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零一章 南五坡

第九百零一章 南五坡

    我们说着话一路走到天亮,六点多钟,才到了南五坡村。

    这条道到这儿分为两个岔路,往北是南五坡,往南是北三坡。两个村子之间,隔着一条深不见底的山沟。虽说北三坡比南五坡少了俩坡,但村子规模看上去比南五坡还要大,不过这儿的风水都很好,前面两座大山就合在一块,形成环抱之势,可藏风纳气。而南北两坡上各有一条弯曲的溪水绕过村周流向深沟。

    在风水里可谓是二龙戏水局,砂环水抱,村子地势又高,阳光充足,是不可多得的绝佳之地。死后埋在这儿,后人一定福荫笼罩,家财兴旺,人才辈出。可是通往外界的这条大路给炸断,就等于割断了风水的喉舌,如刺在喉,风水全都败光了。

    走上南五坡,我问鸭子,在抗战之前,这儿是不是很富。鸭子一愣,问我:“你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说:“从风水上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忘了您可是位阴阳先生,怎么能看不出南五坡的风水。”鸭子说完这话,皱眉叹口气说:“北三坡就有位出名的阴阳先生,他也说这儿原本风水绝佳,可惜大路被断,风水就没了。当年南北两个村子,靠挖参和种果子,富的流油。因为深居大山里,没有遭受战乱,过的很舒服。自从大路被炸断之后,日子是急转直下,就再没兴旺过。”

    我们跟着叹口气,沈冰问:“为什么不请求政府修路呢?”

    鸭子苦笑说:“因为这条路太远,就算只修到黑须沟,也要七十多里,要在大山里开道,就为了两个村子,谁肯下这种代价?”

    顾小凝接口说:“政府倒是鼓励我们把村子搬出去,都搬到黑须沟,他们答应投资修建新农村住房。可是我们村子里的人,现在剩下的大多是一些老人,他们不想死后不能落叶归根。再说新农村住房,政府是贴补了一部分钱,可是剩余的钱对我们穷人来说,还是天文数字,买不起啊。”她的话语中充满了深深无奈。

    说着话,就爬到了村子口,眼前一片开阔的平地。在郁郁葱葱的树木花草环绕下,这村子虽然显得沧桑破旧了点,但看起来还是很美丽的。

    村子里有不少老人坐在街上聊天,顾小凝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,其中有个老太太站起来,一把拉住她的手,沉着脸说:“你爹快不行了,但回家先不要哭。人还在,回家该高兴点,图个吉利。等人没了再哭,啊!”

    顾小凝忍着眼泪点点头,然后捂着嘴唇一路小跑往前去了。鸭子带着我们俩,往前走了几十米,进了一户家门。院子挺大,种着几棵枣树,房子都是青砖砌成,从外表上看,已经有些年头了,恐怕是解放前村子富裕的时候修建的。房檐上长着几根草,显得特别沧桑和凄凉。

    鸭子带我们进了屋门,里面只有一个土炕,一个老年男人躺在左侧人事不知,一个老年妇女靠墙坐在右侧,顾小凝正扑在她怀里抹眼泪。另外有几个亲戚见有外人来了,都走出屋子给我们腾地方。

    顾小凝还有个弟弟,今年十八岁,在南方打工,一时还没有回来。她的父母都是由鸭子和一些亲戚帮忙照料。

    鸭子走过去拍了拍顾小凝的肩膀,小声说:“你忘了三姑***话了,别哭!”

    顾小凝赶紧擦干眼泪,跟一脸沉郁的母亲说:“妈,爹到底咋回事?”说着转头看向躺在旁边的老人。

    她母亲瞅了瞅我和沈冰两个陌生人,似乎以为我们是女儿的朋友,也没跟我们打招呼。叹口气说:“都是那个姓王的惹的祸。他如今一走了之,把我们家坑了。你看看那边墙上的字,你爹恐怕活不过今晚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听,都转头往那边墙上看去,西墙上有一排鲜红的大字:“找不回王子俊,顾老中三天内必死,三天后顾秦氏再死!”一看就是用鲜血写下的,触目惊心。我心说这跟神雕侠侣中李莫愁留字杀人这桥段差不多,不过不同的是,这血字是邪祟留下的。不然这帮杂碎可没李莫愁轻功高强,来无影去无踪,在墙上留个血字跟玩似的。

    顾小凝一看到血字,先是满脸的惊恐,随后又流下眼泪,扑在昏迷不醒的父亲身上,也不敢放声哭,就跟那儿小声抽泣。

    鸭子扯了扯她小声说:“不如让习先生给看看,他可是位阴阳先生。”

    顾小凝妈听到阴阳先生这四个字,转头冲我们看了一眼,摇摇头说:“昨天把北三坡石先生请过来看过了,他说是邪气扑体,已经把你叔身上阳气吸光,你叔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鸭子说:“一个师傅一个传授,习先生都来了,让他看看也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顾小凝妈点点头,就没再说什么。鸭子把顾小凝拉开,才要张嘴请我,我跟举手示意不用多说,就走到炕边,低头仔细查看老人家的脸色。一眼就看出他眉心黑气笼罩,眼窝都是黑的,深深塌陷下去。然后冲他身上被子努努嘴,鸭子很有眼色的把被子揭开。

    呵,一股热气腾腾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,草他二大爷的,挨着他们家人的面,又不能嫌不好闻。急忙闭住呼吸,这才舒服点。看了看老人手指甲,全都是黑的,我已经有点明白咋回事了。

    我抬头问顾小凝妈:“老爷子之前是不是胸口痛,还有脚趾甲也是黑的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下就愣住了,急忙说:“是。你咋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说:“老爷子还有救,幸亏昨晚上我们没住在黑须沟,不然老爷子今天这命可就悬了。”

    顾小凝高兴的一把抓住我的手说:“那太谢谢习先生了,你要是昨晚住黑须沟,我跟鸭子的命也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沈冰这时忽然咳嗽了两声,顾小凝才意识到失态,慌忙把手缩回去。我没敢回头看沈冰,但心里却发牢骚,人家这是发乎情止乎礼,就握个手,那不比外国见面就亲脸要好的多啊?这小手挺柔滑的,刚才手被她握住,心里居然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