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八十六章 三邪把关

第八百八十六章 三邪把关

    陈敬波在黑暗里大叫一声,我心说不妙,赶紧打开手电,发现这王八蛋七窍流血,紧闭着双眼,模样很吓人。我往前伸手一探,在他胸口上还摸到了心跳,人还活着。但眉心黑气浓郁,一看就是鬼邪附体,如果不把死玩意赶出来,陈敬波估计会被折腾死。

    沈冰探过头急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龚潮在后面吓得牙齿格格直响,龚翠若安慰他:“爸,你别害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一伸手:“拿驱邪符。”说着站起身,就地取材,桌子上有香,拿起三支香捏个法诀。正好沈冰拿出一张驱邪符,我念了两句咒语,符纸烧着,把香点上。将三支香夹在指诀之间,扯起陈敬波右手,拿香在他手心一触即回,与此同时,念了两句咒语。

    急急如律令一出口,一股黑气从他眉心飘出。草他二大爷的,看模样像是雷老万的鬼魂。这死玩意机灵的很,别看形体矮胖,却特别的灵活,从桌子另一侧窜出,又跑回卧室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一个新死鬼魂,竟然胆子这么大,敢挑阳气旺盛的壮年人附身。这肯定是跟赵成实和龚翠若一样,被人拘魂受控,否则一个新死鬼魂,绝不可能有这么大胆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死鬼被赶走了吗?”沈冰睁大一双美目问。

    我才要开口,手电忽地“吧”的一声,灯头爆裂,眼前马上一黑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靠,这跟在邙山凶墓里的情形差不多,恶鬼都敢在哥们太岁头上动土。也不睁开狗眼看看,哥们是谁,是让恶鬼闻名丧胆的鬼事传人。

    心里还正在把自己吹的呜嘟呜嘟的,房门蓦地“咣当”一声自己关上。跟着喀地一下,门锁上了!

    沈冰不失时机的解说:“鬼插门!”

    龚潮吓得“啊”大叫一声,咕咚就坐地上。只听龚翠若说:“我什么都没看到,这里除了我是鬼之外,没有别的鬼魂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觉得这事真够诡异的,不但她没看到,我这阴阳眼都没发现门口有邪祟。你二大爷的,不会又是一只卵胎鬼吧?就算是这种东西,我也该看出一丝形状的。呃,忘了这是在黑暗里,阴阳眼跟瞎子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沈冰还顾面子说:“你不知道鬼的种类里多种多样,又善于隐身的无形鬼……”

    汗,对人来说,鬼都是无形的,压根就没这个品种,你跟那儿就瞎吹吧。

    她这还没说完,卧室里又响起了一声尖叫,在漆黑中显得特别刺耳,又特别的惊悚,我心头不禁一颤。这叫声挺熟悉的,对,是小妖精。我勒个去的,她怎么跑卧室了?是从窗口爬进去的?

    沈冰惊道:“是小妖精!”她也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弯腰在地上摸铜钱,因为口袋里只剩下三枚了,在地上摸了几下,找到了五枚,凑齐八个心里就有底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小妖精凄厉的惨叫声,不住从里面传出来,让沈冰沉不住气,要进去看看。我一把拉住她,右手在桌子上一摸,握住一束香。

    “先别进去,里面是个圈套。”我跟沈冰说。

    沈冰还假装很明白:“我知道里面有圈套,可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,再不进去,小妖精被杀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设下这个圈套的人,就是小妖精!”

    “啊,你不会是脑残了吧?她被术人用三邪归阴搞的跟疯狗似的,怎么她又跟我们下套了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我哭笑不得,三邪归阴是可以把人搞的像疯狗,但疯狗是什么概念,那就是失去理智,可是这条疯狗,疯狂同时处处透着很理智。这么说可能都觉得听不懂,不过一会儿大家就会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三邪归阴是要人命的,不是让人变成疯狗到处咬人。你仔细想想,就算一条疯狗,疯咬了这么久,早该虚脱而死了,为什么小妖精就这么坚强呢?她在后备箱不住乱撞,怎么越撞越精神?”

    “呃,那个,她撞的比较轻吧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跟她说:“那你变成一条疯狗,撞墙试试,我看你能撞几下不晕?”

    “呸,你才变疯狗。我发现你见了小妖精就白痴了,魂都被她勾走了。”沈冰顿时就地反击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知道你不老,你不用说了。我怎么会看上她,她不用三邪归阴,就跟疯狗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话还没说完,就听小妖精在里面呸了一声,语气相当气愤的骂道:“你才是疯狗,你和沈冰是一对狗男女!”

    “呃,疯狗怎么会这么有条理的骂人呢?”沈冰终于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说:“她本来就很有条理,一切都是假装的。我在陈敬波租住屋前就开始起疑了,直到把大嫂救出坟丘时,才算真正弄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沈冰在黑暗中问。

    小妖精也在里面问出同样问题:“你怎么明白的?又明白了什么?”她口气中充满了诧异。

    哼,草他二大爷的小妖精,你以为哥们在诈你啊?我先审时度势的往门口方向看了看,心说小妖精既然躲在卧室里,门又被锁上,估计是要把我们困死在这里。现在就算去开门应该是打不开了,华山一条路,只有干掉小妖精,我们才能活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我这儿正想着,就听有脚步声向门口慢慢挪过去,不用想肯定是龚潮。这一会儿鬼插门,一会儿我们又念叨小妖精,换谁都会吓破胆,想着赶紧逃出这个鬼窝。我有心试探门是否能打开,所以也没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沈冰等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龚潮突然大叫一声,咕咚就就摔到我跟前。龚翠若急切问道:“爸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被门咬了一口,还推了一把,手上痛的厉害。”龚潮声音显得特别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龚翠若说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果然门口用了邪术,估计是“三邪把关”一类,那是术人一种封闭空间的法术。这种法术对鬼来说就像一张蜘蛛网,如果撞上就会粘上去。而对人来说就像电网,被咬一口还会送你回来。破解的办法我倒是知道,就是麻烦了一点,何况现在手头上东西不齐全,破解是指望不上了,只有熬到天亮,见到阳光,这种邪术才会不攻自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