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五章 血夜叉

第九百零五章 血夜叉

    从他这副表情上,我也感到意外。要说他懂得这句巫咒并不奇怪,因为萨满巫术在东北很盛行,但这只烟斗就比较特殊了,他居然也知道此物,并且院子里就供奉了一座鬼龙楼,难道他跟那只烟斗有什么渊源?

    烟斗已经早灰飞烟灭了,如果再把这句实话说出来,估计他要给我个闭门羹尝尝。我不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皱着眉头说:“东北人热情好客,让客人站在院子里说话,恐怕不是石先生待客之道吧?”

    石先生用疑惑的眼神在我脸上转了几圈,然后回头不知跟谁说话:“你们进去。”站起身往门侧一站,跟我们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:“请进屋子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们仨进了屋子,里面的情况果然跟顾老中所说一样,非常清贫的一个家庭,除了一张土炕外,只有一张破旧的八仙桌和两把椅子,都是残破不堪。里屋门上吊着一张破破烂烂的门帘,石先生刚才吩咐进去的人,应该是他的妻儿。虽然家里很穷,但打扫的很洁净。

    石先生挥手让我坐在左首椅子上,他往右侧椅子上一坐,根本没理会还站着的鸭子和沈冰。看来这家伙的确挺古怪,做事从来不能按常理推测。不过做阴阳先生这一行的,有人称作阴阳仙,这个名词有双重含义,另一层含义就是神经不正常,所以哥们也不拿这石先生当正常人来看待。

    “石先生,这位习先生是从南方来的,早上帮我叔顾老中治好了邪病,现在过来有事请教你。”鸭子跟石先生说话时,态度非常恭敬。

    在东北来说,我们就算是南方人了。曾经在金辽时期,雁门关往南,被他们称为南蛮。鸭子这句都没说错,可是不该说我们治好了顾老中,这不是打对方脸面吗?但石先生面色平静的“哦”了一声,表情上没丝毫变化,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在意。显然他清楚三邪归阴的事,让我心里更有底了。

    “习先生,那烟斗”石先生又急着问起这事。

    “烟斗已经毁了!”既然都坐在这里了,还跟他绕什么弯子,难道还能把我们硬轰出不成?

    石先生又恢复平静的神色,点点头说:“应该是这样。这句神咒藏于烟斗中,既是被人知道,一定是用此摧毁了十二重鬼龙楼。这样最好,这件东西,始终是我的一个心病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烟斗怎么成了他的心病?这玩意是他整出来的?不像啊,看面相他顶多四十四五岁,而高家带着鬼龙楼回到砻楼镇已经很多年了,难道是他师父或是师祖整出来的玩意?

    沈冰忍不住好奇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鬼龙楼和这只烟斗的?”她问的够脑残,人家院子里就有一座鬼龙楼,还问人家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石先生苦笑一下,叹口气摇了摇头说:“一言难尽,再说这是先辈隐秘之事,也不便外传。”

    这人做事古怪,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,这种事肯定是秘密,怎么可能对外人说。我看着外面日头西斜,于是言归正传,问他:“用三邪归阴害顾老中一家的这伙人,是什么来头,石先生是否能告诉我?”

    石先生诧异的看着我说:“我不知道什么三邪归阴,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。”

    他回答的挺果断,但从眼神深处看得出,他是在说谎。我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石先生不知道,那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说着站起身。

    沈冰一脸错愕,意思好像说你没看出他没说实话,这就要走?

    石先生点点头,只是挥了挥手,示意送客,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但脚步没动,而是又跟他说:“看你一身孝服,可家里并没停尸或供奉灵位,那说明不是有丧事。你应该是为自己和妻儿戴孝,是在等死吧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让石先生脸上又闪起惊讶之色,瞪着眼珠看我半晌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等死?”

    我把双手在背后一负说:“因为你当时听到那个被掉魂的女孩说出经历后,就仓惶而去,说明你害怕这些人。而你又明明知道三邪归阴什么邪术,却装作一无所知,今天又关在家里闭门不出,身上戴孝,那不是在等死,还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石先生低头不语,看来是被我说中了。

    我又接着说:“本来我过来想得到那伙人的底细,然后跟石先生一道商量对策的,看来已经没这个必要了。”说着跟沈冰和鸭子一甩头,就要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习先生等等……”石先生站起身把我叫住。“请坐下慢慢说话。”他此刻一脸的诚恳之色,看样子是想通了,要跟我交底。

    我又看看外面天色,坐回椅子上说:“石先生抓紧时间,因为我怕回的晚了,顾老中一家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石先生一脸沉郁的说:“子时之前,他们不会有危险,习先生大可放心。”这话倒也可信,因为这些人要祸害人不可能在前半夜动手,而子时后最利邪祟出行,利用邪祟杀人,这是术人一贯作风。

    然后石先生说起这伙人,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门道,只知道是东北非常神秘的一个邪派。自从道家盛行后,在东北巫道结合,已经很难分得清萨满与道家的区别。石先生这身本事得自祖传,在北三坡,他们家世代相传,但谨遵祖训不张扬,不远走,不收钱这三条规矩。其中不远走这条,意思是帮人解难,只能在附近走动,不得出山。

    祖训中还有一条不是规矩的警示,如若遇到“血夜叉”,就是石家死期到了。所以他听王子俊说起那伙人被追杀时遇到了什么邪祟,就是血夜叉模样,如今给王子俊引到了南五坡,那他们石家恐怕就到末日了,是以急急逃回家。刚开始还存有侥幸心理,血夜叉不会来到这儿,结果前天顾家请他过去,他也正好想打探血夜叉的消息,结果到顾家一看,墙上那些血字,就是血夜叉留下的。回来后,就跟妻儿五人,做好孝服穿上,等着死期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