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八章 石家空宅

第九百零八章 石家空宅

    我一下愣住,她这是唱的哪一出啊,这不是添乱吗?忽地想到一件事,心里大吃一惊,中邪的不止是顾小凝,沈冰也被附身了!

    想到这儿,再也顾不上他们几个人,拔腿往前就追。可是刚追出两步,又想到我这一走,顾家这四口人咋办?这事整的,让我分身乏术,顾得了沈冰就顾不上了他们几个。咋办?真后悔没带小白旗,不然让尖头鬼帮我追沈冰,就不用发愁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叹口气,这儿可有四条人命呢,我不能不顾他们死活。眼瞅着沈冰消失的方向,心如刀绞一般,忍痛掉头回来。但他们四个人根本不信任我,骂声不断,叫我赶紧滚开,他们掉头回南五坡。

    拦也拦不住,我心里一发狠,撒出八枚铜钱,还没念咒语,顾小凝就“嗷”尖叫一声大叫道:“他要杀人,他要杀人!”一路往南五坡方向狂奔而去,那速度比火箭都快,追是肯定追不上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人是不是,那就先杀了我吧?”顾老中回头站在那儿,拉开自己胸前衣服,露出干瘪的胸脯子,一脸怒容瞪着我。

    “大爷,我不是要杀你们,是在救你”

    “你别花言巧语了,我们再也不相信你这个畜生。要不是看在你救我一次,我就拼着这把老骨头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他们接着往回走,我就跟在后面,可是老头一回头骂道:“你是不是真想逼死我们全家?好,老子跟你拼了!”说着就往回跑过来,看样子真要跟我拼命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,耷拉着脑袋向后转,这事解释不清了。现在哥们好比三打白骨精时的孙悟空,那简直比窦娥还冤。草他二大爷,我是彻底没招,还是去找沈冰吧。撒腿朝前一通疾奔,可是黑漆漆的山路上,追了半天都看不到沈冰的影子。想做搜魂,罗盘在沈冰包里带着,并且现在身上也没她的头发,做个毛啊。

    一颗心逐渐往下沉落,脚步也放缓了。要知道还是被顾老中给骂走,不如刚才直接追沈冰去。现在她被千人皮给掳走,凶多吉少。我心里只敢这么想,其实我很清楚,只有凶,没有吉,但却不敢这么想,我存了一丝侥幸,万一对方还要拿她来要挟我,就不会被杀死。

    失魂落魄的走了一段路,遥遥看见灯火隐现的北三坡村,脑子清醒了一点。现在担心沈冰生死是多余的,问题是怎么才能找到她。亏我自负聪明,被千人皮给摆了一道,就整的晕头转向找不到北了。

    它能把我耍的团团转,哥们就有办法把这死玩意引出来。在我心底总感觉,它不会杀沈冰,绝对会留着她来对付我的!

    要想引出这死玩意,必须开坛,于是撒腿又跑起来,一口气跑到石先生门口。用力敲了几下门,里面却静悄悄的,半晌没动静。我心里不由冒起一股凉气,石先生家不会遭到毒手了吧?

    一想到这儿,立刻失去耐心,用力把门撞开。屋子里没点灯,整个院子黑漆漆的,透着一股子阴森和诡异。

    我拔出桃木剑,左手拿出一张符贴在剑尖上,又从口袋里摸出八枚铜钱攥在手心里。盯着死一般寂静的屋子,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过去。刚到那座塔楼跟前,就听从屋子里传出石先生的声音:“别再往前走了,快逃!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什么意思?但意识到院子里肯定有古怪,于是往后连连退步。忽然小腿上感觉一阵冰冷,被什么东西缠上了。同时身周气温骤降,差点没把血液都冻僵了。我咬牙忍住这股奇寒,捏个法诀念了驱邪咒,桃木剑尖上的符一燃之际,腿上的东西消失了,那股奇寒也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心说这不会是血夜叉吧,一道驱邪咒就能把它吓退,那就有点太笨了。随后撒出铜钱阵,丝毫没有反应,那说明附近现在很干净。一边用法诀催动阵法转动,一边又往前试着脚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再走到塔楼跟前时,石先生又出声示警,还是那句话要我回头。草他二大爷的,到底咋回事,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。现在也不往后退了,在桃木剑上又贴一张驱邪符,催动铜钱阵往前接着走。

    但刚过塔楼,那股奇寒又出现了,冻的我全身一阵发抖。紧跟着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让我整个人往前一百八十栽了跟头,后背重重的落在地面上。桃木剑不脱手,不知道飞到哪儿了。急忙念咒语催动铜钱阵,他二大爷的居然没反应,哥们到用你的时候,怎么吃饭不管事了?

    忍着痛拿出一束香,用火铃咒烧出一把火,这次看到铜钱阵有反应了,他妈叛变了。八枚铜钱竟然变成了八个碗口大的鬼脸,全都披头散发,满脸血丝,瞪着一对狰狞的鬼眼珠,带着呜呜鬼哭般的凄惨阴风,冲我飞过来。

    背脊上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这玩意不但吓人,看样子还具有相当高的攻击力。吓得我在地上一个翻身,诶,没翻动,我勒个去,后背上好像有什么粘液,把我牢牢粘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眼看八只鬼脑袋,都张大血盆大口,飞到跟前了。八张嘴巴各咬一口的话,我估计得掉三四斤肉。那还得看咬在那儿,万一咬在喉咙上或是肚子上或是再往下,草,再往下就不行了,非变太监不可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急中生智,用力扯开上衣所有扣子,上半身快速脱出衣服坐起来。正好这时八只鬼脑袋一齐扑到刚才我头颅所在位置,“咔咔咔”全都啃了一嘴泥。好险,都吓出了一身冷汗,跟着如法炮制,把双腿从裤子里脱出来,头也不回的往后放了一把火,往前急冲到门口,推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进门我就怔住,点着灯呢,怎么在外面都没看到有丝毫灯光?

    一盏油灯摆在冲门八仙桌上,随着开门涌进来的风势,灯头摇曳欲倒。但屋子里空无一人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他们是不是在里屋?我先关住了房门,在上面贴了两道辟邪符,挡住鬼脑袋再说。

    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滴水的清脆响声,从里屋传过来,在寂静的夜里,十分的清晰。手电早不知跟桃木剑一块飞到哪儿去了,端起桌上这盏油灯,慢慢走到里屋门口,揭开门帘往里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