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九十三章 王子俊下落

第八百九十三章 王子俊下落

    这种结果让我们苦笑不已,你下手就该来个绝的,把人杀死。可是弄个死不死活不活,让我们怎么收拾烂摊子啊?龚翠若这丫头也真够毒的,把陈敬波命根子活生生的给扯掉,做太监对男人来说,生不如死。想到这儿,我忍不住摸了摸裤裆,心说女人狠起心来,那简直就是魔鬼,以后看来我要小心点,千万别因为类似于这样的事让沈冰把我弄成太监。

    龚潮看出我们为难,毕竟这是他女儿的杰作,就跟你我们说,他一个外甥是医生,把这小子送那儿应该能治好。我心说怎么善后,他自个看着办吧,我和沈冰不想再趟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龚潮用大麻袋把这小子装进去弄走了,后来听说,这小子送到医生那儿止血醒过来。因为受到巨大刺激,变成了白痴。后来伤都没养好,就活了七八天,死在自己老家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多钟,我们回到了家里,老妈这次倒是出奇的没有埋怨我们,就问我们出去干嘛了。我这才把这件源源本本的说出来,老妈叹口气,说我们应该早点跟她说,她又不是个不明白事理的人,怎么会拦着我们不去帮赵成实一家呢。

    呃,看来我们之前是没想那么多,其实老妈这个人是个地道的热心肠,要是早告诉她这事,就算我们不去,她也会赶着我们去的。

    大嫂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才恢复过来,晓生也很懂事的在床前照料老妈。他们出院后,我和沈冰把他们母子送回赵庄,临走时,偷偷给他们留下了一万块钱。

    至于大嫂身上恶咒,赵成实在给我们专程道谢时商量出了一个办法。在他们家布下一个“三清解困局”,慢慢以三清仙气,化解大嫂身上戾气。一年之后,应该就会没事了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局,赵成实跟我们说,七爷八爷专程来拘他的魂,要他十分钟后到城隍庙报道。我忽然想起一件奇怪的事,问他:“我们是做过换形术的,你怎么当时能认出我们?”

    赵成实嘿嘿一笑说:“我在遗像里,亲眼看到你用铜钱阵,一看就知道你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汗,原来是铜钱阵泄了底。我又问他跟张云峰同流合污后,知不知道王子俊魂魄的下落?赵成实皱眉说,王子俊的魂魄起初还真知道在什么地方,张云峰要说还有点良心,把他掉进一个小姐身上,并没让他变成一个死魄。后来被顾老板带回死亡谷后,听顾老板一次打电话说,这个小姐身上带着一样很值钱的宝贝,务必把她拿下。

    我一听心头就是一跳,草他二大爷的,不会被小妖精这帮人给弄走了吧?

    赵成实说完这个后,就急着跟我们道别,他现在可万万不敢得罪七爷八爷。他现在得知了妻儿平安后,就死心塌地的打算去投胎了,可不想因为迟到给取消了名额。临走时,这杂碎跟我们磕了几个头,算是为以前的事谢罪,还为我们不计前嫌救了他的妻儿道谢。

    他走后,我摸着鼻子寻思半天,王子俊的下落是一定要找的,问题是赵成实没说他在什么地方,而也不知道顾老板那句务必拿下啥意思。是把人劫走,还是直接干掉?要想弄清楚这个谜团,估计要跑一趟东北了。不管王子俊在不在东北,总得找到小妖精这伙儿人,才能获知王子俊的下落。

    还有我对这只老粽子相当感兴趣,为毛这伙人对一个老太监尸体这么在意,难道他们门下都是太监?也说不定,顾老板不是没那话话吗,姓陆的裤裆也是空的,越想越让我心痒难搔,想弄明白其中奥秘。

    想起老粽子,让我又想起一件事。当时没顾上问沈冰,后来也就忘了,就问她那天跟鸡爪疯一样乱拍一气,怎么就把雷老万给拍住了,手上是不是拿着什么东四?

    沈冰一瞪眼,见老妈不再跟前,没好气的骂道:“你才鸡爪疯,你还疯牛病!”

    呃,她又多给我整出一项疯病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疯牛病,外加癫痫羊羔疯,行了吧?你就说你当时手上拿了什么玩意?”我急忙认错,不然把她逼急了,声音一大,把老妈引过来,我们又要说玩脸上画王八的游戏了。

    “拿了这玩意。”沈冰得意洋洋的举起右手,手上啥都没有,涮我呢?

    “拿空气了?你真了不起,都会玩转空气,成气神了。高,实在是高!”

    我有心拍两句马屁,哄她开心,谁知马屁拍在马腿上,让她一扁嘴骂道:“你两只眼睛留着出气的吗,没看我手腕上戴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定睛一看,她手腕上戴着一只手镯。这手镯我认识,是在北邙山时,张雪寒母亲送给我们的那只红玉镯子。当时没派上什么用场,一直都由沈冰收藏起来,我都把这件东西给忘了。没想到这丫头还带在身上,这玩意居然能降服惊煞鬼,当时真没看出来有这等用处。

    看着玉镯上散发出淡淡的红晕,眼神不由为之牵引,心头毫无来由的就是一阵战栗。这绝不是一件良品,急忙抓住她的小手说:“快摘下来,用黄符包好。我感觉这玩意跟魅宝差不多,戴久了会被控制神智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邪乎吗?”沈冰撇撇嘴,但还是听话的把镯子摘下,拿出一张符包起来。

    我左右看看,见老妈在厨房,于是小声跟她说:“你想不想去东北玩玩?”

    “想啊,我最喜欢大连了,可惜一次都没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,我就带你去大连逛逛。”我坏笑着把脸伸过去。

    沈冰转转眼珠,这丫头其实并不是真傻,有时鬼精鬼精的,转头叫道:“妈,土包子又要跟我玩脸上画王八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老妈应声,我就狠狠瞪她一眼,迅速遁走。我钻厕所把死耗子叫出来,哥们没地方撒气,总得找个出气包过过瘾。

    “哈欠,找我老人家有什吗事?”死耗子捂着嘴吧打个哈欠问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禽兽,又跟爷自称老人家,找死不是?”我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对,对,你老人家找我这个禽兽什吗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出去几天,你帮忙把家看好,要是回来发现少了什么,我就让尖头鬼把你全身毛给烧光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