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一十四章 火烧纸马车

第九百一十四章 火烧纸马车

    顾老中一家听到这笑声,顿时吓得脸如土色,顾小凝抱起老太太,他们四人一齐躲在我们俩身后。

    麻云溪睁大了一双美目,脸上满是疑惑。小声跟我说:“这似乎不是僵尸,僵尸不会笑的。”

    她尽管说话声音很小,但顾老中一家现在就缩在我们后面,全都听到了,俱各又发出一声惊呼。你要跟他们抛个惊煞名词,肯定不懂,但僵尸谁没听说过?
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嗯,不是纯种的。给我两张镇尸符。”我做出的镇尸符,虽然是经过麻云溪指点的,可还是感觉没有她做出来的正宗地道。

    麻云溪毫不吝啬的给我好几张,我就把一张夹在左手指诀间,其他的全塞口袋里。然后还是那句话,让麻云溪保护顾老中一家,我来对敌,大家伙都往龙泉洞方向撤退。至于陆飞和沈冰,没什么好担心的了,就两个千人皮,他们俩应该能对付的了。我把血夜叉拖到天亮,那就万事大吉。

    麻云溪不是死脑筋,得知这粽子有异变,就不跟我争了。当下让鸭子背起老太太,他们五个人跟着我,一步步往坡上爬。

    诡笑声过后,短暂的陷入一片寂静,顷刻后,山上起风了,风势猛烈,吹的灌木丛哗哗作响,尘沙遮天,打的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整出这么大的风,形势可就严峻了。大风掩盖死玩意的动静,不易提前察觉。再加上尘沙迷眼,找方向也不容易。当下从包里拿出一束香,冲着风势来向用火灵咒烧了一把通天火光,就见坡下灌木丛上全都染成一片血红!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一见到血,又吓得连声尖叫。鸭子脚下一软,扑地爬到,连老太太都给扔出去了。麻云溪反应机敏,往那边用力一扑,在老太太落地之前接住。这下也让老太太断骨受到颠簸,痛的哎呦哎呦直叫。看着麻云溪把老太太背起来,我稍稍放心,招呼他们赶快上路。

    这通火烧,还是有效果的,风势小了很多,鲜血止步于灌木丛,没有往前蔓延。

    我们刚爬上小道,看见一辆马车从南往北疾驶过来。急促的马蹄声,让人在黑夜里看到了一丝光明,在坎坷的山路上,如果能搭上马车这种原始的交通工具,那比汽车要实用的多。

    但顾老中却满脸诧异的说了句:“我们村没马车啊,这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我听了这句,立刻心头一沉,这不是真马车。因为这条山道宽不逾三尺,两个人并肩走路都有点紧张,怎么能走马车呢?而此刻手电光已经照到马车两只轮子压根就没压在道路上,悬在半空中,转都没转动一下,飞快的朝我们这边飞驰过来。

    明白了,那是纸马,明显看出驾辕的这匹白马,蹄子也不动,这就跑过来了。妈的,死粽子跟哪儿挖坟挖出一辆纸马车来玩我们?我让你玩,挺起手里的这束香,冲马车烧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马车当即就给烧着,燃烧着熊熊火焰窜到跟前,吓得我们赶紧又坡下滑了两步。只见马车熊熊火光中,一个满脸狰狞的老太太,提着缰绳,两只鬼眼珠充满了怨恨的瞪着我们。原来给挖出了一个死鬼婆,看模样是个厉鬼。

    顾老中一家看到这老太太,一齐发出惊叫,一个个捂住脸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燃烧的马车奔到跟前,调转马头就冲我们冲过来。靠,如果让它从我们身上冲过去,估计全都要变火人。

    此时脑子里忽然想起了“太乙三山小木郎神咒”中的两句咒语,咬破手指一边凌空画血符,一边大声念道:“冯夷鼓舞长呼风,蓬莱弱水兴都功。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正好符成咒语念完,火马车已经飞到我们头顶上。一阵狂风突然吹过来,将火马车吹回去。我们几个往上慌忙爬了几下,到了山道上,就见一大团火光正往南北两坡之间的深涧陨落,瞬间隐没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我们全都呼呼喘着粗气,愣愣的看着幽黑的深涧,半晌说不出话。过了一会儿,顾老中说:“她是我们村刘老太,前年才死的。听说儿孙不孝,过年时活活冻死。唉,可能是心里有怨气,死后没去投胎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老中,你知道我有怨气,我这是来找你们来了,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从顾小凝嘴里发出阴森诡异的笑语声,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阴绿,一对眼珠子瞪的像铜铃,满是怨毒的目光,看起来相当骇人!

    我勒个去的,血夜叉真他二大爷的难对付,又让死鬼婆附到顾小凝身上了。这也不稀奇,我们之前眉心贴着艾叶,都挡不住千人皮的邪气,更何况是血夜叉?而顾小凝是我们几个人中生气最弱的,在接连两次中邪附身后,身上生气又降至冰点,死鬼婆上她的身,那可谓探囊取物。

    顾老中老两口一听到这番话,吓得当场失声大叫。顾老中跪在地上不住磕头,他老伴在麻云溪背上哭着说道:“大姐啊,之前我是得罪过你,求你放过我们家小凝吧,要杀你就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看样子他们之间还有恩怨,我跟麻云溪对望一眼,叫她护好老太太,我往前一个窜身,就抓住了顾小凝的右手腕。这次是有备而来,可不像上次被她抓住然后摸胸……

    这次捏的是脉门,紧跟着用右手上的这束香,就往她手心去点,同时念起咒语。顾小凝凶狠的一瞪眼,一口咬到我手上,姥姥的,比豹子咬人速度都快,压根没缩手的时间。这老死鬼婆是属狗的,咬的这么狠,手指感觉要咬掉了。

    逼的我实在没办法,右手上的香就朝她眼睛上点去。当然不是实打实点的,点瞎了顾小凝眼睛,顾老中估计得跟我拼命。鬼眼最怕香火熏染,何况是拿一把香头去烧,吓得急忙松开口,我这也痛的松了手。

    顾小凝跟只猿猴一样,嗖地就窜到山道上,一头往对面深涧栽下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