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雷老万尸体

第八百七十四章 雷老万尸体

    我们俩蹑手蹑脚沿着这片荒地西侧一排大白杨树,往前慢慢摸过去。到了与亮光平行位置停下,蹲在一棵大树后面。我们位置距离对方大概有十七八米,在寂静的深夜里,他们说话声能听的很清晰。包括站在坟丘前面的几个人,在几把手电照耀下,也能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大家伙动作快点,两点之前一定要搞完,不然错过时辰,那可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果然陈敬波这个小子在这儿,其他几个人我基本上都见过,曾经跟他们一块去玉米地搜寻姓陆的。龚潮也在其中,他们手上拿着建筑房屋用的瓦刀,正在把毁坏了的坟丘重新砌好。

    陈敬波只是负手站在一边,看样子像是监工。

    沈冰还不认识陈敬波,以为他也是赵庄村民,盯着那边好奇的说:“他们半夜鼓捣一座空坟丘干吗?”

    “大嫂肯定被弄回来了,就在坟丘里面,不然你真以为他们吃饱了撑得没事干,去修一座空坟丘?”我冷笑说。

    “啊,你怎么知道的?”沈冰一惊,回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猜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趁现在没把坟丘修好,咱们过去阻止他们?”沈冰说着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我伸手摁住她的肩头小声说:“再等等,我总觉的这事有蹊跷,这也说不定是个陷阱。”从包里摸出两张辟邪符,一人胸口贴了一张。

    “你有时想的过于复杂了,什么事都会联想到陷阱,你不想想哪有那么的多陷阱啊……”

    沈冰正在叽叽咕咕的说着,我一把捂住她的嘴唇,嘘了一声。这时陈敬波拿着手电回头朝我们这边照了照,似乎听到了动静,我和沈冰吓得往树后一缩身子,两个人紧紧挤在一块,大气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,就他们几个,我们俩难道还收拾不了?”沈冰咬着我耳朵把声音压的低到不能再低。

    我心说你个傻丫头,现在不是收拾人的时候,那可是一个钉死坟的恶毒风水局,他们正在按部就班的修复,万一出现什么差错,会要了这些人的命。

    “诶诶,记得坟顶东南角留孔。”陈敬波用手电照着坟丘一角嚷道。

    龚潮提着瓦刀敲了几下砖头问:“小波啊,这留个孔就算了,干吗还要在里面预留一根骨头?我咋看像是人的腿骨?”

    “龚叔,你就别问那么多了,要想让若若顺利投胎,必须这么做。”陈敬波板着脸说。

    龚潮“哦”了一声,又抡起瓦刀干活。我听了这话明白了,昨晚我都跟龚潮说清楚了的,这事都是姓陆的搞的鬼,现在怎么又整起坟丘来了,原来是听了陈敬波这混蛋的挑拨,龚潮为了女儿投胎的事甘受指使。可是你个老糊涂,恐怕都不知道女儿此刻被他拘走的事吧?估计要是知道了,这抡起瓦刀就不会砍砖头,直接砍陈敬波脑门上了。

    我摸着鼻子想了想,坟丘内还预留了骨头,那跟赵成实床下插着一根腿骨是不是有联系?钉死坟利用女人引邪精,然后俯身女人身上,通过人骨送煞气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儿我就吃了一惊,虽然大无量术中没有这种邪术,但凭借经验来说,肯定是唤醒赵成实床下邪祟的一种邪法。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,但总之会害死大嫂这对孤儿寡母,说不好,整个赵庄村都会因此缠上灾祸。

    当下慢慢起身,拉着沈冰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干吗要回去?”沈冰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我拉着她往回走了几十米才敢放开脚步,迅速跑到村口进了村子。转进赵成实家,大门紧锁,我带着钥匙,却不敢开门,而是绕到一侧墙头跟前,从这儿悄悄爬了进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黑沉沉的,给人心头一种沉重的压抑感。尤其想到赵成实床下那根死人骨,心里就是一阵发毛。沈冰又要开口说什么,她一张嘴巴,我立马给捂住了,跟做贼似的,溜到门口,轻轻推开屋门。

    顿时一股寒冷的气息从里面扑出来,靠,好大的煞气!

    隐隐在黑暗深处,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。我记得出门时,屋子里除了一张桌子之外,就是几把小板凳,没别的东西,那是什么?

    沈冰鼻子很尖,趴在我肩头小声说:“我闻到了血腥味!“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草他二大爷的,那是一具死尸吧?那会是谁?我也顾不上其他了,打开手电往里一照,果然是一个人趴在血泊中。这人一动不动,看样子是死了。从背影上看相当熟悉,猛地想起来他是谁,回头惊讶的跟沈冰说:“是雷老万!“

    沈冰也从这人背影上认出来了,惊愕的点点头:“他怎么会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我眨巴眨巴眼说:“我也正想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,先过去看看死因。”沈冰不敢过去,但推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我一只脚刚跨进门,突然手电光照在赵成实遗像上,让我瞬间毛都炸了起来。姥姥的,怎么换了个模样,赵成实做鬼居然变人妖,成女孩了,那模样还挺俊俏,大眼睛小鼻梁,无非眉目之间多了一份凄厉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不是若若吗?”沈冰捂着嘴惊呼。

    汗,刚才哥们只注意赵成实变人妖模样咋样,完全忽略了这容貌原来我认得。我也感到相当的惊奇,赵成实照片怎么换成了龚翠若?

    遗像上的俏脸,蓦地冲我眨眨眼,然后就流下眼泪。我勒个去,怎么跟赵成实这无耻杂碎一个德行,见人就哭啊,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的?

    我背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咽了口唾沫,就要拉着沈冰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。沈冰挣脱我的手说:“我做事总是碍手碍脚的,这次决定留在门外帮你把风,就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呃,这丫头说的挺好,那还不是害怕了么?我哼一声:“害怕了吧,亏你跟着哥这么长时间,一张遗像都把你吓成这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说的,我不怕。”沈冰挺了挺胸,跟着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谁知遗像上突然又发生变化,若若头像忽然变回了赵成实,跟若若一个德行,泪眼巴巴的看着我们俩,满是哀求的神色。

    沈冰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一捂嘴,轻呼一声,哧溜就逃出门口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