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一十三章 不解风情的二货

第九百一十三章 不解风情的二货

    我有点怀疑是听错了,麻云溪怎么会跑到这里?她就算跟着陆飞去了山西,也不可能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是云溪?”我停下脚步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”她气喘吁吁的停下说。

    果然是她,这到底咋回事?我忙问:“你怎么跑到这儿的?”

    麻云溪往回走几步说:“我跟陆飞去了山西,然后他接到你的电话,感觉不对劲,就跑回尚城镇找你们。结果你全家不见人影,我们害怕出事了,找了很多天不见你们,最后跑到省城,在沈冰家见到了伯母,她告诉我们你和沈冰去了东北。可是东北这么大,不知道你们在哪儿,陆飞就用你曾经教他的搜魂法,找到这儿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么回事,他们真是够义气的,找了我们这么多天,这朋友之情真是没话说。我又问她陆飞呢?

    她说他们刚到这儿,就遇到几个人在这山沟里,到跟前仔细一看,发现沈冰正跟邪祟斗法,结果她这两下子不行,被邪祟追着爬上道往南跑了。陆飞二话不说,追着去了。但这几个人昏迷不醒,她怕出现意外,就留下守护他们。

    我听到沈冰还活着,居然帮顾老中一家抵挡了千人皮,开心之余,又差点没晕倒。就她这两下子对付千人皮,的确是差太多了。还好陆飞跟着去救她,两个人应该能对付得了那死玩意。

    我问那几个人呢?麻云溪往刚才灌木丛边一指,打开手电带着我走回去。从手电光芒看到她这张明艳的侧脸,心里不胜唏嘘。这女孩对我有情意,却深深隐藏起来,回湘西不是想躲避我吗,怎么又回来了呢?

    想着这个问题,到了跟前,见地上昏迷不醒的四个人,正是顾老中一家和鸭子他们。麻云溪说他们身上染的邪气很重,黄符都在陆飞身上,也没办法给他们灌符水。我拿出四张净身符,把麻云溪带递过来的两支矿泉水,烧了四张符调在水里,灌四个人喝下去。

    但他们身上煞气太重,整张脸都是黑的,一时难以醒过来,估计要个把小时才能把煞气驱出身子。

    我和麻云溪坐在灌木丛后,始终没敢问为什么没留在湘西跟着陆飞跑山西上坟了。但麻云溪主动交代,我当时去死亡谷之前,跟陆飞打过电话,最好带着她回尚城镇保护小雪,麻云溪这才跟着陆飞先回到尚城镇。

    可是小雪他们一家人因为见不到我们几个,担心住在家里小雪再丢了,所以一家人出外打工了。听说去找南方一个亲戚,也懂点道术。陆飞于是就带着她一块去了山西,给父母办周年忌日。

    她离开湘西,我估计是我的一句召唤,不然她可能就不会再出山了。想着她的身世和命运,心里怎么觉得对不住她,满不是滋味。一时我们俩都没了话说,气氛挺尴尬。

    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,我搜肠刮肚的找话说。忽然想起刚才她说陆飞用搜魂法找到这儿的,让我感到很好奇,就问她,陆飞用什么做搜魂的。

    哪知麻云溪噗嗤一笑,掩唇说:“陆飞不让我泄密,所以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这小子还有秘密,不会是一直暗恋我,藏了我的头发什么的吧?擦,那他不是同性恋吗?想到这儿我全身就起了层鸡皮疙瘩。不过转念一想,这小子见美女就色迷迷的,怎么可能喜欢男人,难道他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儿我一瞪眼问:“他是不是私藏了沈冰身上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麻云溪点点头笑道:“你就是聪明,一猜就中,不过可不是我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晕倒,我又问她:“他到底藏了沈冰什么?”

    麻云溪伸手在自己头发上指了指,哦,是藏了沈冰的头发,那就没什么了。你说这小子也够奇怪的,对曲陌一直死缠烂打,为毛又藏着沈冰的头发,难道还想脚踩两只船?不对,恐怕要踩三只船吧,他对麻云溪也挺上心的。

    忽然发现麻云溪看了我xiati一眼后,脸上红彤彤的把头转开了。我急忙低头,汗,裤裆破破烂烂,幸好里面内裤还完整,没彻底走光。但这模样却十分的丑陋,丑陋的不能再丑陋!

    我急忙把腿在地上伸直,紧紧并拢在一起,又把上衣往上扯。草他二大爷的,石先生这身衣服太小了,上衣本来就只能达到肚脐,根本扯不下来。这番动作,让麻云溪更加脸红,气氛一下又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……”我那个半天,也没找到话说,心里忽然很紧张,变得笨嘴拙舌的。

    麻云溪转头跟我一笑,然后抬头望着天空说:“今天的夜色真美。”

    夜色美吗?我抬头看了看天上,乌漆麻黑的,连点星光都没有,美个毛!呃,我这不解风情的二货,女孩子说夜色美,那是在抒发心情。

    “习风……”麻云溪手托双腮,眯着眼睛望着天空,梦呓般的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傻呆呆的“嗯”了一声。心里怦怦直跳,这声叫怎么听着那么蚀骨销魂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始终没有下文,仍然痴迷的望着深邃的夜空。一张绝美的脸蛋,似乎散发着圣洁的光辉,不容逼视。

    我看了她两眼,又赶紧把目光移开,心里跟装了十五只兔子一样,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听到旁边两声咳嗽,麻云溪从迷醉中惊醒,跟我一起转头。顾小凝醒了,接着是顾老中、鸭子和老太太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看到我,均是满脸的羞愧。我被他们骂走之后,不久顾小凝就晕倒在地,顾老中中邪,四个人全都滚入山沟。幸亏沈冰及时赶过来,用黄符把邪祟逼退,但她这两下子那才是真正的程咬金三板斧,三招一过,黔驴技穷,立马被千人皮反攻,四个人全都昏迷过去,后面的事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顾老中跟鸭子跪在地上跟我道歉,我连忙把他们拉起来说,邪祟变化多端,你们都是普通人当然看不出来,这不是你们的错。

    正说着,麻云溪脸色一变,小声跟我说:“附近有僵尸!”

    她的嗅觉够灵敏的,我都没察觉丝毫朕兆,看来对僵尸的探测湘西祝由科是有独到的本事。我点点头跟她低声道:“你护住他们四个,我对付僵尸。”

    “对付僵尸还是我来吧。”她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可不是正规粽子,身上还有凶灵,单凭镇尸术是搞不定的。我跟她摇摇头,才要开口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“桀桀”诡笑声,在寂静的黑夜里,特别的阴森吓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