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七十三章 若若魂魄被拘

第八百七十三章 若若魂魄被拘

    为什么会猜到是敌人用了调虎离山计,因为看到这个披着衣服的家伙,睡眼惺忪,是刚被惊醒,不可能假装出来的。再说陈敬波或是其他施术人,也不可能当着室友在屋里施法,因为施法当中,注意力过于集中,如果受到打扰,很可能会走火入魔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断定这人说的实话,陈敬波不在屋子里,可能回了陈庄。而用邪术让小妖精发疯,让我们追来追去,拖住我们,他就可以轻松在赵庄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这小子看上去是个普通小伙子,没想到头脑这么精明。呃,哥们何尝不是普通小伙子,不也挺聪明的么?

    “没什么,他不在就算了。”我跟这人笑了笑,拉起沈冰往回走。心说就算去赵庄,也得先搞定了小妖精。

    小妖精在哪儿呢?我心头怦然一动,不会是去赵庄了吧?半夜找人,那根大海捞针差不多。还是老办法,用收魂大法吧,于是跑回菜市场,雷家屋门开着,客厅没人,雷老万可能出去找干女儿了吧。楼上还住着雷老万的瘫痪老婆,心想三更半夜的,还是别打搅她了。就在小妖精坐过的沙发上,找到了一根长发,拿出罗盘就在客厅里做搜魂。

    结果非常出人意料,小妖精去向是市区!并且速度相当迅速,好像是开着车去的,我们赶紧跑出门,四处看看,那辆红色的汽车还在,难道是打车跑了?我勒个去的,别把司机给吃了。

    现在管不了那么多,跑到汽车跟前,就要伸拳砸玻璃,谁知沈冰一把拉开车门,得意的说道:“车没锁,笨蛋。”

    呃,你不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吗,神气什么。

    沈冰已经抢到驾驶座位上,发现车钥匙也在,我还没坐稳,她这已经发动车子跟炮弹一样发出去了。开出菜市场,刚到公路上,我手里拿着罗盘,继续在盯着小妖精的去向,结果发现她的踪迹突然消失,这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跟大嫂情况一样,用搜魂大法找不到,肯定是被对方用邪术封了灵窍,那就没法查了。心说小妖精之前的路线在市内东转西拐,看样子有意在迷惑我们,现在失去线索,这么大一个城市,找个人简直跟大海捞针差不多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放弃她,去赵庄看看,如果所料不错,陈敬波这小子就躲在那儿,抓到他什么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沈冰一听要去赵庄,顿时愣住了:“不找小妖精,她要害死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连个目标都没有,找一夜也未必找得到,她要害人我们还不是没半点法子?听我的,去赵庄!”我摸着鼻子说。

    沈冰一边掉头,一边说:“那不如让小白旗去找找看?”

    我一摇头:“小妖精又没死,小白旗查不到的。再说小白旗一出,势必会暴露尖头鬼他们,让夜游查到,这样我们也会暴露行踪。”

    车子掉头开向赵庄,到了火葬场前面,忽然间车头前出现一个人,沈冰一脚把刹车踩死,可怜我的脑门,一下撞在挡风玻璃上。草他二大爷的,玻璃挺坚强,啥事都没有,我脑门上倒是肿起一个大包,摸着感觉跟沈冰那个包个头差不多。

    前面人影没有了,沈冰脸色苍白的问我:“不会撞到了吧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没有,一点声音都没有,肯定没撞上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儿,一张惨白的脸孔就贴在了前挡风玻璃上,当时吓得我们俩毛骨悚然,还以为是把人撞死,鬼魂爬到车窗上了。结果仔细一瞅,是老太太。我一边拍着胸脯,一边推开车门下去。

    跟她老人家说:“大娘,你这么拦车会吓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侄子,若若魂魄被拘走了,你快想个法子帮忙把她救回来。”老太太拉住我的手急着说。

    靠,这爪子够冰凉的,冰的我全身打个冷战,赶紧抽回手问:“别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叹口气说:“我从公园回去后,就发现若若不见了,怎么都联系不上。就去请了一个鬼友帮忙打听消息,若若可能是被人把魂拘走了。我找了半夜才找到你们,大侄子你一定要把若若找回来啊,不然错过这次机会,不知道她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投胎。这命苦的孩子!”说着就哭了,眼泪顺着皱巴巴的一张老脸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包在我身上了,但我也求大娘帮个忙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老太太擦把眼泪问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朋友叫小洁,她被术人用邪法控制,现在跑到市区内不知所踪,拜托你请各位鬼友帮忙找一下,以免害了无辜群众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这就找鬼友们说说去。”老太太匆忙飘走,瞬间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我上了车,跟沈冰说:“若若鬼魂肯定在赵庄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冰嗯了一声,挂挡起步,谁知道车身摆来摆去,无法控制,沈冰赶紧轻踩刹车停住,皱眉说:“轮胎没气了。”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真他妈倒霉,我心里焦急的骂着,下车到车后打开后备箱,把备胎和工具拿出来。忽然发现后备箱内到处是干透了泥巴,并且形成一条人形蜷缩的痕迹。我心头一动,这里藏过人,而且还是浑身是泥。再仔细找了找,这个痕迹头部位置,有一小片像脓血的液体,我立刻瞪大眼珠,一定是大嫂曾经在这里待过。

    因为她额头上都腐烂了,肯定是她额头上创面贴在这儿留下的脓血。我使劲的揪鼻子,大嫂怎么会出现在小妖精的后备箱里呢?

    事情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,现在顾不上想这问题了,于是拿着备胎走到前面。左前轮扎了一枚钉子,现在气都跑光了。把它换下来,又检查了其它三个轮胎都没事才上车开走。

    距离赵庄二里多远时,我让沈冰关了大灯,顺着这条道摸黑往前开,以防打草惊蛇。到了村口停下,村内黑漆漆的,死一般的寂静。转头发现大嫂坟丘跟前闪烁着一团亮光,有几条人影晃动。我跟沈冰对望一眼,难道是陈敬波这杂碎在那儿?我们当即下车,我从后备箱提了一把扳子,以防对方手上有家伙,空手不容易对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