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九十五章 无耻的爱心

第八百九十五章 无耻的爱心

    七爷八爷走了,我们俩是喜忧参半,太祖爷爷是有了个好下场,可是我们俩还继续被地府通缉。还有一个让我们头疼的事,就是魏子陵。太祖爷爷不能回来,那这孩子怎么办,我如何跟魏庆两口子交代啊?

    唉,反正骗他们两口子说孩子还要一年半载才能回去,还有的是时间。虽然有时间,可是我对之后的结果感到悲观。

    天亮我们收拾了东西,跟老妈告辞,她老人家是千叮咛万嘱咐,要我们一切小心。看着她老人家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,头发也有点花白,我心里就有点酸痛。这一段时间,老妈看上去又苍老了几岁。

    我强颜欢笑着,答应老妈绝不会有事,会尽快回来,跟哭的像泪人似的沈冰出门了。一边下楼,我一边教训沈冰,怎么每次出门都搞的像生离死别一样,眼泪就那么不值钱啊?

    “你瞎嚷什么,你不都眼睛红红的吗?”

    呃,我确实差点哭出来,那是强忍着难过把泪给逼回去的。

    说去东北找王子俊下落,可是都没目的地,到了火车站我们发愁了,第一站要先到哪儿?还是沈冰有主意,当然去她喜欢去的地方,大连!

    到了大连,我们都被这个美丽的城市给迷住了,全忘了是来干什么的。陪着沈冰参加了一个旅游团,玩了整整一天。很久没玩的这么开心了,尤其是从来没来过海边的旱鸭子,现在终于看到了大海,知道大海到底他妈有多大,一眼望不到边!

    我心情兴奋之下,于是对着大海即兴作诗一首:“大海啊……”这三个字发音感觉感情丰富,底蕴恢弘,让沈冰也满眼迷醉的靠在我肩膀上,静静的等待下一句。我得意的大声接着吟道:“真妈的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我被沈冰一脚踹下海了!

    这一天直晚到夜里九点,在海边吃了海鲜,才回到酒店。玩的时候是开心的,回来后确实身是酸痛,跑太多地方了。洗过澡往床上一板,跟挺尸似的,一觉睡到第二天大亮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沈冰又嚷着去看二人转,在电视看到的,没有现场那种欢乐气氛。二人转现在可是风靡全国,特别是北方人,都容易接受。我后半夜熬鬼牙的时候,就经常拿手机听二人转,嘿嘿,当然是听的荤段子,在半夜提神。

    我说咱们出来可是打听王子俊下落,不是来开心的。昨个已经浪费了一天时间,今天还要废掉,说不定就错过了营救猴崽子最佳时机。沈冰一扁嘴,说我好像是来找渣滓洞救革命同志呢,什么最佳时机,现在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找去,这不是找个人多地方,才会找到机会么?

    得,拗不过她,就跑到附近一个二人转剧场,买了花生瓜子,坐在里面一边吃一边看。要说民间埋没了太多人才,就说台上演出的几位,论嘴皮子和唱功,那绝对是一流的,闭上眼睛听,真是味道纯正,一点不逊于某快乐营的表演。

    我看给他们上春晚,只要找个好剧本,照样能火。

    要说这人哪,靠的就是机遇,没机遇你就算是不世出的天才,照样埋在沙滩上。爱迪生不是有句名言吗:天才,百分之一是灵感,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。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,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。可是并不是这么回事,你就算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灵感,那也不一定会成天才。

    天才全他妈是捧出来的!

    现在的二人转大多都是荤段子外加歌舞表演,真正的唱腔是没什么了。我们现在看着的是,台上一男一女站中间,念着搞笑的段子,两边有俩长发美女随着节奏感强烈的音乐跳着摇头舞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如俩美女吸引人了,穿的那个暴露,我都不好意思说了。反正两丛黑发摇来摇去,跟音乐配合的相当默契,舞姿美妙诱人,我发现男人目光全都集中在她们俩身上,只有女同胞们才聚精会神听段子。

    “流氓,眼珠看掉没?”沈冰轻轻拧了我手臂一下,扁嘴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立马一脸严肃的跟她说:“你没听人家段子里说,男人不坏女人不爱,男人不流氓,那就是不正常?其实我不但正常,还富有爱心的在观察她们身上的一些蛛丝马迹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,你也太无耻了,标榜自己是正常男人就算了,这跟爱心有什么联系啊?见过无耻的,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!”沈冰一边骂,一边冲我皱鼻子。

    我嗤之以鼻的说:“你没发现她们穿这么暴露,那不是为生活所迫吗?有多少人是为了兴趣穿成这样的?其他男人都是在看她们肉体,我是在寻找她们肉体上痛苦的痕迹,同情她们,可怜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服你了,打住,我们继续听二人转。”沈冰翻翻白眼,给我做个暂停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冲她皱皱鼻子说:“一看你这人就没爱心。”

    沈冰把瓜子往身后一放,抬头瞪着我说:“怎么,你还打算演出后,让爱心延续,给她们来个追踪报道不成?”

    我挠挠腮说:“你这提议不错,我刚才怎么没想到……诶,痛,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刚好这会儿那女演员正在说黄段子:“妹妹别嫌大哥胖,大哥做x有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沈冰这下也听不下去了,段子越来越露骨,于是拉起我就出了剧院。我们现在也没别的打算,就沿着马路牙子往前慢慢走。往前走了几分钟后,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奔跑声,这种“嘎达嘎达”诱人的脆响,最能勾起男人心里的某种欲望。

    我不由就回头了,沈冰是跟着我回头的。

    发现一个女人穿的相当暴露,后面跟着一个男人,一前一后的往前跑。我一愣,这不是表演摇头舞其中一个女演员吗?好像表演还没完,怎么就跑出来了?起初我以为是因为有色狼要对她不利,当他们跑到跟前才要上去大发爱心的时候,听到他们俩对话,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,原来他们认识。

    女的一边跑一边问:“到底因为啥事?”

    男的回答:“不就是前几天,你爹收留了一个人妖,现在惹祸了。你妈叫你赶紧回去,怕回晚了,见不到你爸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们俩从我们身边跑过去,就听女的又说:“你说的那个人妖自称姓王,本来是男人,被人……”说到这儿,他们俩跑远就听不到后面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我和沈冰同时一惊,对望一眼,这个人妖会不会是王子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