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九十章 自断脖颈

第八百九十章 自断脖颈

    “你这个卑鄙阴险的小人,你居然把我……呃……”小妖精在黑暗里恨恨的说着,然后又呻吟了一声。由于她的声音比较滑腻,呻吟声听起来似乎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沈冰愕然问我:“你把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把她捏坏了。”我不假思索的说。

    “啊,你居然捏她?难怪她骂你流氓……”沈冰越说越气。

    我勒个去的,这就是没把话说清楚的后果,最容易让人浮想联翩,产生误会了。我急忙把手中的东西塞到她手里,跟她说:“捏的是这玩意,你别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沈冰“哦”了一声恍然大悟说:“原来这么捏她,她就爽歪歪了。”

    汗,我们俩这对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,好像我还是对小妖精怎么了。其实我是把那件玉石饰品捏成了两片,才出现了这种情形。玉石饰品中似乎跟小妖精身体息息相通,这可能是邪教控制教徒的一种手段,通过这种信物在他们身上种下邪法,如果敢于叛教,利用这块玉石饰品就能轻松要了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跟她说:“什么爽歪歪,那叫欲仙欲死……”这事说不清了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“管她怎么爽,现在是不是破了人间冥途了?”

    沈冰这句话刚说完,就听小妖精忍住痛苦说道:“休想!人间冥途一旦施出,除非施术人收功,否则在三天之内不会自解。三天,哼,三个时辰足以要了你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小妖精呼呼粗喘声,逐渐低弱,我心头突的一跳,小娘们要逃跑,草他二大爷的,你才休想呢。我从沈冰手里夺过那两片玉石,手指上用力,“喀吧喀吧”顿时碎成了数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立刻小妖精又拉长了声音惨叫一声,就听前面不远处响起咕咚倒地声。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这玩意就像机器人遥控器,无论你是变形金刚还是机器猫,我这一捏,你乖乖变破铜烂铁。

    “你撤了人间冥途,我就放你一条生路,要不然大家一拍两散,我把玉石搓成渣。”我盯着前面黑暗中说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。因为你已经我们已经损折了一个人手,现在又被你破坏了大事,我就算活着回去,也不会保住这条命。咱们就同归于尽吧!”小妖精说完后,就听前面响起“喀喇”一声响,似乎是骨肉折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难道她自裁了吗?

    刚要开口,只听小妖精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说:“我……扭断了……自……己的脖子……你满意了……吧……”说到这儿,便再没了任何声息,等了一阵子,也听不到一点动静,她可能是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我不由感到心惊肉跳,自己扭断自己的脖子,那要多大勇气,并且脖子都断了,居然还能说出话,太凶悍了。这种死法鬼魂肯定会特别凶猛,恐怕世上又多了一只厉鬼。这时沈冰伸过小手握住我的手,察觉她手心里滑腻腻的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这他二大爷的邪教到底什么样的组织,弄出这种凶狠残忍的暴徒,同伴死后被焚尸,自己在穷途末路时竟然扭断自己的脖子。我伸手摸了摸后颈,哥们可真没这种勇气。

    果然小妖精说的不错,她人死后人间冥途却不消失,看来除非我们自己走出去,就别指望施术者撤回法术。她都死了,还撤个毛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兄弟,我们是不是真的出不去了?”龚潮这会儿颤声问。

    我心说出不去的可能性比较大,但这话却不能跟他们说,当下笑道:“怎么可能,你和若若跟紧了我们。人间冥途因为是一条笔直的道路,千万不能走岔,一失足那就永远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大兄弟,我们一定会跟着你的。”龚潮都带哭腔。

    雷老万魂魄还在里面,我又嘱咐他们千万小心,遇到什么情况,立刻就叫出来,我好有个照应。我催动法诀,让铜钱阵在前面开道,我们跟在后面,慢慢往前走。虽然人间冥途借用的空间只不过是一间不足三十平米的屋子,但由于这是一种幻境,我们可能永远都走不到尽头,跟在梦境中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阴风阵阵拂体吹过,耳边又隐隐响起了鬼哭狼嚎之声。宛如是来自地狱中的鬼叫,又仿佛是聻境中的惨呼。听的我们是阵阵心惊,每走一步,又怕走歪了路线,跟趟地雷似的特别紧张。这短短几分钟内,好像经历了几个小时一般,惊心动魄,一颗心一直悬在嗓子眼。

    铜钱阵忽地在前面闪起黄光,我心头打个突,估计是遇到雷老万了。刚要念咒催法阵,就听赵成实在前面叫道:“是我,赵成实!快收了铜钱阵,不然我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二大爷的,你没了跟你老子有毛关系?这杂碎一直没露面,以为他逃走了,原来还躲在屋子里。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毕竟没想杀死他,于是收了铜钱阵,就见前面闪起两团绿光,在黑暗中显得特别阴森诡异。

    那是赵成实两只鬼眼珠,这玩意生前身具邪法修为,死后鬼术要比龚翠若强了不止几倍。一般鬼魂眼睛冒绿光,没真么旺盛,他居然能搞的像两只电灯泡。

    我们循着绿光走到跟前,见这杂碎半趴在地上,吐着舌头呼哧呼哧的喘粗气。刚才可能被铜钱阵追的满地找牙,魂魄差点没被打散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哪儿躲着?是不是想打我们什么主意?”沈冰瞪眼问,她的眼睛瞪圆了,比赵成实那对小眼珠要大的多,被绿光一映,我勒个去,也跟鬼眼珠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赵成实急忙说:“不是不是,刚才龚潮来了,我没脸见他,所以才躲起来的。刚才又撞上雷老万魂魄,我把他收拾了这就是来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赵成实,亏我把你当朋友,你他娘的害我女儿……”龚潮咬牙切齿的骂起来。

    沈冰一挥手道:“别吵,等出去后你再好好骂他。”她又瞪着赵成实问:“你是跑不出去了,这才来找我们的?”

    赵成实摇摇头:“不是,我是来告诉你们,人间冥途的一种捷径怎么走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这话心里一喜,这杂碎可是熟谙邪法中的道道,其中也不乏有窍门。于是问他:“捷径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鬼点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