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三章 北三坡

第九百零三章 北三坡

    从三邪归阴上,已经知道这是小妖精那伙人干的好事,现在从这副狰狞的鬼脸上,更能印证是他们。这种血字变化威吓人的法子,并不是什么高明邪术,其实就是一种利用冥途玩出的障眼法,类似于当时在茅山俞松羽这老杂碎在壁画中现身的法子。

    我心下冷笑,恐怕这帮孙子还不知道你习家小爷的厉害,当下咬破手指,奔到墙壁前,就给他来了个十字杀!

    血气十字杀对于冥途遥控这种邪术,是最具杀伤力,不过遇到真正高手,不过就是跟对方挠痒痒似的,如果修为低,这一下,足以让对方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血十字划出去,墙壁上的鲜血鬼脸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干干净净,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血字一样。我转过身看着顾老中他们微笑道:“大家不要怕,他们就是吓唬人的,现在已经给我破解了邪术,不会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不是这么想的。破解了三邪归阴,估计对方就猜到我来了。对面北三坡那个阴阳先生没看出这种毛病,我估计并不是本事小,应该是不敢惹这伙杂碎。现在我触怒了他们,这福血鬼脸那是专门对我的警告,看来从现在开始,要谨慎小心,不会太平了。

    顾老中他们一听我又破解了邪术,以为万事大吉,均都松了口气。站起来把跑出去的人叫回来接着喝酒,可是刚才那鬼脸实在太吓人,各自战战兢兢,这酒谁还能喝得下去?再说我心里想着怎么对付这帮孙子,也没什么心情了,于是顾小凝给我们一人煮了一包方便面。方便面在这儿那就是好饭啊,平时都吃不到的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顾家这些亲戚都回去了,我又跟老太太看了看,她身上倒是没中邪气,就是双腿骨折,这个哥们就没办法了。说她是老太太,其实才五十多岁,因为饱受劳苦,一张脸满是褶子,看着跟六十多岁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看现在就剩我们几个人了,就问起王子俊的事。顾老中一听这名字,顿时就皱了眉头。跟我们俩说:“这孩子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。”说着摇摇头,看样子是真不知道王子俊此刻下落。

    “大爷,你能不能跟我说说,他是怎么跑到你们家的?啥时候跑没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顾老中点点头,跟我们说起这事。那是二十多天之前,一天晚上,他去山里挖参刚回来。在村口碰到一个穿着很时髦的姑娘,躺在草丛窝里人事不知。他上前叫了两声,这姑娘也没反应,他就壮着胆子走到跟前,先探了探她的鼻息,还活着。老头心肠挺好,就把她抱回家里。

    老伴给这姑娘灌了碗水,没多久,她就醒过来。这姑娘也不怯懦,问明自己在哪儿后,跟俩老人直言,自己是被坏人追杀,一路跑到这儿,全身虚脱晕过去的。还说自己不是女人,这个身子是别人的,是给坏人用易魂术掉了魂儿。

    开始听她嗓音粗俩老人就觉得奇怪,原来是个男人,可是他们不懂什么易魂术,怎么知道这事真假。顾老中连夜跑到对面北三坡,把石先生请过来给这姑娘看了看,石先生说她的确是被人掉魂,身子是女人,魂魄是男人。石先生问王子俊被谁追杀,她把这些人都用过什么邪术说出来,石先生顿时脸色大变,然后啥话都没说,赶紧回去了。

    顾老中因为可怜这姑娘遭遇,跟她说这个村子比较偏僻,一般没人会到这儿的,于是就让王子俊在家里住下。前几天女儿回来,一听还有这事,就说那不是人妖吗?他们长这么大岁数,都不知道人妖这名词,因为村子里没电,没看过电视,没看过报纸,就算有报纸,俩老人大字不识一个,看也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王子俊在他们家安生的住了二十天,就在大前天晚上,老伴出屋门的时候突然被门槛绊倒,居然双腿骨折。刚把本村一个经常给牲口接骨的人的叫来,顾老中也口吐白沫,晕倒在地上,从此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,顾老中老伴接着说下去,王子俊当时一看这情况,就知道那伙人来找她了。跟老太太说她必须要走,不然会连累他们全家的。老太太还让她带上些干粮和水,眼瞅着她急慌慌的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老太太接上断骨,让人把鸭子叫来帮忙照料他们俩老人。但顾老中躺在炕上胡言乱语,把老太太和鸭子都吓坏了,又叫了几个亲戚过来。结果第二天早上,发现了这些血字。这些亲戚跟老太太一商量,说老头看来是不行了,还是让鸭子先把女儿找回来见他最后一面吧。鸭子这才赶到大连把顾小凝接回家,至于王子俊,他跑到哪儿,那就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和沈冰相互对望着叹口气,好不容易有了猴崽子的线索,谁知道又中断了。据他们说,这片大山方圆几百公里,再往前翻过这个山头,人迹罕至,传说有很多黄皮子、狐仙、和蛇仙住在那里,有不少人因为冒险去挖参,有去无回。幸存者寥寥无几,把很多恐怖的传说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王子俊如果逃入深山之中,就算不被那帮孙子找到,估计也躲不过凶猛野兽或是鬼狐妖仙的血口。想到这儿,心头一沉,对于王子俊的生存希望感到一片渺茫。

    现在才中午十二点多一点,我就起身让鸭子带我去北三坡一趟。因为我觉得这个本土的阴阳先生石先生,应该对这帮孙子清楚一些内情。趁天还早,拜访完石先生,天黑之前还能赶回南五坡。

    南北两个村子之间相隔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。这条沟深不见底,终年山岚笼罩,曾有村民失足掉下去,尸体都无法找回来。要想从南五坡到对面,那要重新走回岔路口,最快也要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行走之际,鸭子跟我们说南五坡和北三坡的名字,起源于两个山坡上曾经并不是整块坡地,南北两坡被深沟分成五块和三块,能够种田住人,所以这两个村子才叫南五坡和北三坡。后来经过几次地震以及泥石流灾难,南北两坡都凝聚成了整块坡地,但村名还是这么叫了下来。

    北三坡虽然少两坡,可是面积要比南坡大,人口也多。因为北三坡村里有几代相传的阴阳先生,经过四五年那次大轰炸后,他们村子要比南五坡风水好的多,所以人丁兴旺。不过风水再好,也难改变交通不便的情形,还是一样的贫穷,无非日子稍稍好过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说着话,我们仨就爬到了北三坡村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