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四章 石先生

第九百零四章 石先生

    偏远山村没电的日子,除了白天蹲在街头聊天之外,也没啥娱乐活动。以前他们两个村子可都是有赌场的,现如今,人人最缺的就是钱,谁还会拿血汗钱去开赌?不过,有些老头老太太,还是拿着一分两分玩纸牌。

    分币在外面的世界几乎绝种,在这里还是很流行的,这里不存在什么物价问,因为小卖铺的东西很少有人买,大部分生活用品和食品都是自力更生,分币是平时拿来玩牌消遣度日的。至于上了一元以上的钞票,那都存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和沈冰一进村,顿时就引起了满街筒子人的注意,我们穿的太时髦了,一看就是城里人。我这个土包子,竟然在这里居然找到了自尊,感到有趣的同时,心里也感到一种悲哀。这种悲哀大伙儿都懂的,不解释。

    石先生是个很孤僻的人,来的时候,顾老中就跟我们详细说起这个人。他一般不主动跟人来往,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。老婆和三个儿女,也都很少出门。以至于他们一家人,在北三坡甚至是南五坡,被公认为很古板,整天跟挺尸似的,见人也不说句话。

    但这人在道术上的确有两下子,两个村子经常遭遇黄皮子祸害以及中邪啥的,他都毫不费力的给解决了。因为大家都穷,所以他也不收钱,帮一个人,只收一束香。这种东西,在当地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制作,原料就是香木或是树皮,磨成粉添加易燃的庄稼秸秆,再配以草药,用水搅拌后,用容器压制成香支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石先生这个人被认为很古怪,但很得人心,提起来都是赞不绝口。也因为这个,他们一家人过的比一般人还穷苦。这样的情况,跟外面世道正好相反,就拿罗先生那种小骗子都富的流油,他这样一个有本事的阴阳先生却过的不如人,那真是一种奇怪现象。

    我和沈冰对他也是充满了好奇,很想见到这个古怪的阴阳先生。

    石先生家坐南朝北,正北开门,这让我们感到特别迷惑。整个村子都按照风水固有布局,坐北朝南(向阳),唯独他一家跟人相反,这真是一大奇事。更奇的还在后头,满村子的房屋格局,都是按照阳宅风水布局建造的,门生主,主生灶,这是阳宅风水不可逆改的一个基本常识。可是他家里的布局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门主不配,主灶相克,按照八门套九星的理论,那是大凶宅,像五鬼穿宫、六煞作乱、贪狼错位等等凶兆无一不有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我看到这种阳宅格局,立马就傻了眼。这还是人能住的地方吗?凶兆云集,再搬河图洛书,他们家应该年年有大祸,月月有小灾,怕是每个月小灾都不下十七八次,他们是怎么挺过来的?真怀疑这位石先生是来自火星的阴阳先生,美国阴阳先生都不带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站在院子里看了几眼后,感觉处处透着古怪,整个院子都不种一棵树或长一棵草。尤其院子四个角,不知放着什么东西,用黑布遮盖着。院子中心位置,立着一座石头雕刻的塔楼,跟十二重鬼龙楼外表很像,只不过个头小了几十倍,有一人多高,层数也不够,大概就有七八层。

    塔楼前面有个一米长的石头供桌,上面摆着一只香灰满溢的香炉,桌前一个满是黑灰痕迹的火盆,看样子石先生经常祭拜这座塔楼,上香烧纸。

    沈冰用手桶我一下,向塔楼努努嘴,我点点头没说话。因为这时鸭子已经头前带路走到了屋门口,很客气的说道:“石先生在家吗?我是南五坡来的,请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屋门紧紧关闭着,良久无声。鸭子回头对我们摇摇头,那意思我们明白,顾老中也说过,要是请石先生,他关门不语,不是不在家,就是他不想见客,那就得改日再来。

    沈冰一撅嘴:“什么嘛,又白跑两个多小时的山路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,心说你算错了丫头,带上回去是不到五个小时呢。我抬头看着静默的屋门,总觉得里面有人,应该是主人不想见客。我猜是可能被三邪归阴吓着了,再不敢多管闲事。但都已经来了,这来来去去五个小时的山路,总不能白费了吧?

    鸭子无奈转身走回来跟我说:“咱们回去吧,明早再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举手示意等等,走到那座低矮的塔楼跟前,仔细瞅了瞅石雕上的图案。登时心头一紧,这跟鬼龙楼外表造型一模一样。只不过塔楼每一层都是空的,没雕刻任何妖鬼画像。心说这是石先生在山里捡到的还是自己做出来的,这玩意应该在地下,而不是露在地面之上,要不就形不成深穴藏龙局了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怎么整的,反正看他经常祭拜这玩意,就是拿塔楼当大神。于是双手在背后一负说:“神王乌都嗜吒,恶魅归位分形!”

    沈冰一听就一脸茫然的问道:“你念的什么,怎么这么熟悉?”

    我小声跟她说:“你忘了那个烟斗?”

    沈冰“哦”了一声恍然大悟,想起了这句是烟斗里藏着的十二字巫咒,曾经靠它灭了十二鬼龙楼里那些大佬们。

    房门吱呀一声打开,就见一个人头系孝带,穿着一身孝服,盘膝坐在门内。跟我们说:“你们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鸭子一愣,随后就说:“我们是从南五坡来的,我是顾老中侄子,想跟您问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那人没理他,而是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问:“你不是南五坡的吧?请问,你从哪儿听过这句咒语的?”

    这个面黄肌瘦个头矮小的中年人,两只眼珠却炯炯有神,可以用双目如电来形容。仿佛目光能看到人心底,特别的凌厉。我迎视其目光,毫无来由心头就是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“从一只烟斗里看到的。”我如实回答。因为要想取信于他,必须说实话,不然一句不合,被他赶出去,恐怕他就不肯在见我们了。

    这人吃惊的瞪大眼珠:“烟斗?那只烟斗在哪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