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都市鬼奇谈 > 第15章 变脸

第15章 变脸

    “妈 的,真够阴毒的!“我忍不住小声骂道。

    猛鬼上身已经损害了这个护士M M的身体了,竟然还去里面杀人,不知道林会长这个老混蛋能否发现,发现了会不会不顾护士M M的生命直接用黄符封鬼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感到非常惶恐,再也站不住了,一阵风般的追着护士M M身后冲进病房。但不幸的是,门外的警察把我拦住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退后!”其中一个满脸紧张的瞪着我,另一个已经掏出了手枪。呃,那家伙不是好玩的,千万不要走火。

    我突如其来的举动,状如疯魔,在他们的眼中我肯定成了恐怖分子。这会儿顾不上多做解释,晚了恐怕里面的人统统会死掉。

    “放我进去,里面有紧急状况,我要进去!”

    我拼命的用力,想从两个人中间挤过去。可是他们比我个头魁梧,还比我力气大了不止一倍,我挤了几下,居然纹丝没动。姥姥的,以后老子要是把秘术中的四十九种法术练成一种,不把你们挤到墙里才怪。

    “柳先生,这可是明副市长的病房,没有特许,是不准任何人进去的。”陆警官此时好像故意为难我一样,看着我眼角浮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个报社的记者吧,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。现在明副市长受伤住院,你们做记者的有点同情心好不好,就不要来捣乱了,等明副市长病情稳定后,再来采访吧。”一个有点官派威严的中年男人,冲着我皱眉说道,他误会我是记者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都围了过来,从他们的眼神中,纷纷闪现着一股鄙视加痛恨,他们不但看不起记者这种见缝就盯的做法,而且更痛恨记者时不时就披露他们的一点隐私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记者。”陆警官倒是没趁机落井下石,替我辩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干什么的,要进市长病房有什么动机?”

    那个中年男人一听不是记者,立马脸色就沉了,怎么说记者是不好惹的,总得给几分面子,要不是记者的话,在这个城市里面,没有几个惹得起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是明副市长女儿的男朋友,要进去处理紧急状况。如果你们延误了时机,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后果,你们谁负得起这个责任?”我没闲工夫跟他扯皮,直接摆出了底线。护士M M进门之后就把门关住,让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心里愈发的焦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……”中年男人又换了副脸色,但在没确认我的身份之前,还有一些质疑。

    “他的确是跟明副市长女儿来的。”陆警官在关键时候又替我说了句话,似乎他从我的神情中看出真的出现了状况,所以才会帮我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,那您请进。”中年男人满脸堆笑,伸手向里让我。

    狗眼看人低,刚才还给我脸色看,这会儿连称呼都变成“您”了。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病房里竟然出奇的平静,明副市长夫妇二人分别躺在一张病床上,小彤正背对着我坐在母亲的床边削水果皮,林会长坐在沙发上,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护士M M换药。老混蛋也并不是一点本事没有,倒是看出了点门道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听到开门声后,都转过头来看我,唯独护士M M没转头,继续忙着手头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走啊?”小彤见到我有副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一愣,什么意思,你在病房里待半天不出来打个招呼,我能安心走吗?我没说话,用手指指了指护士。与此同时,我心里还有份奇怪,白皮鞋的阴冷气息,怎么现在突然没有了,我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存在,难道她走了?

    小彤不明所以的看看护士M M,又看看我,蓦地眼中闪现一丝怒意,小嘴一撅,狠狠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瞪我干吗?真是莫名其妙,她的性格真是称的上千变万化,我坐飞机都跟不上脚步。

    “小彤,这个人是你朋友吗?”小彤母亲微笑看着我,感觉她像是把我当成了女儿的男朋友,从头到脚的打量我,让我觉得有些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明副市长是个长相斯文,充满一股儒生气质的男人,他虽然没有像夫人那样看我,但眼神中多少有点谨慎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不熟,他一定是见这位护士小姐长的漂亮,就跟着进来了。”说着白了我一眼,气呼呼的别过头,好像生气了。

    哎,什么叫不熟,都一起出生入死过,还打算住在一起,怎么变得这么快,让我找不到东南西北了。不过我还是从中捕捉到了什么,她生气应该是与这个护士M M有关,她不会以为我指指护士的意思,是夸奖这个护士M M长的漂亮吧?难道她吃醋了?

    我正想解释几句的时候,林会长突然站了起来,背着双手走到床前,用阴沉的目光直盯着护士M M。

    “你的药怎么换这么长时间还换不好?”林会长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我站在这个角度刚好看到。

    护士M M没睬他,仍然是举着药瓶在上面挂着。我也注意到,她就一直重复着一个动作,药瓶老是挂不到吊架上,却不厌其烦的在挂着。造成这个动作的原因,是她的眼睛根本没有看上面,而是看着床上的明副市长。

    或许是受到林会长的提醒,明副市长和夫人都转头去看这个情景,结果,他们二人看到护士M M的脸时,都睁大了眼睛,呈现出一副相当恐怖的神色。

    糟糕,白皮鞋肯定是变脸了,让他们看到了恐怖的鬼脸。因为护士M M背对我,我看不到她的脸,不过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明夫人“啊”的尖叫一声,双手捂住了双眼,紧跟着头一歪,昏了过去。明副市长惊恐的表情尤为更甚,虽然没有大叫,但瞳孔放大,嘴巴张成O型,那是一副极度恐惧的症状。同时喉咙里还发出“嗬嗬”之声,最终一口气没倒过来,也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林会长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符,就要向护士M M印堂上贴去。我冲上前一把将他的手腕握住,然后另一只手拿住了护士右手脉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