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二十三卷第八百九十四章 东北沃石

第二十三卷第八百九十四章 东北沃石

    这次决意去东北,沈冰是铁定要跟我去的,因为在地府挂号的是我们俩,没有老妈的事。我怕这一走,沈冰不在身边,她要是捅出什么篓子,鞭长莫及,救不了她。所以只能再重新启用死耗子当我们家保护神,再说这老小子自从小乌鸡精事件后,是诚心悔过,包括我们在赵庄那天,小妖精就曾过来要闯进家门,要捉赵晓生,还是它将小妖精给击退的。

    它要不说这事,我们还真不知道。念着老祖宗也对它极为信任,可见这老小子并不是个坏蛋。但我也不敢马虎,把小白旗留在家里,打开门户,任由尖头鬼他们自由出入,如果死耗子敢造反,就让尖头鬼用阴木火烧它丫的。

    因为我和沈冰是地府“钦犯”,所以身边人鬼都不能露面,这次在赵庄事情上,都没敢让他们出来帮忙。带不带他们没什么用处,反而留在家监视死耗子倒是更为妥当。

    去东北可不是三两天就能回来的,必须要告诉老妈。我就坦诚跟她老人家交代,这次要去东北找王子俊的下落,他的事也是老妈经常念叨的,我们俩从小光着屁股长大,老妈都拿他当亲儿子看待,他现在就留下一具空壳肉体,怎么能不让老妈着急。我一说打听到了王子俊下落,很有可能在东北,老妈就啥话都没说,点头同意我们去东北。

    依着沈冰好动的性格,马上就要买火车票。我说等等吧,今儿已经是七月二十九,后天就是八月初一,老祖宗让死耗子传话,下月初一跟我见个面的,还是见过他老人家再走。反正王子俊都失踪这么长时间,何必急在一时?再说七爷八爷也让我们初一跟他他们见面,就多等两天了。

    到了初一凌晨零点后,正打算要把老祖宗牌位摆上,请他老人家出来时,就听到厨房窗口上响起一阵笃笃声,我和沈冰一齐转头,发现是龚翠若干妈来了。

    龚翠若下地府后,老太太曾经过来跟我们道过谢,不知今晚又来找我们什么事。我们俩跑到厨房,把窗子打开一条缝,小声问老太太找我们干吗。

    老太太冲我们俩挤眉弄眼,一张干瘪满是皱纹的老脸上,充满了紧张神色,她用手指了指她身后,好像后头跟着一只凶煞恶鬼。

    我们俩抬头往她后头一看,原来是七爷八爷,难怪老太太这么紧张。我们才要开口的时候,七爷八爷倒是先问了一句:“是你们俩?”

    他们哥俩也挺谨慎,不敢把习风和沈冰两个名字叫出来,以免被夜游听到打小报告。我跟沈冰点点头,心情一阵激动,有一种被狼群抛弃了多年,现在又终于找到组织的感觉,无语凝咽。

    七爷跟我们笑了笑一甩头:“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八爷跟老太太说:“龚翠若的事我们已经给她安排好了,八月十五投胎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欢天喜地的道谢几句,然后看我们一眼掉头隐没。

    我指指客厅说:“我正要请老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今天有事不能来了。”八爷黑着脸甩下这句话,跟七爷飘往公园。

    哦,老祖宗不来了,放我们鸽子都不通知一声,要不是见到七爷八爷,我还不得请他老人家一夜啊?

    我和沈冰悄悄开门下楼,月末月初夜晚没月光,公园内一片漆黑。隐隐看到七爷八爷两条黑影坐在那两只石凳上。我打开阴阳眼,四周瞅了瞅,唯恐附近会有夜游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夜游今晚都被叫去开会了。”七爷笑道。

    我心下松口气,原来地府也开会啊,这跟阳间接轨,好的没学到,坏的全学会了。

    “七爷……”我刚开口,七爷就打断我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我们哥俩也是为这事来的。”七爷语气挺轻松,看样子太祖爷爷这件事现在并不严重。只听他接着说:“你老祖宗跟崔判官斡旋几日,上头口风有松动,终于同意把你老祖宗发配到东北沃石,让你们俩去地府报道,永为杂役,不得投胎,不得出地府半步。”

    我和沈冰对望一眼,老祖宗被发配到东北沃石,虽然不知道这是啥地方,但总之不是地狱和聻境,那我们就放心了。至于我们俩,去地府当杂役,无非跟老催一样,洗洗马桶什么的,只要我们俩在一块,吃点苦倒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沈冰跟我笑了笑,觉得这结果让她挺满意。我就问七爷:“东北沃石是啥地方,我咋从来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七爷说:“地府在很久之前,共有十殿阎王,每一殿掌管一方地狱,像东北沃石,乃是第五殿阎罗王掌管大海之底沃石下大地狱,并有十六诛心小地狱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俩一听,怎么回事,转来转去,太祖爷爷还没跑得了地狱之灾。什么大地狱小地狱,还不都是折磨鬼的黑监狱吗?草他二大爷的,这也叫口风松动?那要是严办的话,莫非是送进聻境里去?

    七爷见我张口欲言,就跟我挥挥手,示意听他说完。就听他接着说道:“这自古有一山不容二虎之说,十殿阎王谁管谁的,可是地府总得只能一个说了算。所以这后来……咳咳,后来就剩下了行政长官一个阎罗王,从那时起,废除了其他九殿地狱,那些沃石也都变成了废墟,跟枉死城差不多,但比枉死城还要荒凉。很多被行政长官网开一面不入地狱的鬼魂,都被发配到那儿,用不得投胎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完,我们才放心,不过就是个不毛之地。只要不是遭受地狱之苦,那就没什么好担心了。凭着太祖爷爷的本事,到哪儿都能过的舒坦。我看着七爷,想起刚才他说到十殿阎王只剩下一个的时候,咳嗽两声没细说,估计是行政长官把其他九个灭了,掌控了整个地府大权。想想他也不容易,斗倒了其他九殿阎王,怎么会容许鬼王造反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心头一动,鬼王造反,会不会跟这被灭的九殿阎王有关啊?草他二大爷的,这可不是我们该管的事,还是少想为妙。

    七爷说完这个,见我们没什么意见了,又叹口气说:“要你们充当地府杂役,可不比催处长那活计,是真正的鬼奴,经常遭到毒打的。有些鬼奴经受不住摧残,都魂飞魄散了。所以,崔判官和你老祖宗还在跟行政长官求情。”

    我们俩一怔,敢情我们下地府连洗马桶这差事都不配干,听这意思,是比旧社会当奴隶还要惨。我勒个去的,那就不去了。

    七爷八爷最后吩咐,让我们继续躲藏下去,直到行政长官饶我们不死。他们临走前说,这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,要有个长期打算。虽然我太祖爷爷被发配到东北沃石,但我们俩还是地府头号犯人,这段时间最好也不要跟他们和老祖宗联系。到时有了消息,老祖宗会托镜子神给传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