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四十六章 活人坟丘

第八百四十六章 活人坟丘

    别看这群小家伙,最大的才十二三岁,小的有五六岁的,但揍起人来,那真叫一个狠,拳打脚踢都往脑袋和肚子上招呼,没几下,赵晓生鼻血长流,整张脸都肿起来了。我跟沈冰看的心惊肉跳,这么打下去,孩子们不知道轻重,非把赵晓生打死不可,有多大仇气啊,下这么狠的手?

    我和沈冰急忙伸手拦架,把他们赶开。这伙孩子见大人插手,指着赵晓生脊梁骨骂了一通,才跑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沈冰去扶赵晓生起来,这孩子脾气竟然挺倔强,一把打开她的手,自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。也不知道认出我们没有,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盯着我们,丝毫没半点感激。我心里暗叹,这孩子可能受到父亲影响,性格上就有点怪异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叫晓生吧?”沈冰伸手去摸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孩子又是一把打开,瞪了她一眼,捂着胸口急匆匆的朝南边田地里跑过去了。看着他的背影,让我们感到很好奇,他这是要去哪儿?难道跟庞富荣女儿一样,没爹管的孩子,到处偷东西不肯回家吗?

    远远的看见他跑到一个坟头跟前,跪在那儿,把胸口里藏的东西全都抖落出来,离的远了,一时看不清是什么,估计是花果供品吧?他在跟谁上坟,按理说他父亲就算死了,也是死在死亡谷,家里不可能知道,不会是他母亲的坟吧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跟沈冰对望一样,同样的心思,都走向了田地。到了坟头跟前,听这孩子正哭的痛不欲生:“妈,妈妈,你倒是说句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心里一酸,果然是他母亲的坟。赵成实可能死了,他母亲也不在了,这孩子现在成了一个孤儿。往往像他这么大的无父无母的孩子,最容易学坏。唉,说起来这都是赵成实做的孽,如果在家好好的种几亩田,享受一家天伦之乐不是很好吗?可如今呢,搞的家破人亡,留下一个儿子孤苦无依。

    沈冰蹲下身子,才要开口,突然一个女人声音从地下传出来:“晓生,我不是说过不让你再来的吗?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?我这神经马上就绷紧了,大白天的地下冒女人声音,这鬼胆也太大了吧?不过循着声音来源仔细一看,这坟其实是个丘子,是用砖砌成的,下面有个通气孔,声音是从这儿钻出来的。

    丘子是我们这一带的一种埋葬风俗,也叫坟丘。因为这一带还留有传统男尊女卑的丧葬习俗,男人先死可以入土为安,而女人死在男人前头,是不能下葬的,先把棺材放在坟丘里,等男人死后,再一块入土合葬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坟丘,那也是女人死了之后才放进去的,不能把一个大活人给封在里面啊。我顿时心里是又惊又气,这孩子也太不孝了,父亲死在外面不回来,你就把妈妈给丘起来了?那根活埋没什么两样,还装的像孝子似的,跟这儿哭的挺伤心。

    我伸手揪住赵晓生的衣领,把他一下丢出两三米开外去,蹲下身子冲着那个口子问:“是大嫂吗?我是习风。”

    “啊,习风师弟来了,你们……我……”真是赵成实的老婆,跟我说话口气还是那副亲热劲,但说到后面就哽咽住了。

    我摸着鼻子心想,赵成实干的是见不得光的坏事,可能不敢让老婆知道,大嫂还以为我们师兄弟俩关系好着呢。要说这女人心肠不错的,见过两次面,从言谈举止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我才要开口,赵晓生就跟一头野兽一样,大声嘶叫着扑回来,被沈冰一把扯住,摁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我皱眉问:“大嫂,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晓生从小就是这脾气么?”

    大嫂哭着说道:“这孩子从小脾气倔,这两天又遭人欺负,可能叛逆了点,你们别介意。晓生,这是你师叔你都不认识了,快别发疯了,啊。”

    赵晓生本来还在挣扎,听到妈妈这句,就服软了,不再动弹。但看着我们那眼神,仍然是充满了敌意,始终不肯叫声师叔。

    我也不跟一个孩子计较,又问大嫂:“是谁把你活活封进丘子里的?”

    “唉,一言难尽啊。”大嫂说着又哭起来,别听有多伤心了,抽抽噎噎的跟我说:“老赵自从死后(我把这茬忘了,赵成实曾经假死可能是连他老婆都不知道),我们娘俩就过的很辛苦。谁知道前两天,村子里来了一个风水先生,我们家老赵没死,还做尽坏事,把人家一个姑娘骨灰埋进了他的坟里,这个姑娘就是本村的,叫龚翠若,早就死了一年多。我们不信,龚家逼着我们挖开老赵的坟一看,棺材里没尸体,真有一个骨灰坛,呜呜……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说到这儿,泣不成声,让我听了感觉挺心酸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个风水先生估计就是老太太托的那个人,要说人家找回骨灰,那是天经地义的,本来就是赵成实做的恶,怨不得人家。但这番话是不能跟她说,到现在她恐怕都不知道自己丈夫是个禽兽不如的恶人。

    “师兄尸体不见了,大嫂你也不能把自己埋在这里啊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大嫂稳住了哭声说:“你有所不知,老赵当时死的时候,全村人都知道的,可是现在尸体不明不白的没了,棺材里还多了一个骨灰坛,让乡亲们把我们一家当成了妖孽。当初给老赵钉棺材盖的人说棺材钉就没动过,尸体竟然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“那位先生说老赵是变成妖怪了,跑出去把人家姑娘骨灰坛藏在自己棺材里,是一种‘棺中囚尸’的恶毒邪术,想破了龚家和全村人的风水。村长和龚家的人一听,非常恼怒,就问那个先生怎么破解。那个先生说,老赵如今是找不到跑到哪儿去了,再说棺中囚的是个女尸,要破解的话,就要他家女人来补偿,封进丘子里七七四十九天,出来后再披麻戴孝,为龚家女儿上坟,这种邪术就会破掉了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这样,难怪赵晓生会被一群孩子追打,是把他当成了妖孽。但小孩懂什么啊,还不都是大人们鼓动的?要说农村百姓太容易被阴阳先生忽悠了,赵成实一家要真是妖孽,早就把全村人害死了,还轮到你们把他母亲活葬在丘子里,天天遭受孩子们追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