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凶灵借尸

第八百七十五章 凶灵借尸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跟我玩大变活人,不,大变活鬼呢?老子可不吃这套,去拔桃木剑时,发现包里没有,可能是丢在了陈敬波租住屋那儿了。从口袋里摸出八枚铜钱,学着太祖爷爷的方法,吐口唾沫在铜钱上一抹,然后手腕一抖,叮叮当当,一阵清脆的响声让我大丢颜面,铜钱剑没抖起来,全落地了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你太不厚道了,怎么都不这手传下来?

    “你在玩丢石子呢?”沈冰问。

    我老脸一热,哥们哪有那闲工夫啊,这不是邯郸学步没学好,变成了连滚带爬。弯腰捡起铜钱,用红绳串在一起,咬破手指涂了血,这才抖起一把铜钱剑。跨过雷老万尸体,奔到桌前,用铜钱剑在遗像上一点,大声念道:“天地玄宗,万气之根。破!”

    遗像玻璃框喀喇一声碎裂,露出了里面的照片,不过随之冒出一股奇异的香味,我心说咋这么熟悉?

    照片在这一瞬间,竟然呼地燃着了,从吞吐的火苗子之中,传出两声惨叫,是若若和赵成实的声音。靠,他们俩都在照片里捆着,赵成实是真的回来了,这让我特别纳闷,这杂碎本事不小,死后鬼魂还能跑得出死亡谷。

    挺起铜钱剑在照片上凌空画个十字:“金火天丁,速离巽宫,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张嘴对照片上燃烧的火苗子吹了口气,这是灭火铃咒的咒语,道家之火都可灭,何况邪术。火苗立刻熄灭,照片四角已经烧没了,中间也给烧成了焦黑,蜷曲在一起。现在他们也没了动静,我心说千万别烧死了。

    才要用铜钱剑挑动一下照片,忽地从上面冒出两条黑气,看样子是若若和赵成实出来了。一条黑气迅速窜出屋门,另一条却扑进雷老万尸体上。我一时也不知道跑出屋子的是谁,如果让沈冰用符咒阻挡,唯恐误伤了若若。

    只用拿铜钱剑指住雷老万的灵窍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极其诡异的鬼笑声,从尸体嘴巴里传出,我霎时后背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听声音尖细,不是赵成实,那就是若若了。我一皱眉,怎么上了尸体,变得这么诡异了?正想再开口问一句,尸体突地从地上跳起来,睁开一对鲜血四溢的血红眼珠子,在手电光芒下,显得无比惊悚!

    “尸变!”沈冰刚才没看到黑气窜入尸体的情况,以为是诈尸了。

    草,这可不是尸变,是“凶灵借尸”!

    鬼魂可以上人身,却不能误入别人尸体,这也是人死后的一种规则。尸体对亡灵来说,就是自己通往阳间的一个门户,如果误入别人尸体,那就是占了别人地盘。除非是借尸还魂,地府默许情况下才行,否则会遭到地府惩罚。

    凶灵借尸那是鬼魂受到刺激,又找不到自己尸体,就会发生这种情况,就近上尸。而不是自己的尸体肯定遭受排斥,发生异变,不是凶灵也变凶灵了。

    在茅山古籍中,对于凶灵借尸有大篇幅的讲解,这种凶灵,跟明珠市老鬼婆极其相似,那都是鬼中极品。不过,凶灵借尸,要比单纯凶灵凶猛的多。因为有了尸体,无所畏惧。好在有一点,这种凶灵因为不是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做法产生的,所以没有那种像瘟疫一样的煞气。

    这种凶灵在于一个“猛”字,茅山古籍记载“凶灵借尸,堪比旱魃”,我勒个去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愣着干吗,是不是遇到惊煞了?”沈冰在门口往里探头问。

    我迎视着尸体瘆人的眼珠,用手在包里摸了摸,除了几张符没别的,这要对付凶灵借尸,恐怕有点难度,除非用斗灵术。我有点想哭,这玩意估计比寄宿鬼还凶悍,虽然哥们现在在道家修为上有了大步提升,可是遇到的玩意也高级了,怎么跟游戏升级一样,主角能力升级,boss也升级?

    趁着这玩意马上没动手的朕兆,哥们来个先下手为强吧。当下挺起铜钱剑,一只手已经从包里抓出一把黄符,把手电丢给沈冰:“给我照着。”从里面挑出两张镇尸符,在铜钱剑上一贴。

    凶灵借尸,那不是没魂魄的僵尸,一看我这个举动,就知道我要动手了。草他二大爷的,我这还没念出咒语,她倒先下手为强了。张开血淋淋的爪子,冲我猛扑过来。我赶紧侧身朝一边躲闪,满拟能躲开,谁知我错了,凶灵凶是凶了点,但并不是傻瓜,爪子没捉到我,就势横扫,顿时就扫中我的肩头。

    那跟铁爪一样,打的我往一边俯冲过去,差点没栽倒。这肩膀也痛的好像跟裂开一般,我一咬牙忍住,慌忙念咒语。铜钱剑一挥,把镇尸符往她脑门上贴去。

    龚翠若一脸诡异的邪笑,一低头,顺势往前一头拱过来。速度太快了,我压根躲不开,被她一头拱在胸口上同时,又被她双臂给紧紧抱住了。你说胸口被狠命顶了一下,如果往后飞出去,就会多少卸掉一些力量。但偏偏被抱住,这份撞击的力量是实实在在的全被吸收了,胸骨“咔咔”直响,痛的我一口气没倒过来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,土包子,你没事吧,用不用我帮忙?”沈冰吓得慌张大叫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拿好手电就行。”我用力从嘴里挤出一句话,深吸了一口气,把铜钱剑翻转过来,往龚翠若额头上拍去。

    龚翠若当然不可能让我拍到,一把将我丢出去,他***,我跟炮弹似的一下命中墙壁,并且在上面砸出一个坑,差点穿透墙壁飞出去!

    我重重的摔在地面上,感觉五脏六腑都给撞碎了,一口气不通畅,咳嗽几声,愣是没爬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地面忽然微微震动几下,房梁上也唰唰的往下洒落灰尘。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什么动静?

    “是不是地震了?”沈冰惊讶的叫道,“土包子,你快出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