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九十一章 鬼点灯

第八百九十一章 鬼点灯

    鬼点灯不是鬼吹灯,跟鬼点香是一个部门的。鬼点香和鬼点灯,是我们北方的一种民间鬼神传说。当时民间有这么一句民谚“人靠粮,鬼靠香,人不吃粮人已亡,鬼无供奉自点香。”意思是人在阳间靠粮食生存,而鬼靠的是香火供奉。如果人不吃粮说明是死了,而鬼没有香火供奉,就会回家自己点香来提醒亲人。

    还有句民谚是“鬼点灯,吹阴风,千里黄泉一路明。”这意思是人死做鬼后,点上一盏鬼灯,将黄泉路照亮,顺利进地府。但编出这句民谚的人,肯定不知道黄泉路是啥样,哪有什么千里之遥,要说九幽大街那绝对有过千里,黄泉路充其量也就几里路而已。再说做鬼还需要什么灯光,那简直是脱裤子放屁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句民谚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根据,这鬼点灯确实存在。不是黄泉路,而是在下地狱的道上,点的一盏灯,那就叫鬼点灯。因为地狱是最黑暗的地方,鬼都不能见物,所以必须点灯才能找到路。而鬼点灯既能进地狱,亦能回头看到来时路。

    这么说,大家伙应该明白什么意思了吧?

    赵诚实这么一说,我立马就醒悟过来,虽然小白旗没带在身上,但眼前有两只现成的鬼魂,一只头上点一盏鬼灯,就能把这条冥途照亮。

    可是鬼点灯并不是说在鬼头上点上一只油灯那么简单,那是让鬼自己头上点灯,燃烧的是鬼身上的油脂,说起来也是特别残忍的一件事。如果顺利,我们能在短时内走出人间冥途的话,他们受的伤害或许会小一点,要是耗时太长,会把他们熬个油尽灯枯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赵诚实现在是为了让我接下来继续救他老婆和儿子,那是拼了这条老鬼命,点上一盏鬼灯是在所不惜。龚翠若初时听到时燃烧自己身上的油,有点犹豫,但毕竟也为了自己父亲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龚翠若按照赵诚实教的办法,双手在脑袋上不住揉搓,嘴里念念有词,不过片刻,头上就呼地冒出一团鬼火,点着鬼灯了。眼前顿时一阵明亮,四周黑暗逐渐被剥开,清晰看到一条宽约丈余的灰土道,往前笔直伸展。道两边黑乎乎的看不到边际,我猜那是深不可及的深渊。真是如我所说,一失足那就千古了,你恨都不来不及。

    赵诚实转回身,指着来时路说:“应该往回走,才能走出冥途。如果往前的话,可能永无尽头。”说着咬紧牙关,一副硬挺的神色,看来鬼点灯的确不是什么好滋味。

    龚翠若更显吃力,一脸的痛苦,眼珠在眼眶内不住打转。龚潮心疼的看着女儿,拍拍她的肩膀,催着我们说:“快走快走,别耽误工夫。”

    我们于是顺着这条宽敞的灰土路往回走,一边走我一边问赵诚实:“顾老板和小妖精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赵诚实叹口气说:“说实话,我也始终没搞清楚。要说知道他们底细的,恐怕只有你老爸才知道。因为他生前,跟顾老板关系非同一般,这保护沈冰的事,就是你老爸委托顾老板做的。”

    沈冰“哦”了一声说:“那保护我的人,应该不是坏人啊。”

    赵诚实摇摇头说:“我赵诚实从小到大,在别人眼里,那就是个好人。人不可貌相,也不可以表象论人品。像顾老板这种人,那是大奸似忠,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跟我一样,会隐忍多年,表面上是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皱眉说:“那他们是不是东北萨满分支?”

    “看似跟萨满有关系,但据我察查,他们应该是跟道教关系密切。我一直猜测,他们这一支神秘的邪派,是源自阴山鬼城。跟当年五鬼系和百灵派出自一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赵诚实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接着说道:“我要是知道他们这么难惹,当年也就不去劫这只老粽子了。我为这事,用‘冻土阵’把老粽子严严实实藏在地下,让对方查不到它的下落。为此,我也故意过着清苦的日子,不泄露一点锋芒。”

    冻土阵我听说过,也是邪派的法术,因为地气蒸发,会泄露地面下是否埋藏了尸骨,明眼风水师,一眼就能查探到。而把封土冻结,地气也就不会冒升,这样无论风水师眼力再高,都看不出这下面有否尸骨。而要把下面老粽子弄出来,挖是不可行的,因为冻土把尸骨冻的太久,硬取会发生尸变,只有灌阴风让老粽子复苏自己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赵诚实又叹口气,接着往下说:“但顾老板还是因为在尚城镇那次救你,跟我较上劲,查出了我的真实身份,并且发现了我床下埋阴尸的秘密。在死亡谷虽然我们两败俱伤,可是顾老板却跟死亡谷有说不清的瓜葛,竟然被地狱之花吞噬后脱身。我死在沧水潭后,魂魄好不容易逃到死亡谷口,却被顾老板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他带着我一路回到省城边,再也支撑不住死在田地内,就在他尸体运到警局停尸房当天晚上,他的同伴来了,就是一个黑衣人和这个小妖精。他们把尸体焚化,把我带回省城。他们已经从顾老板稍走的口信得知我藏着那只老粽子,当时对我威逼利诱,我为了妻儿,就实话实说,告诉了他们。谁知,他们就是一帮禽兽,非但没有兑现当时对我的许诺,反而恶毒的害我全家,让我赵家从此断子绝孙,做鬼也不能安宁!”

    沈冰哼了一声骂道:“活该,你是咎由自取,大嫂嫁给你跟着倒霉,那真是可怜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赵诚实现在是不敢跟我们有丝毫顶撞。

    这时龚潮指着前面提醒我们:“你们看,前面好像有房屋。”

    我们同时顺着他的手指往前看,果然影影绰绰,一座座房屋坐落在灰蒙蒙的天空下。赵诚实一皱眉,似乎看不出是什么地方。我是心知肚明,笑道:“快走出冥途了。”

    沈冰也满脸喜色的说:“那是地府,原来在人间冥途里,还能看到九幽大街,真是太奇妙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,那是地府?”龚潮、赵诚实还有龚翠若,三个不约而同叫道。

    龚翠若此刻也顾不上痛苦了,满心欢喜的看着那些房屋的影子,这地方是她梦寐以求的去处。因为骨灰被扣,一直未能如愿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着赵诚实问:“若若剩下的脚骨灰,你都藏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三份藏在绞龙局青砖下,祭了咒符,以防别人找到。出去之后,只须挖出青砖,在骨灰坛上浇一些清水,就能平安取出来。”赵诚实慌忙招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