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二章 血字变

第九百零二章 血字变

    沈冰把我拉到一边,压低声音问我:“老头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“三邪归阴。正好我来的时候,在背包角里翻出还有三块灵信香方,正好派上用场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沈冰一瞪眼说:“你别好了疮疤忘了疼,把牛吹大了,丢人丢在东北这噶哒。”汗,这丫头都学会东北话了。

    我不屑一笑,心说当时小妖精三邪归阴那是假装的,现在老头可是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。只要身上真中了三邪归阴术,灵信香方肯定能解开。

    “是骡子是马,拉出溜溜不就知道了?”我拿出灵信香方和红绳黄符,叫鸭子和顾小凝都站在门外。这次是长心眼了,唯恐再跟小妖精似的突然发疯,把他们俩再祸害了。

    一听说我们要破解顾老头身上这邪气,他们家亲戚都围在门口,伸长了脖子往里看。

    我拿着红绳在老头手指上缠好,远远拉出去,然后把灵信香方嚼在嘴里,把红绳扯起来捏诀踏罡步,念道:“朱雀凌光,神威内张。泽尉捧灯,为我烧香。扫荡妖氛,急急如律令!”念完咒语,张口把嚼烂的灵信香方喷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沈冰很有经验的递过来一张驱邪符,再念两句驱邪咒,黄符燃着后丢向老头。就念咒让黄符自己烧着这一手,立刻让大伙儿发出一片惊呼声。哥们感觉很有成就感,飘飘然醺醺然。

    符火飘到老头脸上顿时熄灭,符灰一落,老头马上就睁开眼睛了,但不像是小妖精那样眼珠发红,让我心里松了口气。紧跟着红绳一阵绷紧,眼看着一条黑气从他手指上泄出,沿着红绳往我这边快速传过来。我当即右手捏个诀,把红绳夹在指诀之间,然后左手往前一尺地方掐住红绳迅速打个结。

    黑气涌到绳结这儿就停下了,但后面的黑气依旧在往前涌到,红绳一时黝黑发亮,看着相当诡异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子,老头呼地吐出一口浊气,又闭上眼睛。红绳一松,我知道三邪阴气全都引出来,但现在还不能撤绳,因为法事才做了一半。如果现在撤绳不但会前功尽弃,我也会跟着遭殃,邪气会扑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当下又向沈冰一伸手,她递过来一支燃着的香,拿起来夹在左手指诀中,轻声念了两声破邪咒。这驱邪和破邪是不同的,驱是赶,破是解,万万不能马虎。但破邪不是破鞋,大家这点要搞明白。嘿嘿,扯远了。

    念完咒语,把香头朝下,顺着这条红线划过去,立刻黑漆漆的红绳就“噗噗”两声响,跟放屁似的,烧着一团火光。我嘘了口气,这次总算没丢人,法事大功告成。火光顺着红绳一路朝老头手指上烧过去,大家伙包括坐在炕上的老太太都惊讶的叫了一声,好像唯恐把老头烫着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叫声刚落,火光烧到老头手指上,瞬间熄灭,一条笔直的黑灰这才跟解冻似的,往下飘落。老头又睁开眼睛,转头看了看老伴,茫然问道:“他妈,我这是咋了,好像刚才做了一个噩梦,被人死掐这手脚,还被人用刀子在心口这儿捅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惊喜交集的说:“老头,你这不是好了吗?小凝,鸭子,快进来,你爹他好了。”老太太一激动,忘了鸭子不是他儿子,统称是爹了。

    顾小凝和鸭子他们全都一窝蜂跑进来,围在炕边,跟老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擦,我和沈冰没人搭理了。过了半晌他们才想起我,顾小凝咕咚跪在地上跟我磕头,鸭子跟着也跪下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拉住他们俩说:“这个我可受不起,快起来,快起来。救人不过举手之劳,不用行这么大礼。”

    本来我把顾小凝都拉起来了,谁知沈冰在后面又干咳两声。忽然发现这次是我拉着顾小凝的手,吓得赶紧松开。咕咚一下,顾小凝又跪地上了。汗,好像我故意耍她似的。

    我又让他们灌老头喝下一碗净身符水,很快他就完全恢复了元气,从炕上起来,在地上转了一圈,一切正常。老头高兴的让我们俩坐下,吩咐女儿沏茶,又让鸭子去小卖铺买点下酒的小菜。老头从地窖里拿出珍藏了十八年的自酿的红高粱,那是准备儿子结婚时用的喜酒,现在打开一大坛要款待我们。

    救人是快乐的,尤其是看到他们把我当成神一样捧着,那甭提有多开心了。盛情难却,坐在酒席跟老头还有鸭子他们一块喝酒。虽然山里没啥好菜,最好的就是一只烧野鸡,剩下都是袋装过了期的金针菇还有两瓶也到期了的水果罐头。但吃起来倍香,这酒是特别的好喝。老头跟我说,走的时候让我带上两大坛。

    我倒是想,可是这种山路,让我背两大坛子酒,那还不累成死狗啊?

    正酒酣之际,就听沈冰咦了一声,我以为她又吃醋了。可是顾小凝没在酒桌上,正在照顾老妈呢。这酒桌上除了他之外,都是一帮老爷们,要说吃醋也是我吃,看你跟男人眉花眼笑推杯换盏,我就想把酒杯摔她脑门上。

    不过发现她的目光看向了我身后,我心说顾小凝不会在我后边站着吧。跟着又见大家伙都张大了嘴巴,都往我身后看,就觉得不对劲了。回头一看,草他二大爷的,西墙上那一片血字,竟然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字体形状在慢慢扭曲,已经干涸的血迹,竟然开始往下淋漓流淌,整个一堵墙壁都变成一片血红!

    我吃惊的站起身,大家伙也跟着起来,此刻墙壁上的鲜血又有变化,慢慢扭曲变成了一张鬼脸,就跟小妖精那块玉石饰品上的夜叉模样很相似。瞪着一对狰狞的眼珠,舌头从獠牙中吐出老长,显得特别恐怖!

    最后鲜血流淌到墙根底部,又形成几个大字:“所有人都要死!”

    几个胆小的吓得大叫一声,仓惶逃出屋子,顿时桌子倒地,乒乒乓乓,菜碟、水碗和酒杯摔碎一地。顾小凝和母亲也尖叫几声,两个人抱头缩在炕上全身瑟瑟发抖。顾老中和鸭子咕咚坐在地上,张大嘴巴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