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二十三卷第八百九十九章 人还活着

第二十三卷第八百九十九章 人还活着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点,我头可就大了,这种情形在茅山古籍中是没见过的,而老爸也从没跟我讲过。人身上长出一颗小鬼的脑袋,肉身就会消失,简直闻所未闻。鸭子跟那女的是死是活,也搞不清楚,让我都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沈冰又在我耳朵边嘀咕:“这情况跟鸭子一样,衣服里没人,你怎么还不动手?”

    我把食指竖在唇边,示意她不要讲话,要想弄明白这死玩意到底怎么回事,鸭子他们俩是否还活着,那就得从这颗小脑袋瓜上得到答案。如果再把这死玩意干倒,又变成一张黑脸皮和一滩黑水,线索就全没了。

    我们继续蹲在这儿盯着这颗小脑瓜,飘飘悠悠的往前过去了。它到了我们刚才所在位置转了个圈子,没有找到我们俩,又掉头回来,在山坡上横着往东慢慢飘走。等它走的远了,我才拉着沈冰起身,往前蹑手蹑脚的跟过去。

    哪知到前面不远处,它又转身回来,看样子是到处在找我们俩呢。于是赶紧藏在一棵大树后面,看着它从我们身边飘过,那距离顶多有一米,吓得我们捂住嘴巴,连口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我们又随着它往回走,到了之前那棵树下停住。小脑瓜跟机械人一样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没发现什么情况,衣服往下缓缓飘落,最终叠起来,平整的落在山坡上。小脑袋瓜这时突然消失,让我们俩转头四处来回张望,都不见这死玩意跑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从阴冷的气息还在身周弥漫这种情况来看,小脑袋瓜没走远,或许是隐身了,还在原地,这是跟我们俩躲猫猫,要把我们俩引出来。所以我也不敢动,并且按住沈冰,怕她忍不住冲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声呻吟,我心头一惊,似乎是那女的声音,她还活着!

    沈冰也听到了,用手捅捅我,我急忙把她小手攥住,另一只手已经准备好了铜钱。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你别动,我过去看看。”说着慢慢起身,往前如履薄冰般的走过去。到了跟前时,感觉一阵阵浓烈的寒意扑面而来,死玩意绝对还在这儿,并且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由于不敢开手电,只能看到那身叠好的衣服在脚边,除此之外黑乎乎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摸着鼻子心说,我们俩这整个玩暗战呢,死玩意隐身,哥们也用艾叶封堵生气,谁都看不到谁。不对,它能看到我,艾叶封堵生气,并不是隐身,后悔来时没煮点黑豆拿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这死玩意既然能看到我,怎么都没动静?按照这股煞气,就在脚前不足五十公分,距离很近的。想到这儿举起攥着铜钱的右手,又往前迈了一步。我勒个去的,冷不防前面是个坑,一脚踏空想手脚已经老不及,整个身子往前俯冲下去。

    但这个坑口有点小,却又非常深,一下子前面这条腿落下去,大腿根卡在坑口这儿,痛的我一咧嘴,差点没晕过去。大腿根啊,也就是裤裆……

    我忍着疼双手撑地才要拔腿,突然脚踝上一紧,被人用手给抓住了。我顿时吃了一惊,唯恐是邪祟,刚想往下踹一脚,不过觉得从这双手上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,那就不是邪祟,应该是人!

    急忙往上拔腿,因为下面带着一个人,一下没能出来,再使劲的时候,下面一股巨大的寒气扑到小腿上,冻的汗毛都根根竖起来。管你丫的是什么死玩意,一把铜钱往下撒出,就算布不了铜钱阵,这么多铜钱上的阳气,也够死玩意喝一壶。

    果然寒气顿消,我趁机猛力往后一仰身,再加上沈冰跑过来帮了一把,这条腿出了坑口,也把下面的人拉出半截身子。沈冰挺起铜钱剑轻叱一声,就要往这人头上招呼。我赶紧拉住她:“别,那是人!”

    沈冰“哦”了一声刚停下动作,隐约看到一股黑气从坑下冒出来,在黑暗中,依稀看到那颗小脑袋瓜就坐落在黑气之上。我这会儿再去掏符有点晚了,于是捏个法诀念了两句大金光咒,然后就去咬手指。

    这先念咒语,意在镇住邪祟,再咬手指完成血符。沈冰倒是机灵,念了一句咒语,铜钱剑冲着黑气刺到,她可是今非昔比,现在这造诣都比王子俊要高了。铜钱剑是正宗道家之物,咒语又相当规矩,黑气顿时哧溜一下顺着山坡往上逃走了。

    沈冰拔脚就追,我赶紧把她喊住:“别追了,先把这个人帮我拉出来。”虽然她现在有两下子,但毕竟火候还差太多,我不在跟前,她别让死玩意像整鸭子他们俩一样,把她再整没了。

    沈冰放弃了那条黑气跑回来,帮我把那人拉到地面上。这时打开手电,我们俩一愣,是那女的!

    她现在紧闭着双眼,一副紧咬牙关的模样,双手死死抓着我的右脚。现在都出来了,还是不肯放手,看样子是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打死都不会松开。

    “别怕,是我们!”沈冰蹲在她身边,轻轻在她肩头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女的身子猛地一阵颤抖,就像一只全身绷紧了的小动物,忽然受到野兽袭击似的,嘴里叫了一声,往后拼命缩身子。

    我跟沈冰摇摇手,让她别打动这女的,就让她抓着我的臭脚算了。反正是美女,哥们不计较。

    “大妹子,你冷静一下,我们是来救你的。”我轻声对这女的说。

    她听了这句话,才缓缓把眼皮睁开一条缝,当看清了是我们俩,彻底把眼皮往前睁开。脸上表情顿时放松下来,脑袋往旁边一歪,呼呼喘起粗气。

    “还不放手吗?”沈冰有点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由于这女的衣服被邪祟扒了,现在光着身子呢。不过穿着文胸和内裤,倒不是完全光着。尽管浑身泥土,却也遮盖不住她美妙的曲线,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,看着相当的迷人。

    我喉头忍不住滚动一下,心说急什么,她喜欢抓着就让她抓着好了,哥们又不赶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