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九十六章 追查人妖

第八百九十六章 追查人妖

    虽然说这事不可能那么巧,但无巧不成书的事是太多了。巧到我们总遇到鬼,最后总被我们消灭,又有啥理由不相信巧合呢?

    沈冰跟我是同样的心思,我们俩同时往前一甩头,就快步跟上去了。那女的因为鞋跟太高,最起码有十二厘米,听着声音挺急促,可实际并不快,步子太小,大了会崴脚的。所以我们也没怎么费力就追到了后面,这会儿他们俩不说话了,只顾往前跑。

    开始我以为他们家就在附近,没想到他们是往去火车站那趟公交车站牌跑去的,我和沈冰跟着挤上去,一路就到了火车站才下车。偷偷听他们商量,要坐到宁城再倒汽车去什么北庙乡。靠,那是辽宁和内蒙交界处,有六七百多公里呢,我们要是现在跟着上车,恐怕两天都回不来,行李都在酒店内怎么办?

    好在他们买的这趟车票,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车,我让沈冰在这里盯着,我飞快跑出火车站,打车回酒店把房退了,拿着行李赶回来。刚好沈冰也买好了车票,这趟车十几分钟后就要开车了。

    我们运气还不错,买的票跟他们是同一个车厢,中间就隔了几排座位。坐下后,只要伸长脖子往前就能看到他们俩。现在女的也穿上了一件衣裳,不像演时出那么暴露,否则肯定要喷出一大片鼻血!

    这趟车也不是动车,足足开了七个多小时才到站。下车已经是下午六点多,然后跟着他们又坐上大巴进山了。这一进山,我们可就傻眼了,这儿的干燥气候要比我们那儿可厉害的多,随着车轮转动,扬起的黄土尘沙,不能说遮天蔽日,尘烟滚滚总是有的。山上植被倒是茂盛,就是被遮盖了一层黄土。看上去总觉得喉咙里哽咽了啥玩意。

    听车上一位喜欢说话的老人说,这是辽宁与内蒙交界的地方,出了这片大山,再过一条老河沟,就是内蒙大草原了。由于是三不管地带,交通又十分的不方便,所以附近一带山区比较贫穷。这条土路那还是多少年走出来的,崎岖难行,只能走到黑须沟,前面就没路了,而距离黑须沟一带的山村有的最远的有七十多里山路,都要靠步行。

    而这儿距黑须沟也就三十多公里,那要走两个小时,可见这山路又多难走。我们在火车站听到那一男一女提起他们家好像叫南五坡,我们就小声问这老人此地距离黑须沟远不远。

    老人一听就睁大了那双浑浊的眼睛,跟我们说:“小伙子,南五坡就是我说的距离黑须沟最远的村子,有七十多里呢。你们不该今天进山,在城里住一夜,明早坐车,从黑须沟到南五坡,步行少说也要走七八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我们不由翘了辫子,我勒个去的,敢情人家是急着回家连夜赶路,把我们给坑了。到黑须沟差不多就九点,然后再步行七八个小时,就天亮了。

    老人说话声音大了点,那女演员和那个男的听到,坐在斜对面奇异的看着我们俩。这一车人,除了她跟我们俩穿的比较时髦外,大都是比较富有山里人打扮那种特色,一看就不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我和沈冰被他们看的有点心虚,急忙转过头看着窗外。这是那个女的跟男的小声说:“鸭子,我咋看他们这么眼熟呢?”她尽管声音压的很低,但我们毕竟距离太近,从声音中猜也猜出是什么话。

    那个叫鸭子的男人说:“似乎在火车站见过,可能是跟南五坡有亲戚吧。”他倒是说话挺大声,不怕我们听到,然后又大声问我们:“哥们,你们也是去南五坡的?”

    我转回头看看他,笑道:“是啊,你们也去南五坡?”假装不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家就是南五坡的,你去南五坡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斜目瞅了瞅一脸好奇的女演员,笑道:“我有个兄弟前几天给我捎信,说去了南五坡,因为身上没钱了回不来,所以我们就专程来接他的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说,鸭子感兴趣的问:“前几天南五坡可没外人来过,你那个兄弟是不是骗你的?”

    我和沈冰对望一眼,心说难道我们听错了,他们说的那个姓王的人妖不是在南五坡?要真是这样,我们可就倒足大霉,为了一句话巴巴的跑东北大山里,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找罪受吗。

    “我那个兄弟王子俊可是个厚道人,他不可能跟我说谎。老哥你就没经过这个人?”我盯着鸭子问。

    鸭子和那女的顿时脸上变色,我看得真真切切,的确是脸色跟刚才大不一样。鸭子转头跟女的相互对看一眼后,摇摇头说:“没见过。南五坡对面还有个北三坡,你是不是听错了?”

    看他这意思,是不想让我们去南五坡,而从他们表情上看,那个人妖在很有可能就是王子俊。不然,他们不会听到这个名字脸上变色。但他们似乎也不是坏人,因为收留这个人妖,横祸降临。我心里一直隐隐感觉到,这女的家里遭遇灾祸的事,与小妖精这种邪教有关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说:“这南和北,五和三,差别这么大,怎么会听错。反正都来了,就去看看,如果他不在我们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鸭子和那女的又对望一眼,然后就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那个老人挺爱说话,一路上跟我们说个不停,在颠簸的路途上,倒也不寂寞。眼见天色逐渐暗下来,外面扬起的尘沙,都变成了黑色,跟漫天鬼气一样,看着有点瘆人。老人跟我们说,这趟车上的人,大部分都是距离黑须沟三五里路,一般九点以后,就不在山里走夜路了。他看我们我们俩是外地来的,就跟我们提个醒,这山里有精怪。

    沈冰感兴趣的问都有什么精怪,我们可是见过鬼狐,杀死过狼妖的,还能有啥精怪比狼妖厉害?

    老人说,东北大山里,最出名的精怪就是黄皮子,其实就是黄鼠狼。因为在大山深处吸取了灵气,久而成精,专门祸害人。有很多小孩在半夜被偷走,第二天早上会发现小孩只剩下一堆骨头了。

    不过最近几年,黄皮子不知道怎么越来越少,可是半夜走山路,还是容易出事。前两天,就有个小媳妇跟丈夫吵了架,一气之下半夜回娘家,第二天有人发现了她的一只鞋,人却失踪了,连点骨渣都没找到。所以,住在距离黑须沟远的对方,都不敢这时辰往回赶。老人还说,黑须沟专门有个为远路人提供的客店,劝我们就在那儿住一夜明儿早再去南五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