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六章 掉鞋

第九百零六章 掉鞋

    血夜叉是毛玩意啊,让石先生这么害怕,随后转念一想,想起顾家墙壁上那些血字变化成的鬼脸,也就是玉石饰品上的夜叉模样,敢情这玩意就是血夜叉。我于是拿出用502黏好的那块玉石饰品,交给石先生问,血夜叉是不是就是这玩意?

    石先生一看到这上面的雕像,顿时脸色大变,伸出去的手马上缩回来。满脸惊恐的点头:“对,这就是血夜叉!请问,你这块东西是从啥地方得到的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从一个女人身上得到的,她的邪术很厉害,不过最终被我除掉了。所以不用怕,我对付他们还有点经验,只要咱们齐心合力,不愁对付不了他们!”我笑着安慰他。

    石先生自打看了这块玉石饰品,双眼皮不住的跳动,神不守舍的摇头说:“你遇到的可能是个三流角色,他们真正高手是从不露面的,杀人都用邪祟,最次的也是‘千人皮’!”

    千人皮?咋感觉有点熟悉,猛然间想起了鸭子和顾小凝中邪的死人皮,就问石先生是不是那玩意。他听我把鸭子和顾小凝的遭遇说完后,点头说他们石家近年一直暗中做法,把黄皮子和蛇妖等邪祟,都赶到了深山不毛之地。最近一段时间,黄皮子和其他邪祟是越来越少,更不会在半道上劫人。这死小孩的脑袋,就是千人皮所幻化形成的,据传用的是一千张童子死人皮,修炼成的一种邪术,但比起血夜叉,还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千人皮已经够厉害了,居然跟血夜叉都不在一个档次上,看来哥们开始把话说大了。这玉石饰品上都雕刻了血夜叉的模样,应该是这帮孙子养炼出来最厉害的邪祟,当成了他们的一种信物标志,那是容易对付的吗?

    不过大话说出口,就不能再后悔,摸着鼻子想了想跟石先生说:“放心,我有办法除掉这玩意,但需要石先生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石先生问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走到他跟前,俯下身在他耳边小声嘀咕几句,说的他不住点头。但他又沉思片刻后说:“这个办法是不错,可是血夜叉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,搞不好连你们俩都会把命搭上的。”

    沈冰没听到我刚才说的是什么,好奇的问:“什么主意啊,怎么还瞒着我?”

    我跟他挥挥手,看着石先生说:“目前只有这一个办法了。”办法不是只有一个,而是没这个更合适而已。如果是在月中,什么办法都不用,直接青冥箭伺候,管他什么血夜叉母王八的,统统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但石先生还是不放心的问我:“你那天雷地火符是否正宗,还有你的修为能够驱使此符吗?”

    我还没开口,沈冰就抢着说:“我们天雷地火符那是世界上最正宗的,你没听说过鬼事专门店吗?”她的嘴巴太快,没拦住,已经都泄底了。不过她说完这句,也意识到犯了错,吐吐舌头一低头,都没敢再看我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是鬼事传人?”石先生一拍脑袋,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说:“我早该从习先生这个姓上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汗,已经无可挽回,不能耍赖,只有又在他耳朵边小声嘀咕几句。谎称为了躲避对方这帮人的耳目,一直不敢公开自己身份,叫他也不要把我这鬼事传人的事传出去。石先生满面喜色的答应,看来他对我们习家还是很看好的,把头上孝带扯掉,脱下孝服,决意跟我一道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我们跟他道别,匆忙赶回南五坡,到顾老中家已经都天黑了。顾小凝焦急的等在门口,见我们回来高兴的不得了,说她老爹一下午坐立不安,唯恐我和沈冰这一走就不肯回来了。我跟她说,我们怎么可能是那种人,既然管定这件事,就一定管到底。

    顾小凝开心的跟我甜甜一笑,立刻让我怦然心动。这女孩的笑容是真够灿烂的,那简直跟鲜花怒放一样明艳动人,让我这爱心啊,又开始萌动了。你说哪个男人看到美女迷人的笑容能无动于衷,不多看两眼?不看就是不正常。

    谁知我这正“正常”呢,就被沈冰捅了一下,并且她还干咳两声,哥们立刻就不正常了。心里默唱女人是老虎,遇到千万要躲开,死活不让你闯进心里来,心理来……

    进门就见顾老中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在地上来回转圈。一见到我们俩,那高兴的,嘴巴裂的像瓢似的。赶紧让我们坐下,吩咐女儿下厨做饭。又给我倒上酒,我连忙摇手说,今晚不能喝酒了,别喝酒误事。

    老头问我们在石先生那儿问到什么,我叹口气说石先生也不知道那帮人底细,今晚要想躲过灾祸,吃过饭后,就跟着我离开南五坡,去北三坡避难。老头一家现在拿我当神仙,我说啥都照办,匆匆吃过晚饭后,他们简单收拾了点东西,由鸭子推着手推车载着断腿的老太太,一行六人摸黑出了村子,去往北三坡。

    为毛把他们带到北三坡?这事在回来路上我跟沈冰说过了。这南三坡虽然在南边,可是实际地处南面这座山的北坡,而北三坡是在北面大山的南坡。南坡上肯定阳光充足,这也是石先生祖先选择居住北三坡的道理了,这儿阳气肯定要比南五坡旺盛。

    我跟石先生说的那个办法,就是把邪祟索性引到北三坡阳盛之地,让他跟沈冰用两仪阵封鬼,我用天雷地火烧血夜叉,有很大把握除掉这死玩意。

    出门我就一人一张艾叶,贴在了眉心上,加上天还早,在这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内,应该不会出事。起初倒也没出现什么异常,就是顾小凝今天出来穿的这只鞋好像号码大了点,不住停下来提鞋。

    刚开始没在意,可是后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了,顾小凝出门走山路不可能穿不合脚的鞋,这双鞋可是一直从下火车开始穿着回家的,我们都没见她掉过。再说她这脚总不会不会越长越小吧?问她她也说不上来,就感觉一出门鞋就不对劲,反正老是往下掉。

    沈冰出了个主意,从包里拿出纸巾,要她填进鞋里塞住空间。顾小凝接过纸巾先把鞋脱下来,我原本期望看到一对诱人的美足呢,结果一眼看到的是一对几岁小孩那么大点的小脚,并且是紫黑色的,顿时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