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八十七章 马脚

第八百八十七章 马脚

    我心里正在琢磨怎么拖住小妖精,熬到天亮,小妖精也沉不住气,又问我一句:“你到底说不说,不说就直接让你狗命归阴!”

    我嗤之以鼻的笑了一下说:“你觉得你有这本事,那就放马过来吧,不必多说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你就是不知道了,跟我面前瞎掰。我告诉你,老娘做什么,还从来没露过马脚。”小妖精那口气相当自大。

    沈冰扯我一下:“你倒是快说啊,都把我闷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我不是故意拖延时间的吗,你急什么?等走出这间屋子,有一辈子时间告诉你这事。要是熬不到天亮,咱们就得去地府谈心了。

    但我听了小妖精这番自得的话语,心里就不舒服,你牛逼什么,开始哥们是没看出来,这不是后来发现了吗?

    于是冷哼一声说:“你露出的马脚地方有很多,要我一一细数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,老娘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我咳嗽两声,清清嗓子,然后才开始说:“其实你露出马脚的第一个环节,是在我们跟你做法的时候。三邪归阴并不是实质上邪祟附体,而是利用三邪煞气,让人疯狂致死。所以说,这种症状,眼珠是不应该发红的,应该充盈寒气。眼珠发红说明是内火上升,自己用气所导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时怎么不说?”沈冰真是不失时机的拆哥们台。

    小妖精倒是没反驳,沉默片刻问:“后面呢?”

    我挥手拧了一把沈冰,她哎呦叫着反拧一把。我忍着痛接着说:“我当时因为考虑到术人在法术中又增添了‘鬼阴虚火‘的把戏,所以没往深处想。后来在陈敬波租住屋门外,又发现了第二个马脚,就是你要咬我后颈玉枕穴和前额灵窍,那是破解我身上换形术的。从那儿开始,我就起了疑心,所以猜到这是一个调虎离山计。”

    小妖精在里面鼓鼓掌说:“分析的很精彩,你说的很对,我的确是想破你的换形术,可惜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到夸赞,有些轻飘飘的,心情大好。于是摸了摸鼻子接着说:“第三个马脚就是在汽车后备箱内发现你,撞的那么重,居然不晕,还挺精神,这不得不让人怀疑。再说术人留着你干嘛,有什么用处呢?来赵庄迎回失踪多年的老粽子,这么重要的事,怎么会带上一个累赘?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的这么罗嗦好不好,快点把话说完,都快天亮了,回的晚了不好跟老妈交代。”沈冰失去耐心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回不回得去还不知道,反正就是等天亮呢。我又拧了她一把,这次把沈冰惹毛了,她居然在我手臂上咬了一口,痛的我哎呦叫出声,不过发出叫声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,说话不痛快,还不时骚扰我,咬死你活该!”

    这时小妖精冷笑道:“习风,我知道你在故意东拉西扯拖延时间,你不是要等天亮吧?我告诉你,没用的,三邪把关看谁在施法。老娘使出的三邪把关,可遮挡日月,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出这间屋子,就算死后,鬼魂也会被三邪擒走,送到死亡谷去!”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,这死娘们挺聪明,一点都不逊于我,哥们啥心思她猜出来了。一听她提起死亡谷,就想到了顾老板鬼魂曾经在那里出现过,难道顾老板的魂魄真的被困在谷中?

    “好了,人家摊牌了,你就一口气把话说完吧。”沈冰说。

    我这刚开心,又被打回原形,垂下头说:“第四个马脚,是你在坟丘前偷袭我们俩。当时我发现你不对劲,所以一直都在注意你的举动。开始我用灵信香方和红绳黄符都没破解三邪归阴,而那时就凭一块像坨屎的灵信香方破解了,我感觉难以置信。而你突然又变回三邪归阴发疯之状,那不过是偷袭不成,掩饰马脚的一种做法,仓惶逃窜。我要不是急着救出大嫂,一定会当时就把你追到的。

    “这第五个马脚,就是把龚翠若放出了绞龙局。但凡懂点风水的,都知道坟地上绞龙局那是专门困阴邪保龙脉的一种风水局,恶鬼一旦入内会立刻深陷其中不能自拔。除非挖开坟地东西两个深埋的青砖,才能破解。而刻有咒符的青砖,埋深是有讲究的,决不能低于三尺三,也就是一米的深度。如果只是误打误撞,怎么可能把埋深一米下的青砖踢出来呢?

    “这第六个马脚,是你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卧室内,你以为一只疯狗翻墙是没有声音的吗?还是以为我会猜你变成了鬼跑到了屋子里?我想到赵成实跟我说起这只老粽子是从东北一伙人手里夺走的,而你又是来自东北,所以就断定,这一切肯定都是你捣的鬼。包括烧毁姓陆的尸体,把大嫂从坟丘带走,对了,忘了说还有一个马脚,就是你车后备箱里大嫂曾经留下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这些推测,早就一直不断的在脑子里反复推敲,开始始终理不清思路,后来还是赵成实说出老粽子的由来,才让我思路变得清晰起来。但东北人在省城多了去,不能仅凭几个疑点就说小妖精是幕后指使,直到我们坟丘遇袭才真正断定小妖精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一时里屋外屋一阵沉寂,小妖精良久没说话。沈冰倒是来了一句:“我怎么就一个马脚都没发现呢?”

    晕,你要是发现了,那还要我干嘛,以后就没人夸习风聪明,全都恭维你沈冰了。

    我见小妖精沉默不语,又说道:“我其实还在陈敬波屋子里发现一个问题,你做的太不高明了。看似你让陈敬波弄的满身泥水,又把大嫂一只鞋藏在他床下,可是你忽略了你在屋子里留下的香气。你身上那股香味,太过浓郁,经久不散,我从香味上后来也猜出是你干的。还有这块玉石饰品,上面雕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女人头像。刚才我忽然想起来,这个头像跟你简直是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妖精忽然打断我,惊声叫道:“我那块玉是你捡走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是我捡走了。”我说着把这块玉石饰品从口袋里拿出来,黑暗里虽然看不到这玩意,但手指触摸到上面凸出的头像,感觉这个人真真就是个小妖精,绝不是个活人!

    “快还给我!”小妖精发疯一样的大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