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四十八章 那个先生是陆飞

第八百四十八章 那个先生是陆飞

    回到家,老妈和沈冰看电视,我就躺在卧室床上想问题。搬到这儿跟在家一样,这张床只有沈冰不睡觉的时候才轮到我。

    想着赵成实妻儿这种遭遇,绝非偶然,肯定是遭人报复,这个是板上钉钉的事。而跟我们是否有联系,这就难说了。我相信自己是个灾星,走到哪儿,哪儿不痛快,随便在公园走走,都能让俩老头遇上仙人棋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我们一家用换形术的事,除了太祖爷爷之外,谁都不知道,死耗子也是今天凌晨才发现的。我们躲到省城这消息,对头估计是不清楚的。何况我们遇到那个老太太,实属巧合,要是存心找我们麻烦,搬过来头一天恐怕就会出事了。

    而赵成实的确是把龚翠若的骨灰扣住了不让她投胎,也难保这孩子不是他杀的。龚翠若找到了老太太这样一个鬼缘很广的干妈,肯定不止是要夺回骨灰那么简单,如果这孩子真是赵成实杀的,那报复他们一家断子绝孙,全家死光光,是绝对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这件事应该与我没关系,老太太只不过跟我是偶遇,她发现七爷八爷都罩着我,还有开阴阳眼的本事,所以就求我找脚骨灰,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。

    赵成实虽然坏事做绝,但妻儿是无辜的。哥们救了那么多鬼,虽然秉承太祖爷爷遗训,不管生人死活,但眼睁睁的看着两条人命被毁,可能又会造就两只厉鬼,能坐视不理吗?我这人并不伟大,可是心眼绝不腌臜,一是一,二是二,不能把赵成实所做的罪恶强加到他妻儿身上。

    想到宽心处,就有了困意,迷迷糊糊的睡到下午才醒。老妈和沈冰在厨房做饭,我在卧室里忙着筹备晚上开坛的东西。其他东西都准备好了,唯独法坛让人发愁,看赵晓生这副不合作的神态,让他往家里搬张桌子估计是做不到,并且也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有了,沈冰经常有抱着笔记本在床上上网的习惯,有个笔记本折叠小电脑桌。虽然是小了点,但也能将就着用。本来这不是什么大法事,对付一下而已。东西全装在了一个大背包内,等吃完饭,我跟沈冰使个眼色,她立刻会意,在厨房里挡住正在洗碗的老妈视线,我偷偷把包拿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然后她说要跟我下去散散步,就跑过来拉住我下楼了。因为老妈三令五申,不许我们再做除鬼的事,这要让她看到我们带着背包出去,肯定不会放我们走。

    经过公园的时候,俩老头经常在那儿走棋的石桌边空着,看来这次仙人棋,让他们吓破了胆,不敢再来了。但石桌上却忽然蹦出一只棋子,在桌面上不住旋转,不用问,是老太太在等着我们。

    没办法,得先把她搞定了。于是让沈冰带着包在一边等着,不然老太太老鬼成精,怎么能嗅不出包里都有什么家伙。我一边走一边开了阴阳眼,果然这老太太盘着一双小脚,坐在石凳上。

    她见我来了,一对小眼珠顿时眯起来,显得挺慈祥。

    我在另一只石凳上坐下,没等她开口,就为难的说:“今天我们去了赵庄,发现脚骨灰可能在一个人的家里,白天不好查,所以晚上再去看看。您老不要急,反正事情有了眉目,很快就能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:“跟七爷八爷有关系的人,绝对本事大了去,我就是在这儿等着问问情况。那个先生啊,要说也挺有本事,可跟你还差了一截,我跟他说另找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娘,你没说找我,还有我跟七爷八爷的事吧?这可是机密,泄露出去,七爷八爷会不高兴的。”我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老太婆加上阴寿都活了一百零二岁了,怎么会连那点心眼都不长呢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这话才放心,摸着鼻子问:“大娘,你找的这个先生是谁啊,本事也不小的,在赵庄听说是查出了棺中囚尸的邪术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了笑说:“这人我也不知道是哪儿的,我跟干女儿去赵庄找骨灰的时候,碰巧这人在坟地里转悠。当时他发现了我们,差点没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打散了,最后听说了若若的事,就一口答应帮我们这个忙,说他是什么鬼事传人,专帮鬼魂做事,并且分文不收。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的,听到老太太说这人是鬼事传人,我差点没从石凳上趴下去。真正鬼事传人就在这儿坐着呢,是那个王八蛋冒充我们习家后人啊?还分文不收,那不是在故意破坏我店铺规矩吗?

    “鬼事传人我听说过,是一个年轻人叫习风,是不是他啊?”我强忍火气问。

    哪知老太太摇摇头:“这人是个年轻人不假,可是不叫习风。他说他叫陆飞……”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我差点没蹦起来,原来是这混蛋小子。马上又冷静下来,陆飞就算冒充鬼事传人,也不可能害人啊。我又问老太太:“他身边是不是有个长的挺漂亮的女孩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难道是这小子没追上麻云曦,又丢了曲陌,受到双重刺激,变态了不成,跑到赵庄对赵成实家人下毒手。这也不是没这个可能,或许也有因为我的因素,被赵成实害的不知所踪,所以就找到赵成实老家报仇。但也不能这么狠啊,太有伤阴德了!

    又套了老太太两句,她跟龚翠若只不过是找骨灰,目的很单纯,剩余的一切都是陆飞干的。我见再问不出什么了,于是跟老太太告辞,跟沈冰出了小区打车去了赵庄。

    我憋了一肚子火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跟沈冰说,心想还是先开坛作法救了大嫂再说吧。拎着背包进了田地后,不住的回头观望,感觉跟做贼似的,唯恐有人在后面盯着。好在今晚是阴天,四处黑漆漆的,加上现在已经九点多,这时候没人会到村外了。

    来到坟丘前,我还怕赵晓生会守在这儿,别大惊小怪嚷起来声音传进村里就麻烦了。蹲下身子往前观察了一阵子,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,没发现有人,只有这一座孤零零的坟丘,散发着死亡气息,在漆黑的夜色里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才要起身往前走,忽然,依稀看到一团白影从坟丘上冒出来。顿时我这头皮就麻了,沈冰也紧紧的抱住我的手臂,显得也挺紧张。

    那是啥玩意啊,不会是眼花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