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八十九章 五黑断路

第八百八十九章 五黑断路

    沈冰是在糯米水里浸泡过的,而这种东西比较粘稠,刺进衣服纤维中,雨水是不易冲刷掉的。这一抡双腿扫在雷老万身上,顿时让这死玩意“嗬”地闷叫一声,往后跳开了。这情形就跟猛虎遇到黔驴一个模样,雷老万嗅到沈冰身上有糯米气味,吓得往后躲开,其实不知道,那不过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糯米水渍,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不过天生万物生克之道,那是不可改变的。僵尸这种没脑子的东西,遇到克星尚还知道趋避,何况有魂魄的惊煞鬼。

    我只抡了一下,谨遵穷寇莫追的规则,这只不过是把死玩意吓退,要是再抡几下,就成黔驴技穷,被死玩意识破再玩就不灵了。

    沈冰本来还在生气,见自己居然扫退了惊煞鬼,感到挺新鲜:“土包子,你说我现在是不是道法修为比你还高,惊煞鬼都被我踢跑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看样子有点像,再接再厉,你一定会成为一头母驴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,你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,你还公驴呢?”

    呃,我们成公驴配母驴了。

    “啊,他又来了,我再扫她一腿。”

    我刚沈冰放地下,雷老万又蹦过来,沈冰还以为自己修为真的挺高,飞起一腿就踢过去。于是悲剧发生了,雷老万这次硬生生的挨了一脚后,发现自己没事,双臂一挥,就把她拍飞,摔到雷老万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土包子,这次怎么不灵了?哎呦,我好像岔气了……”沈冰趴在那儿痛的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吐吐舌头没敢回答,谁让你逞强。这时雷老万已经冲我伸出了爪子,速度奇快,我也只有躲闪的份儿,根本没有还手机会。再说现在身上东西都玩光了,还个毛手。

    弯腰躲开这一抓后,脑子里灵光闪现,又想起了雕刻小妖精头像的玉石,不知道这玩意是不是有驱邪镇尸的功效。于是拿出来在举在面前,雷老万顿时身子就僵住了,果然管用!

    趁他僵住的一霎那,伸出指诀点在他的胸口气海穴上,然后脚下来个扫堂腿,让这死玩意往后咕咚摔倒。悲剧再次发生,我都不敢看了,雷老万居然倒在了沈冰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沈冰痛的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小妖精“哼哼”连哼两声,大声念道:“四时八节,因旺化生。神不内养,外作邪精。破!”

    雷老万猛地一瞪眼珠子,特别瘆人,“嗬嗬”连叫两声,就要起身。我往前窜上一步,也顾不上沈冰垫底,抡起这块玉石饰品就拍向这死玩意脑门。哪知他竟然不怕了,挥手挡开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呃,这死玩意的手跟铁钳一样,差点没把哥们这跟臂骨打断。

    雷老万一用力,压的沈冰再痛叫一声,她不知道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玩意,翻手糊在雷老万头顶上。“嗤”地一股黑气从他头上狂泻而出,那是把他魂魄给放出来了。雷老万鬼魂一出体,满脸的惊恐,嗷嗷大叫着迅速往一边逃走了,顷刻间逃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鬼快起来,把姐都快压死了……”沈冰一边骂,手上还在往雷老万头顶上拍。但这会儿他的尸体半点反应都没有,那对死鱼眼呆呆的看着上空,半点光采都没有。而铜钱阵也失去了雷老万魂魄踪迹,黄光立刻隐没,眼前又归于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我一怔,死玩意难道被沈冰一阵乱拍,歪打正着,给镇住了?不会吧,惊煞鬼哪有这么容易搞定,没有镇尸符或是道家法器,就算拿铁锤敲在他脑袋上,那也跟挠痒痒似的,根本不可能将这死玩意制服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明明看到雷老万魂魄逃出尸体,铜钱阵都停下来,不得不信。我摸黑走过去问:“沈冰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呢,被一个死尸压的半死,呃,快来帮忙,他太重了……”沈冰喘着气说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到雷老万手臂,把他用力扯到一边,沈冰才吐口气说:“好舒服好舒服。”

    这时又听到小妖精在前方黑暗中气的重重哼了一声,看来沈冰这下误打误撞,把惊煞鬼搞定,让她也大出意外。跟着听她念道:“天沉沉,地沉沉,人沉沉,鬼沉沉。十道都关,九道都绝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凛,雷老万魂魄都跑没影了,她还在用控魂邪术,又要搞什么名堂。刚想到这儿,就听身后龚翠若惊叫一声,“咚”的一下,似乎跟铁桩一样重重杵在地上。我心说不好,搞不好小妖精又用邪法,勾引龚翠若做凶灵借尸。

    当下顾不上拉沈冰起来,咬破手指,迅速用血凌空画出一道符,大声念道:“万里狂风吹塞鬼眼,万里黑风障断鬼路。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这道血符在黑暗中微微闪起一团红光,瞬即隐没。那是起了效用,后面的龚翠若“呼”吐出一口气说:“好险,我差点又要被吸进尸体内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刚才用五黑断路咒,断了龚翠若与小妖精邪术之间的冥途,否则又会形成凶灵借尸。那玩意比惊煞鬼一样不好对付,之前都被追的满地找牙,现在单凭血符是对付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习风,有本事你就一直护着她吧,没有凶灵借尸,我的人间冥途,照样把你困死。你就等着身子腐烂,感受一下死亡慢慢降临被折磨的生不死的痛苦吧,啊哈哈哈……”小妖精狠狠的说出这番话后,疯狂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沈冰这时从地上爬起来,摸到我跟前,小声问:“人间冥途真这么厉害,我们跑不出去吗?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故意大声说道:“人间冥途是挺厉害,可是看困住了谁。我习风要破它,是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沈冰立刻高兴的说:“那快点破了吧,我们好在天亮前回家。”她倒是一直惦记着老妈会担心我们,其实我比她更急,可是刚才这句话那不过是吹牛的,没有桃木剑加黑狗血,人间冥途是很难破解的。

    小妖精挺自负的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举手之劳是怎么个举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举而坚,坚而挺!”我坏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小妖精居然也不介意,嘲讽的笑道:“就怕你举而不坚,坚而不挺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试过怎么知道?”我心说这死娘们居然不害臊。

    “哼,流氓!”小妖精狠狠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沈冰不解的问:“你们在说什么啊,听着像暗语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道:“对,是暗语,还是少儿不宜,小伙子别问那么多。我现在就叫她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话声刚落,就听小妖精“呃”一声闷哼,似乎遭到了袭击。我心头大喜,原来制服她这么简单,白跟她耗了这么多精力,直接用这招早完事了。呃,大家千万别想歪了,我说的完事不同于那种完事,你们懂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