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九百章 王子俊消息

第九百章 王子俊消息

    这女的听沈冰这么说,才发现自己一直没放手,急忙把手松开,又躺在地上继续喘气。过了很大一会儿功夫,她算是缓过劲来,起身找到自己衣服穿上,跟我们俩不住道谢。我和沈冰客气两句,盘坐在地上,问起她回家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叫顾小凝,很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穷,为了生计就被老爹送到乡里学二人转。自从十四岁登台开始,回家的时候很少。还是前几天演出路过黑须沟,才回家一趟,当时家里收留了一个模样风骚的女人,老爹说这说个人妖,他自称姓王叫王子俊,因为跟别人换了身子,后来被人追杀,就一路逃到这儿来了。

    我和沈冰听后,不禁喜出望外,果然是猴崽子,我们可算找到他的下落了!我心情感到一阵激动,眼泪差点没流出来。

    但听了后面的话,我们又被泼了一盆凉水,十分失望。

    顾小凝那天从家里走后,一直没回去,今天堂哥突然来大连找她,说因为那个人妖,家里遭遇灾祸,老妈摔断了摔断了双腿,老爹中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。那个人妖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,昨天半夜家里墙壁上,无缘无故出现了一排血字,要是在三天之内不把这个人妖找回家,就先让老爹死,再过三天让老妈也咽气。

    所以她堂哥鸭子才急匆匆的叫她回去,怕回的晚了,见不到老爹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王子俊都跑了,为毛还要赖着人顾家?这不诚心要杀人泄愤吗?不过我寻思着,她老爹应该清楚王子俊的藏身地点,不然对方怎么可能逼迫他们一家?这让我心里,又重新燃起了找到王子俊的希望。

    顾小凝说到这儿,转头看看四周,焦急的问我们:“见到鸭子了吗?”

    我跟沈冰对望一眼,见是见到了,跟她一样,都给死小孩脑袋整没了身子。忽然间我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,起身跟她们俩说:“鸭子可能还在原地,我们快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小凝因为受到邪气熏染,身子比较虚弱,沈冰搀着她,我在前面带路,回到了刚才那张死人皮跟前。揭起衣服一看,下面果然有个深坑,其实是个两米多深的洞。下面非常小,也就容得下一个人。鸭子光着身子,站在里面,眼睛紧闭着,不过还有呼吸。

    我把他拉出洞口,沈冰立刻转过身子不敢看。掐了一会儿这家伙人中,在经过凉风一吹,不多时就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看到顾小凝,顿时失声哭起来:“妹儿啊,我真怕你有啥好歹,这回去咋跟叔交代?”

    顾小凝也哭着说:“幸亏这位大哥救了咋俩,不然我真被那只妖精给吃了!”

    两人哭了一阵子,又开始谢我们,我说别那么客气了,咱们还是赶路要紧。顾小凝一听这个,匆忙擦干眼泪,急着就要爬上去。我见鸭子还光着身子呢,他那身衣服染满了腥臭的黑水,是不能再穿了。虽说他们堂兄妹没那么多忌讳,可是沈冰多尴尬啊。

    于是从我背包里拿出一身衣服,给他穿上,这才爬上那条小道。有他们俩在前面带路,比之前速度要快了不止一倍。但沈冰一路上还在不住嘀咕,怎么他们村子会距离出山的道路这么远。我其实也觉得纳闷,村子深居山内七八十里,这的确有点稀奇。

    鸭子跟我们说,原先啊南五坡有条宽敞的大路通到黑须沟,包括黑须沟到城里的路也不像现在这么坎坷难走。这村子因为是在清朝时期出过一位将军,耗费巨大财力在山腰上修了一条大路。可是在一九四五年,苏联出兵东三省,把日本击溃,很多日本兵被关门打狗,到处流窜,大多躲进深山。苏联出动轰炸机,曾经对这一带深山狂轰滥炸,道路桥梁全部炸毁,所以这山里的村子就变成了如今这模样,南五坡最倒霉,深居七十多里,都没一条正经路可走。

    由于这一带属于三不管地带,就像被世界遗忘的角落,无人问津,解放到现在,也没人修路。山里日子过的相当清苦,山上倒是能种果子,可是运不出来,村子里人只好认命,凭借老天爷给的那点收成度日。

    所以这里的人,能走出去的都走了,很多户孩子几岁都送到外面学手艺,像学二人转糊口的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对于贫穷落后的地方,我们也不是去过一次两次了,只能无语。

    走着路又说起山里的精怪邪祟,鸭子跟我们说,黄皮子这几年确实越来越少,很少听到有人被这种玩意祸害的事。但黄皮子都住在深山内,这几十年,从来没到这条道上出没过,也没发生过伤人的事件。正因为这个,他们兄妹才敢夜里赶路回家。像汽车上那位老人说的,并不是那回事,老人不过是道听途说,鸭子从小就走这条道去城里打工,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我摸着鼻子想了想,再加上鸭子说起黄皮子害人的特征,觉得今天差点把他们俩吃了的死玩意,不是黄皮子。在东北,黄皮子有很多传说,有的被传为大仙,像四大仙黄大仙、蛇仙、狐仙、地仙(刺猬),都可以成为保家仙。也有些地方被视为妖孽,经常吃人,尤其是小孩,睡觉前好好的,结果一觉醒过来,孩子不见了,找到深山沟里,就只能见到孩子的一对鞋和一堆尸骨。

    虽然这死小孩脑袋,很像是被祸害了小孩阴灵,但黄皮子绝不会拿小孩阴灵来做文章,它们要么直接附在你身上,要么直接把你咔嚓了,哪有功夫给你躲猫猫。

    那这是啥玩意啊,看着又不像鬼,倒是把我们难住了。

    鸭子又说,这段时间,听说有人在北三坡也就是南五坡对面,村子外遇到过死小孩的脑袋。好在这人很机灵,听说人尿能辟邪,就用尿涂在脑门上,才有惊无险的回到家。但当天晚上就高烧不退,满口说胡话。第二天一早,家人到村外找到了一张黑皮,就跟我们见到的那张死人脸皮差不多,拿回家按照老人说的办法,用火烧了,又是烧香又是请神,这人的病才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