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四十七章 钉死坟

第八百四十七章 钉死坟

    本来赵成实一家这样的遭遇,那就是报应,该是让我很解气的,可是心里半点高兴不起来。赵成实这杂碎所作所为,看样子大嫂是丝毫不知,他作恶报应却连累了家属,让老婆和孩子跟着遭罪。

    我实在不忍心不管,看看沈冰,她也听的一清二楚,这丫头心肠比我还软,她正满脸气愤的看着我,那意思好像在说,这事必须得管。

    我轻叹一声,挥手让沈冰把孩子放开,这小子从地上跳起来后,狠狠瞪了沈冰一眼,跪在坟丘前,拿起地上的两个面团一样的东西递进口子里。

    “晓生啊,你不会蒸馒头,就不要做了,这半生不熟的东西我吃了两顿,感觉胃里堵的慌。唉,你还是听我话,去山东找你老姨去,不用管我了。”大嫂凄凉的说。

    这孩子怀里捂着的东西原来是自己蒸的馒头,可是蒸不好,看着跟铁蛋似的,难怪他妈妈吃了会胃里不舒服。我听的心里不是滋味,抬头看看四周,发觉除了这个坟丘以外,没别的坟头了,就问大嫂:“怎么把丘子建在自己祖坟上?”

    “先生说,我这种妖孽女人如果丘在自己祖坟上,那会让祖坟都变成妖坟,不但破不了邪术,反而会让村子风水变得更坏,四十九天内,必有血光之灾。”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简直放狗屁,哪有这个道理。我站起身,发现这片地东低西高,没种庄稼,就连草都稀稀落落的没几根,这压根就是一片老旱地,风水根本谈不上,不适宜下葬。跟这儿搞坟丘,摆明了是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风水中讲究坟地东高西低为泽地,儿孙富贵贤良辈出,而东低西高就是砂水逆流,灾祸倒灌,必为凶坟。加上不毛之地修坟,会让后代绝种,那显然是要祸害赵家子孙了。还有坟丘四周钉桩,那是一种“钉死坟”的恶毒风水局。别说尸体在坟里不得安宁,就是活人也会活不过七天。还七七四十九天,恐怕再有几天大嫂就会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坟丘里了!

    我又蹲下身子问大嫂:“你被丘了几天了?”

    “今儿是第二天。昨天把老赵棺中骨灰取走,我就在那个时辰丘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感觉身子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觉得双脚冰冷,今天双手也凉了,眉头还烂了一块,现在流着脓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我大吃一惊,钉死坟的恶果开始出现了,手脚冰凉代表人的生气正在逐渐离体,而眉心腐烂就更严重。那儿是人的灵窍,灵窍受损魂魄很快就会出来,我看四天都撑不过,她就会无缘无故暴毙死亡。

    沈冰见我脸色不对,就走过来小声问怎么回事。我悄悄把这事跟她说了,当时她就惊呼一声,气愤的说:“我去把坟丘四周的木桩拔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等等,那不是木桩,那是铁条,用朱砂涂了,钉在坟丘四周,断向口、阻风气、隔砂水,就跟当时水柳庄杨仙庙旁边那座坟差不多,铁器穿心,人鬼不安。现在铁条钉了两天,上面已经染了煞气,用手不能直接接触的,要用辟邪符垫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直接说怎么做不就得了,那么啰嗦。”沈冰皱皱鼻子,从包里拿出黄符。

    晕倒,我这不是让你多学点知识吗,光有实践也不行,总得懂点理论。真是好心没好报。

    沈冰手上垫了一张辟邪符,握住我们眼前的一根儿臂一样粗的铁桩,用力拔起。这跟铁条有三尺多长,一下没能完全拔出来,沈冰才要站起身时,忽然发现铁条上带着鲜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我心说不好,这不是朱砂,两天了都,早该干了,这是鲜血。急忙说道:“快钉下去!”让沈冰把铁条重新钉下去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沈冰睁着一对迷茫的眸子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晚了,铁器穿心,不能拔了。”我转头冲着坟丘口子问:“大嫂,你刚才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嗯,刚才心口好像被人抓走了心肝一样疼……现在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沈冰急问。

    我摸着鼻子皱眉说:“有两个办法。一是开坛作法,以三昧真火符化金气,才能拔桩。但我们光天化日在田地做法,被村民看见肯定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办法呢?”

    “打开坟丘,让大嫂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冰傻愣愣看我半天,然后白我一眼说:“等于没说,作法事都不可能,把大嫂救出来更做不到,你这是什么馊主意啊?”她眼珠一转,忽地眼睛一亮:“诶,你上次不是用过反冲局吗,把这个法事破坏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反冲局那要看时机,像上次阻挡回煞鬼,魂魄未到之前做是可以的,但现在人已经被铁器穿心,再做的话,会适得其反,就跟凶尸一样加剧痛苦,不能再碰了。只能用三昧真火化解!”

    沈冰挠挠头说:“那不如我们晚上来开坛作法吧。”

    我摸着鼻子,心想也只能这样了,不仅要化解铁器穿心,还得破除绝后这个恶局,不然七七四十九天一过,赵晓生就得出问题。而大嫂在凶坟里丘了这么多日子,身上煞气很难驱尽,就算能活下去,也最多两三年的寿命。草他二大爷的,谁这么阴狠,要毒害这孤苦无依的娘俩啊?

    我们又安慰了大嫂几句,说晚上过来想个办法给她治治手脚冰凉额头腐烂的毛病,然后告辞回去。临走时,赵晓生始终用充满了敌意的目光盯着我们,让我们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,这孩子遭逢变故,可能心理上已经被扭曲了,这年龄正是关键阶段,搞不好会走上斜路。

    走回村口,沈冰问我还找不找龚翠若脚骨灰了。我说现在有点怀疑老太太跟龚翠若是故意报复赵成实一家,可能当时赵成实早就猜到自己出现三长两短,会遭到仇人报复,留了一手,不让他们找回脚骨灰。可是他没算到,对方还是没放过他的妻儿。

    等搞明白了其中原因,再决定帮不帮这个忙。

    沈冰皱眉问:“要是不帮她们,她们万一把我们跟七爷八爷接头这件事说出去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叹口气说:“最多泄露我们行踪,大不了再搬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