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七章 千人皮

第九百零七章 千人皮

    沈冰也看到了,张大嘴巴看着我,这太诡异了。我赶紧熄灭手电,不敢让她父母和鸭子看见,以免把他们吓着。当下咬破手指捏个法诀,就点向她的眉心。结果手指触到一块冰冷而又粗糙的肉皮上,并且黏糊糊的,感觉汤水淋漓。

    心头一惊,顾小凝又被死玩意把身子偷走了,留下一张死人皮!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这千人皮真是够厉害的,我出门时刻意开了阴阳眼,观察了附近情况,又及时让他们贴上艾叶,怎么还是遭了暗算?

    “习先生,咋了?”顾老中在黑暗里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把指诀往回一缩,回答道:“没事,手电出毛病了,先往前赶路。”

    顾老中“哦”了一声说:“用我的吧。”说着眼前一亮,老头手上拿着一把手电筒,在这种偏远不通电的山村,手电筒就真是唯一家用电器了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老头会带着手电,吓我一跳,如果让他们看到这只死小孩的脑袋瓜,还不都得吓晕?急忙用身体挡住顾小凝,手在后面跟沈冰打个手势,让她看着点,别让千人皮在后面偷袭我。

    谁知沈冰讶异的说道:“诶,小凝,你的脚怎么又好了?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句,跟着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顾小凝一对白皙的小脚,在手电光下,如透明一般,特别的诱人,让人有恨不得咬上一口的冲动。她的一张俏脸,也非常光滑白嫩,让我一时愣住,难道刚才看花眼了?

    不会啊,就算看花眼,可是手指上的触觉绝对不会错。姥姥的,千人皮这是在玩我!

    我当下不动声色,跟顾小凝说:“快穿上鞋子咱们继续赶路吧。”

    顾小凝微微一笑,把纸巾塞进鞋里,故意慢慢翘着这对美足往鞋子里伸去。靠,这都啥时候了,还做这种诱惑男人的姿势,不是扰乱哥们这颗经不住雨打风吹的小心灵吗?

    “呦,填上纸巾,鞋子又小了。”顾小凝把纸巾掏出来,再把鞋穿上,站起来走两步,居然不掉了。

    我冷眼看着她,也不说话,心想倒要看看你个死玩意能耐耍出什么花样。于是让沈冰跟鸭子走在前头,自己跟顾小凝并肩走在后头。一边走路,一边摸出了两张符。我在出门前,早把驱邪符捡了出来,放在包里最上头,现在攥在手心里,只要顾小凝再有什么异常,直接就把两张符贴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感觉从顾小凝身上散发出丝丝寒气,心说不好,千人皮这死玩意又来了。先是假装不知道,然后逐渐放慢脚步,落后顾小凝半步,能够看到她的身子侧后一面。我勒个去,她侧脸看上去好好的,有鼻子有眼,可是后脑勺上又露出一张小脸,遮掩在长长的发丝缝隙之中。瞪着一对幽绿的小眼珠,在黑夜中看着尤其瘆人!

    我这心里顿时就倒吸了口凉气,管他三七二十一,甩起左手中的两张符贴向她后脑勺。拿着手电筒的右手同时捏个法诀,才要念咒语,突然左手腕一紧,被顾小凝闪电般的出手给握住了。

    你二大爷的,手劲真大,差点没把我腕骨给握碎了。痛的我头上冷汗都渗出来,但咬牙不敢出声。我使劲跟她掰手腕,要说在部队上,掰手腕赢过我的,寥寥无几,可是就掰不动这死玩意一丝一毫。反而她手指一用力,让我不由自主的松手,两张黄符立刻飘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忽然把前脸转回来跟我诡异一笑,拉着我的手往回一扯,擦,竟然把我的手放在了她高耸的胸脯上。我吃惊之际,同时看到一股柔软的感觉,相当美妙,霎时间让我全身热血沸腾,心跳剧烈。

    “啊,你流氓,快把手拿开。”顾小凝猛地变脸,换上一副怒容跟我大叫。

    草,这是有意陷害我,急忙用力往后扯,她却使劲的按住不让动。我们俩现在这模样,外人绝对看不出真相,以为我是拼力的揉她胸脯子,而她正在咬牙要拿开。

    前面四个人齐刷刷回头,顾老中他们一眼看到这情形,当时脸上变色。鸭子开口骂道:“王八蛋,以为你是好人呢,原来骗我们出来想当我老妹儿的主意。”撂下手推车,掉头跑到跟前,一拳打在我左眼上。

    我被顾小凝牢牢拉扯住,这拳躲都躲不开,感觉眼珠差点没被打烂了,痛的眼前直冒星星。

    顾老中和老伴见到女儿遭遇流氓,就把救命之恩抛到九霄云外,破口大骂起来。没想到老头也这么能骂,难听的简直是不堪入耳。沈冰现在听着骂声,苦着脸看着我,似乎还正在想,这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。

    鸭子第二拳打过来的时候,我一低头躲过去,右手伸进包里又拿出两张符。谁知手没抬起来,就被顾小凝另一只手给抓住了。这倒好,两只手彻底沦陷,让哥们整个身子都使不上半点劲儿,看样子她是想借鸭子的手,把我扁死!

    两只手被握,鸭子的第三拳就没能躲开,右眼上又中一拳。草他二大爷的,这倒不偏沉了。接下来鸭子对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猛打,想解释两句,但嘴上又给糊了两巴掌,把话给糊回肚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你说这倒霉催的,帮人反被人痛扁。更可恨的是,沈冰都不吱一声,站在那儿又是皱眉又是挠头的。你倒是帮我说道两句啊,哪怕先拦开鸭子这副锅盖似的大巴掌,这么打下去,哥们脑袋铁定变猪头。

    我摇头晃脑的让嘴巴躲开对方猛打,终于叫出声:“住手,小凝又中邪了!”

    鸭子马上停住手,顾老中老两口也停住了骂声。

    顾小凝此刻忽然放开我的手,往地上咕咚一倒,颤声说:“别听他的,我没中邪。”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哪有半点中邪的痕迹?

    鸭子又抡拳过来,老头老太太也接着恶骂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我双手自由,哪还能让他再打中我一下,扭住鸭子胳膊就给丢出去了。然后急忙跟顾老中老两口解释:“你们听我说,小凝真的是中邪了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儿,沈冰突然冲我大声叫道:“你别说谎了,你这个流氓。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着我的面调戏女人了,我恨你,我恨你!”情绪非常激动,说完掩埋朝前疾奔而去,瞬间隐没在黑暗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