了里面又挤又乱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柳先生,里面是不是闹鬼了?”陆警官见我出来,迫不及待的跑到我身边发问。

    我只是点点头没说话,脑子里却在想着几个疑点。

    白皮鞋为什么会选上明副市长夫妇下手,难道只是因为他们是小彤父母的缘故?明副市长看到白皮鞋的时候,眼神多少有些异常,那并不是一种单纯的害怕,还掺杂了其他一些东西,到底会是什么,我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还有白皮鞋受了伤,怎么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到处害人?她明知道我在医院,居然还来,根据她挂药瓶时看着明副市长的样子,不像是冲着小彤来的,那她为什么会针对明副市长?更令我想不通的是,她进病房后,怎么做到掩藏了身上的那股寒冷气息,使得小彤没有发觉,我都感应不到?

    “那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”陆警官立刻眼中浮起惊恐的神色,声音微微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“鬼已经走了。”我心不在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柳先生,我们还是谈谈刚才关于合作的那个话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,她没受伤。”我忽然想明白了其中关窍所在,不由自主的脱口叫出。

    “谁没受伤?”陆警官被我突如其来的这句话,搞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呃,没什么。”我急忙用微笑来掩饰自己的失态。

    我刚才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就是白皮鞋没有受伤,如果受伤,她会先找个僻静的角落去养伤,不会马不停蹄的再找小彤下手。因为鬼魂本身阴气深重,受伤之后,寒气深入肺腑,得不到及时恢复,再去妄动元气使用鬼术的话,会加重伤情,极有可能永远无法复原,最终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白皮鞋既然当晚敢去继续找小彤下手,还有第二天搞这么大动静,说明她没有受伤。最有力的证据,还是她能利用护士M M的身体,将自身的气息收敛掩藏,受伤之后是无法做到的。她进病房之前让我感受的她的到来,只是一种挑衅,而进去后,又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不敢惊动小彤和林会长,才又收敛了鬼气。

    “柳先生,为了广大市民的安全,你就帮我们一次吧,算我……求你了!”

    我看着陆警官诚恳的神色,同时想到了那几个疑点,最终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