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都市鬼奇谈 > 第18章 深夜鬼造访

第18章 深夜鬼造访

    那张惨白的鬼脸,在窗外若隐若现,就像透明一般。血红的双瞳,在黑夜之中,显得如此诡异瘆人。从脸部以下看不到身体,只看到那双白皮鞋在空中荡来荡去,敲打着窗棂,发出“笃笃”声响。

    白皮鞋好像敲在我的心头上,每一下响声,都让我心惊肉跳不已。

    一下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,阵阵窒息狂涌而至,喉咙透过不一丝气息。我觉得自己真的丢脸,以为自己看过道法总纲后,就成了一名准天师,不会再那么怕白皮鞋,今天在医院还表现的非常出色,没想到这会儿竟有尿尿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啊”小彤尖叫一声,一阵风般的转过身扑进我怀里。

    温香软玉抱满怀,该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,可是我却是非常害怕,心脏都抽筋了。

    糟糕,窗子慢慢被推开,白皮鞋首先踏进来站在窗台上,然后那张惨兮兮的鬼脸也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用怕,不用怕,老子还有黄符呢,手里就拿着几张。想到有黄符在手,恐惧的心情稍稍平复了几分。反手将小彤拉到了背后,在这个紧急关头,我这个大男人当然要首当其冲,站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“我死的好惨,我要你们比我死的更惨!”这句幽细而又阴森的话语飘进耳中,差点没让我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皮鞋疏忽不见了影子,只是间隔了短暂的半秒钟,她又突然在我面前出现,一尺之外,我能非常清晰看到她面容,她下巴上有颗黑痣。呃,都到什么时候了,我还注意一些没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吓的一闭眼睛,双手同时向前伸过去,拿黄符往她身上贴去。只要贴上了,就有她好受的。

    “呼”一声轻响,好像是燃着了火焰的响声,我心下一喜,白皮鞋中招了,肯定是黄符贴在身上,把她烧着了!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睛,立刻就傻了,烧着的不是白皮鞋,而是我手里的那几张黄符。火苗就像几条小蛇一样在窜跃不已,再不撒手,就要烧到手指了。

    卖糕的,我的黄符居然不管用,还被敌人给烧着了,我真的怀疑白皮鞋不是鬼,是法术厉害的妖怪。道法总纲中清清楚楚的写到,黄符虽然是最低级最常用的符箓,但却绝对具有驱鬼辟邪作用。无论是厉鬼还是普通鬼魂,但凡是鬼,就会买账。不同之处,无非是威力强弱的问题。

    金色符箓可以直接将厉鬼魂魄击散,使厉鬼永不超生。以下几种分几个档次,会对鬼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。就算黄符威力极小,但也能将鬼bi走,不敢近身。哪有鬼不怕咒符,反将咒符烧毁的?我这会儿直想哭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这几张没用破符就能伤到我吗?”白皮鞋满脸杀气的盯着我,这种森然的语气说实在我真的受不了,全身冰凉。

    “不,不能,这不烧着了吗?”我慌忙将燃烧的黄符丢在地上,胆战心惊的向后退步。小彤紧紧贴在我背上,随着我的脚步后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啊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极度刺激人心的鬼笑,使我再也坚持不住,双腿一软,咕咚坐在地上。小彤趴在我的肩头上,双手捂着眼睛尖声大叫,可怜了我的耳朵,差点没把耳鼓膜震破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白皮鞋双眉倒立,血红的双眼中闪现着凶猛的杀机,顿时房间内阴风大作,吹的茶几上的一沓黄符漫天飞舞。门窗上铃铛跟着一阵乱响,阵阵冷风从领口钻入,让我心底也彻底凉透了。

    不知从哪儿钻出一只鬼爪,向我喉咙急速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时惊呆失措,根本忘记了躲闪。

    正在我觉得马上会变成腐烂尸体,撒了一裤子尿的时候,忽然鬼爪上闪现无数火花,就像中电般,“噼啪”爆裂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是黄符,从茶几上吹起的黄符,落在鬼爪上两张,不但激起火花,鬼爪还冒起了丝丝青烟,瞬时生满了水泡,流出粘稠的黄 色汁液。

    鬼爪因为黄符而阻碍了前进之势,速度大大减低下来,到了我眼前几寸之处停住。我的妈,就差一点点死翘翘,吓死我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爆响和火花闪现后,鬼爪竟然“拍”的掉落在地上,干瘪的皮肉随着化成黄 色液体慢慢流淌而去,只剩下一只白森森的手骨。

    我马上醒悟过来,我制作的黄符并不是不管用,而是贴不到白皮鞋身上等于废纸一张,她反而会用鬼术远距离的将我的黄符烧毁了。一旦贴到她的身上,还是会对她造成一定的伤害。

    白皮鞋满脸怒容,双眼瞪的圆圆的,恨不得吃了我那种表情,估计她是没想到这阵阴风反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,没杀了我却损失了一只鬼爪。

    这样老子就没那么怕了,不过就是多提防她远距离鬼术攻击,只要我保护好黄符不被烧着,就有机会把黄符贴在她的身上。纵然没有这个机会,她恐怕不敢再靠近我了。想到这儿,连忙从地上抄起两张黄符,一手一张,双手合在一起搓了几下,把黄符搓成两个纸团,握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她敢靠近我半步,我就抛出纸团,尽管黄符折在一起,杀伤力不会因此而降低多少。

    白皮鞋好像认识到我的黄符还有作用,虽然气的不得了,但始终不敢过来,也不敢再使出另一只鬼爪。她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,狠狠的瞪了我良久,忽然身形一晃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没走,尽管她把自身鬼气收敛的点滴不剩,可凭我的直觉,她还在屋子里,只不过隐身了,说不定就在我的身边,会乘我不备之下突然出手,让我来不及用黄符抵挡。

    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一手抱着小彤,一手随着身体转动来回摇摆,随时做好受攻击的准备。我的阴阳眼还是发挥了效用,她隐藏的再好,还是让我看到一双透明的鞋子,在左边一米之外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如果向她投出一个黄符,然后掉头就跑,有九成把握逃出房门。因为门上还有黄符,她绝对不敢追来。不过我一个人可以做到,加上小彤就难了。还是另想办法吧。

    其实道法总纲中的东西,我除了能画几张符箓之外,其他的法术和咒语都非常深奥,不是一天就可以学会还能加以实用的。都需要一定程度的修为,没有根基就乱用,不但没作用,反而会反噬自身。

    哎,有种阵法或许能用,那是专门为初学者设计的一种自保方法。要用自己的鲜血来布阵,召唤道教中最为神秘不为外人所知的血灵前来护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