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七十二章 调虎离山

第八百七十二章 调虎离山

    我没管沈冰,先跑到雷老万跟前把他拉起来,这家伙皮糙肉厚,倒是没受伤,就是身子太沉自己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洁呢?我的干女儿呢?”雷老万急的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我看看门口说:“她被邪法控制跑出去了,我这就追她回来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今晚搞成这样,怎么让我放心?”雷老万焦急的语气中带有一股失望。

    我脸上一热,今天算是彻底坏了名声。也不跟他多解释了,急着出去追小妖精回来,不然现在她跟疯狗似的,难保不咬人。我拉住沈冰就跑出了屋门,沈冰捂着脑门踉踉跄跄的跟着出来,似乎头上痛劲还没缓解。

    “很痛吗?”我站在门外朝两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你跟墙撞一下试试,就知道痛不痛了。”沈冰没好气的呛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你那么白痴,干吗要撞墙啊。”我忍住笑拉着她往南跑了。

    往前跑了一会儿,也没看到小妖精的身影,于是停下脚步,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一时又想不出来。对,是在陈敬波租住屋里,始终有个疑点没想明白,就是那股古怪的气味。

    沈冰这时候从额头上拿开了手,抬头看着我问:“是不是有个好大的包?”

    我拿起手电一照,顿时捂住嘴巴摇摇头:“不是很大,跟独角兽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死土包子,你才银角大王呢。”沈冰扁嘴骂道。“都是你,非要给这个小妖精作法事,都让我破相了,我会不会变成钟无盐?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钟无盐才没你那么丑……”擦,说到这儿才发现说错了,急忙扯开话题:“小妖精肯定是往南跑了,接着追!”我撒腿往前就跑。

    “死土包子,你别跑,我要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气跑出六七百米,才看到前面不远处,一条迅速移动的黑影,正朝陈敬波租住屋方向去了,看身形是小妖精。于是接着往前追,当追到屋子跟前时,小妖精忽然不见了,我和沈冰来回寻找,都看不到一丝身影。

    屋子门缝黑漆漆的,里面没亮灯,也不知道陈敬波在不在里面,小妖精是不是进去了。我伸手想要推门,又怕里面布好圈套在等着我。把手缩回来摸了摸鼻子,推翻这个念头,总之感觉这事不像今天上午想象那样,还有很多疑点没想明白。

    正在想着,蓦地一阵风声从后面袭到,我急忙往旁边一躲。谁知这人相当机灵,躲一下居然没躲开,给他趴在了后背上。顿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水味,草他二大爷的,这是小妖精,背后同时还感到了一阵让人销魂的柔软。

    沈冰轻声叫道:“是小妖精。”说着伸手就去推她,结果没把她推下去,沈冰飞了出去。“哎呦”一声,脑门撞墙上去了。我都觉得惨不忍睹,一闭眼睛,可别真撞成了钟无盐。

    我手肘用力往后一捣,正捣在小妖精肚子上,她喉咙里发出“呃呃”两声闷叫,但手上却没放松,紧紧搂住我的脖子。我睁开眼回头一看,她张大了嘴巴,正要往我后脑勺上去啃。

    靠,真变疯狗了,模样相当狰狞,让我心底不由自主的冒起一股凉气,赶紧伸右手翻转到脑后,推住她的嘴巴。没想到她受到邪法控制后,力气相当的大,一只手都拗不过一只嘴巴,愣是没推回去,反而往前又拱了一下,那对鲜红的嘴唇几乎就要贴到我脸上。要换上午,贴一下没什么不好的,那是占便宜。现在就不同了,会被啃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我是憋足了劲,感觉从丹田升起一股热气,冲到了大脑上,忍不住有撞人的冲动。索性脑门往前猛力一挺,“咚”地一声大响,声音绝对不亚于她跟沈冰撞脑门发出的动静。我就觉得前额一阵剧痛,眼前是一片星光,但好在还挺得住。

    小妖精就惨了,“啊”叫了一声,脑袋向后仰开。我顺势又推了一把,将她从身上推下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拔出桃木剑,迅速转身往她胸口上刺去。小妖精双手捂住脑门,居然还知道躲避,在地上一个翻滚,躲开桃木剑,翻身爬起来。我一看这架势又想逃走,心说哥们也不跟你客气了,你都抱我一下,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于是飞身扑过去。

    一下把她扑倒在地,两个人翻翻滚滚的朝一边滚出七八米。没想到停下后,她在上面,把我压在下面。冷不防她又张开嘴巴,朝我眉心要咬下来。我吓得慌忙侧头,这一口就咬到了耳朵上。

    我勒个去,差点没把耳垂咬掉,痛的我一咧嘴,抡起一巴掌糊在她脸上。这掌我是用足了力气,拍在她脸上感觉手都震麻了。小妖精又是一声惨叫,整个人随着这巴掌从我身上翻下去,朝左侧滚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模样,心里好生后悔,对妹子太残忍了,这不是哥们做事风格。不过现在小妖精不能算是人,而是一个被邪术操控了的傀儡,对她心软,就等于对自己残忍。

    小妖精趴在地上吐了一口血,挺身跳起来,趁我没起身,迅速跑进黑暗里,瞬间消失了身影。看着她的背影,我心里一阵恍惚不安,怎么觉得这事格外的诡异,小妖精这两口下嘴的地方,都是破解我身上换形术的弱点。后脑勺玉枕穴和前额灵窍,无论哪个地方被咬破,换形术都会随之泻出,我就会还原自己真正身份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起来,走到还捂着脑门蹲在地上不动的沈冰跟前,她这时候可能也缓过劲来了,抬头带着哭腔问:“现在是不是真的破相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好像包小了点,被压扁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陈敬波房门打开,从里面出来一个披着上衣的男人,警惕的问:“你们是谁,干吗在这儿打架?”

    我眼珠一转,急忙说:“没有,刚才不小心摔了个跟头。我们是来找陈敬波的,他在不在?”

    那人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们俩这副模样,可能打死都不信是摔的,摇摇头说:“他今天中午回家了,你找他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让我吃了一惊,不对啊,陈敬波如果不在这儿,小妖精受到控制后,怎么会跑到这里?施术人难道不是陈敬波,是他的室友?我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,心叫不好,这可能是调虎离山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