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八十八章 人间冥途

第八百八十八章 人间冥途

    听她叫声这么慌张,好像这东西对她相当重要。又摸着反面夜叉一样的头像,心说这难道是什么教门中的信物?她的头像雕刻在上面,就是证明身份的一件信物,我明白了,对于邪教弟子来说,丢失信物就如同丢了性命,回去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还给你可以,你先把龚翠若脚骨灰还给我,然后再把大嫂身上的恶咒破除。”我把这块玉石攥在手心里说。

    “休想!老娘从不做亏本买卖。反正你们都要死在这里,我何必急着要回东西。哈哈哈……”小妖精一反常态,又开心得意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总感觉她的笑声有点干涩,似乎出于掩饰自己紧张的目的,唯恐我拿这块玉跟她做文章。

    沈冰这时伸手摸到我手上说:“什么玉石啊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将她手打开,还故意装的很紧张的叫道:“诶,你别抢,别摔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妖精一听,在里面又沉不住气了,急道:“千万别摔坏了,否则我跟你们没完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就觉得一股阴风从卧室里冲出来,扑面而至。我不由打个冷战,心说老是阴风裹体,那会降低阳气指数,对元气也有损伤。当下再没心情拖下去了,撒出铜钱阵,念出咒语,黄光一闪,就见雷老万尸体直挺挺的站在前面不远处,两只死鱼眼往外鼓暴着,射出两道阴森可怖的寒光。

    龚潮顿时“啊”一声惊叫,就捂着脑袋趴在地上了,龚翠若也非常吃惊,闪身蹲在父亲脚跟后头。

    让鬼魂吃惊那必是凶尸,看样子是雷老万魂魄回到了尸体内,又弄成了惊煞。小妖精把雷老万杀死在这儿,先是搞凶灵借尸,再搞凶尸惊煞,可见为了对付我煞费苦心。这小妖精也真不简单,居然利用同一具尸体搞出两样变化,简直就是一鱼两吃。

    铜钱阵对付惊煞鬼没什么作用,除非镇尸符。可是带来的镇尸符,在卧室里都撒出去了,那得去里面捡一张出来。当我看向卧室门口时,就傻眼了,草他二大爷的,卧室哪儿去了?

    就见雷老万尸体站在那儿,卧室门口包括墙壁统统不见!在铜钱阵黄光闪现中,四周黑气弥漫,连桌子都看不到了,似乎我们被挪到了一个阴森的鬼蜮内,漫无边际,隐隐听到四处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,我和沈冰对望一眼,同时背脊上就起满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在哪儿?”沈冰和龚翠若不约而同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鼻子,看着四处弥漫的黑气说:“还在屋子里,但被小妖精开辟了一条人间冥途,类似于地狱之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沈冰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汗,我说的这么清楚,你都没听明白,真够一根筋的。我眼盯着蠢蠢欲动的雷老万说:“人间冥途,是邪术中比较高级的一种,把这房间变成了一条通往地狱的鬼路。如果我们在天亮之前走不出去的话,恐怕连下地狱的机会都没有,后果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沈冰一扁嘴,带着哭腔说:“我宁愿不懂。”

    我摸着她美丽的脑袋瓜说:“别哭,有哥在,没人能欺负得了你。”说完这句话,马上抬手捏个法诀,快速念出火铃咒。这玩意能暂时抵挡住惊煞鬼,再加上铜钱阵帮忙,我看有希望能闯出人间冥途。

    但那个三邪把关,就真叫哥们蛋疼了。

    通天火光呈井喷之势往前快速窜出,刚好雷老万尸体跳起半尺多高,这道火势烧到他身上,顿时他身上衣服就燃烧起来。这死玩意张大嘴巴,从喉咙里发出“嗷嗷”惨叫声。火铃咒主要烧的是魂魄,他的魂魄在体内,幸好有尸体阻挡,不然这把火烧不散他,也让他脱层皮。

    火光瞬间熄灭,他的尸体也咚落在地上,往咕咚倒地。但身上的火苗子没熄灭,还在继续燃烧着,转瞬间就烧光了,全身给烤的发紫发黑,冒着一股股青烟,并且散发出焦臭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流氓!”沈冰骂了一句,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变态!”龚翠若也急忙低下头。

    呃,这不是他的错,是我烧光了他,这样你们也骂啊?

    前方幽黑之中,传来小妖精一声恨恨不平的冷哼声,就听她叽里咕噜的念了几句不知道什么玩意,雷老万从地上猛地直挺挺就站起来。眼珠子还是瞪的那么大,这次却是通红通红,仿佛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对方是什么高招,哥们现在只有火铃咒和铜钱阵。我念火铃咒同时,小妖精也念咒了,就听她念道:“天蒙蒙,地蒙蒙,人蒙蒙,鬼蒙蒙。天黑黑,地黑黑,人黑黑,鬼黑黑……”

    刚好火铃咒念完,她的咒语也完了,火光发出之际,雷老万也张大口,喷出一团黑雾。通天火光被黑雾给吞了个干干净净,就像肉包子打狗一样,连点肉末都没留下。非但如此,黑雾迅速飘到我眼前,“噗”一声就跟放屁一样,黑雾四下流窜,让我和沈冰赶紧往后急退几步。同时捂住鼻子,这是黑狐煞气,不但奇臭无比,如果大量吸进肚子,内脏会立刻腐烂殆尽。

    龚翠若倒也知道厉害,伸手给她父亲捂住了口鼻。

    等黑雾散尽,才看我手上的这束香,草他二大爷的,全都卷曲起来,跟一朵菊花似的。这模样还能喷火吗,搞不好会吃里爬外,倒喷回来。

    这件武器算是瞎了,只能用铜钱阵。捏诀念咒,黄光不住击打雷老万,但这死玩意根本不惧这种阵法,低着脑袋,“嗬嗬”怪叫着,往我们这边扑嗒扑嗒跳过来。

    眼见再跳一下,就到跟前了,我忽然想起了糯米水。惊煞鬼虽然不是僵尸,但总是尸变一种,糯米也有一定威慑力。可是这会儿我们都被困在了人间冥途内,想出去找那只大水缸是不可能了。一把扯住沈冰说:“快脱件衣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秀逗了,这会儿居然让我脱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擦,哪来这么多废话,雷老万都跳跟前,张开爪子朝我们脖子上伸过来。我也顾不上脱她衣服,于是抱起沈冰,往这死玩意身上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死土包子,你拿我当盾牌,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