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一十五章 两样法宝

第九百一十五章 两样法宝

    我当时看到这种情况就傻眼了,鬼的速度远非人类可比。死鬼婆子这是铁了心要害死顾小凝,就这么一瞬间,人已经下去了,我自问是没这个速度把人拉上来。

    可是哥们忽略了一个轻功高手在身边,就在我发愣之际,麻云溪火箭般的弹射出去,一把扯住顾小凝的一只右脚。她跟着坠落同时,双足在崖边一点,借势跃起,把顾小凝甩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立刻从惊讶中醒过来,身子往前一探,左手揽住顾小凝,右手抓住麻云溪的一只裤脚,往回用劲一扯。麻云溪随着这股力量,一个翻身稳稳落在山道上。麻云溪飞身救人,那动作真跟武侠片里一样的神奇惊险,都把顾老中一家人看呆了。

    我见麻云溪没事后,才把之前咬破的手指,在怀中的顾小凝胸口上一点,大声念道:“秽气消散,不得停留。去!”同时不放心死鬼婆子不肯轻易就走,又拿起她的右手,用香头在手心上轻轻触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股黑气旋即从顾小凝脑门上冒出,我唯恐她阴魂不散,伸手在包里一摸,摸到了一把镇鬼令牌,这玩意是开坛所用的法器,具有降妖伏鬼莫大威力,但一般除鬼时不直接用。这不是手上铜钱和桃木剑都没有了,只能拿它来暂时顶下缸。

    咒语不用念,镇鬼令牌甩手掷出,正中黑气末尾。“澎”闪起一团火花,死鬼婆子当即就惨叫一声。我原以为她肯定会被打的魂飞魄散,没料到这时一抹鲜血横空出现,淋在了令牌上。

    “叮当”一声令牌坠地,黑气迅速往南逸去,死鬼婆子远远送回一句话:“你们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等就等着,哥们还怕你个死老婆子?我上前捡起令牌,上面符文雕刻都被鲜血覆盖,这肯定是污血。一般干净的血液,还能增加法器威力,而污血就不行了,会破坏法器法力,比如经血、死尸上残留的血液都算是污血。

    我拿出一张纸巾把令牌上面血液擦掉,然后放入包里,才要招呼他们走时,又刮起了狂风。四周大树摇曳欲倒,树枝断折无数,随风朝我们扑过来。我们几个人都护住头脸,我叫了一声,让他们走在前面,我断后。

    谁知他们几个刚往前走了几步,就惊声迭起,全都缩在一块不敢动了。原来前面小道上铺满了鲜血淋漓的头颅,这玩意在夜里看着的确恐怖,它们真实的恐怖之处还不在外表,关键是会吃人的!

    我一看到这情景,立马脸色就变了,怎么办?我跟麻云溪好说,可是顾老中他们一家,就很难躲得过血头煞的攻击。

    麻云溪这时左手在后面托住老太太,右手一甩,撒出一片银光,那是银蛇蛊,暂时封住了鬼脑袋眼前道路。但这治标不治本,血头煞数量过巨,一块发起疯,银蛇蛊是挡不住的,毕竟蛊术不同于道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往后撤吧,前面不能走了!”麻云溪跟我说。

    我没答话,而是摸着鼻子在想主意。回头也是没路可走的,血夜叉肯定封锁了后面的道路。草他二大爷的,真后悔当时在石先生家,没带出几把糯米。我一咬牙,只有用火灵咒往前冲了,现在在野外,不怕误烧了房屋。当下跟她摇摇头,又从包里拿出一束香,冲着前面血头煞烧过去。

    银蛇蛊都被火光冲散,向两侧散开,火势在鬼脑袋上穿过,顿时响起一片惨嚎声。这叫声当真惊心动魄,本来被三次邪气入侵的顾小凝,咕咚就坐在地上了,鸭子赶忙把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火光一灭,前面的血头颅都变成了焦黑的头骨,看样子是不能再做精了。但风势逆转,本来是南风,现在变成了北风,风势迎面吹过来,夹杂着一股强劲的寒流,冻的我们全体一阵发抖。

    我心说不好,血夜叉终于沉不住气,亲自现身了!

    “习风,僵尸来了,好大的气场!”麻云溪满面惊异的说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下,跟她说这死玩意气场远不止此,都不知道镇尸符能否镇的住它。麻云溪眼珠一转,从身上拿出两样东西递给我说:“用这两样东西,对僵尸很有效!”

    接到手上一看,是赶尸用的摄魂铃和一把金黄的糯米。这糯米一看就是经过加工了的,尤其是湘西祝由科做出来的,肯定比石先生用镇尸符泡过的糯米更实用。摄魂铃就不必多说了,本来僵尸就怕铃铛,这是专业赶尸的玩意,对僵尸更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我把糯米装进口袋,拿起摄魂铃摇了几下,又从口袋里捏出少许米粒,跟着往前扬撒而出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脆响声,在寂静的山道上飘扬,清脆悦耳,并带有三分诡异!

    糯米落在前方山道上时,烧黑了的头颅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幽黑的夜幕里,刚刚隐现出的诡异黑影,也跟着隐没。看样子血夜叉这死粽子给这两样法宝吓退了,这多亏麻云溪来到这儿,不然今晚就我一个人,会是什么后果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风势减弱,清风徐徐吹过来,拂在身上,感觉一阵冰凉。不知什么时候出了一身的汗,把衣服都贴在身上了。

    等了一阵子,阴冷的气息逐渐消散,我才松了口气,甩头往前就走。麻云溪一把拉住我,挥手撒出一片白粉,前面弥漫在道两侧的银光随即消失。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。”麻云溪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大踏步在前面开路,现在想起来给陆飞打个电话,谁知打开手机,在这儿没信号。只有先放下他们,把顾老中他们带到龙泉洞再说吧。这后面的路,风平浪静,再没发现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鸭子在后面扶着虚弱的顾小凝,倒也能跟上脚步,很快就绕过北三坡村,到了石先生祖先种下的那片树林外。我心说还是从树林里走吧,这样比较安全一些。刚要进去,忽地脚底传来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,让我整个人在瞬间差点冻僵。

    我心说不好,死粽子又跟在石先生家一样,躲在地下偷袭。但此刻身子不灵活,双手抖抖索索,想要摇铃铛和掏糯米,却怎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麻云溪可能看出我不对劲,把老太太往地上一放,飞身将我推出去。就在这一刻,从地下快速探出一只红毛爪子,抓住了她的右脚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