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四十一章 顾老板的尸体

第八百四十一章 顾老板的尸体

    天黑后,刚把地形转回山谷,忽然间一道晴天霹雳击中太祖爷爷,让他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扑地死过去了。我急忙把他抱起来,看着他一对眼珠子往外暴突,手心脚心各有一个黑窟窿,那是放电所致。摸摸他的心脏,早已经停止跳动了。

    我开了阴阳眼,四处也看不到他的魂魄在哪儿,不知道是被那个神秘鬼差收走了,还是这道霹雳让他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我就抱着他的尸体,坐在那儿默默的流泪,直到沈冰和曲陌找过来,那已经天亮了。

    他们问我怎么回事,我始终没说话,趁着天亮,让沈冰抱着魏子陵的尸体,我背着王子俊,往谷外走去。心情平复一点后,发现通玄不见了,问他们才知道,这小子突然对沈冰下毒手,幸亏曲陌及时发现,将他一巴掌打飞。这小子不走运,正好摔在一处陷阱上,陷进地下暗河了。

    我早就感觉通玄不对劲,没想到竟然会对沈冰下手。当时我记得,是他有意站在胡杨树那儿,引我掉进陷阱的,虽然跟红发鬼领的地点一样,可是他的用意明显太险恶了。而后又有人掐住了我的脖子,被我用军刺砍掉了手腕,这个人也是他。这联系起他两个师兄全死了,唯独他活下来的事,我怀疑他投靠了张云峰或是某一个邪派。

    这次他再掉下暗河,估计没那么好运气活下去。倒是苏瑶带着天灯照心和丁五茅六的去向,让我着实担忧。后来心里叹口气,以后不再管这事了,太祖爷爷好心没好报,让老祖宗跟着在地府闭关受苦,我又时不时的遭到天谴,你说何苦呢?

    我现在居然盼着邪派把这两样东西弄到一块,再搞出十二天女阵,把花王救出沧水潭,跟地府决一死战去吧!

    在回格尔木的路上,我把太祖爷爷是因为三大禁忌而遭到雷劈的事简单告诉了她们俩,当然是背着范秋逸师徒仨说的。以后再不要提及这事了,为了不连累曲陌,跟她中途分手。开始她说什么都不肯离开我们,我最后以找王子俊魂魄的理由把她支走,然后到了格尔木市外,马上跟范秋逸他们三人道别。

    带着两具尸体,先躲在郊区一个僻静的角落里,按照太祖爷爷教的脱胎换骨法,帮沈冰换了神形,又赶到市内去旧车市场花三万块买了一辆旧皮卡,把两具尸体带回了尚城镇。

    老妈见我们安全回来,激动的流下眼泪,我们仨相拥而哭,这次真是差一点就回不来了。老妈问我魏子陵怎么样了,我黯然告诉她,那其实是太祖爷爷转世,因为受到天谴给雷劈死。老妈哭着说,那怎么跟魏家交代啊?

    我也发愁,不但魏子陵没法交代,车上还有一个王子俊呢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觉得人在江湖这句话实在是太经典了,说不管就能不管,哪有那么简单啊。太祖爷爷和王子俊魂魄的下落,以及魏家怎么交代,都是让我欲罢不能。我不是一个只顾脑袋不顾屁股的人,就这么不辞而别,让魏家空等我的好消息,那不是太损了吗?

    不开鬼事店铺可以,但不管他们是不行的,我扪心自问做不到。

    于是让老妈去跟魏家编个谎话,就说我们还在昆仑山,不过捎回信,孩子正在恢复,恐怕要一年半载才能回来。老妈从来没说过谎,但眼下也没好法子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她临走前问我:“你有把握一年半载,让这孩子再复活吗?”

    我说有,老妈这才去了。沈冰问我真有吗,我说有个毛,那不是先把魏家安抚住再说嘛。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地府不敢去,老祖宗不敢找,更别说见七爷八爷了,那不是让他们哥俩为难吗?

    眼下只有先把这两个人的尸体冷冻起来,或许有朝一日,能让他们复活。说出这话我心里都没半点底气,能不能找到他们两个的魂魄还不知道,就算找到了,也可能早就投胎,或是时间太长,不能再还魂了。

    我只不过是存了一丝希望,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吧。

    当下出去忙着买了冷藏柜,那种冷冻雪糕用的,安装在店铺内,把魏子陵和王子俊的尸体冻在里面。从青海回来时,买了很多冰块冷冻着,尸体倒是没腐烂,现在冻起来,希望有一天,还能拿出来复活。

    老妈回来说,魏家相信了她的话,还感激不尽。这让我听了多少有点内疚,他们两口子是好人,真不忍心这样骗他们。

    说完这件事,我跟老妈说,因为太祖爷爷的事,连累到了我们,他老人家让我们出去避几天风头。把太祖爷爷搬出来,老妈是绝不会不同意的,她还催着我,那就按照他老人家说的办,赶紧走吧。

    我说他老家人吩咐要跟你身上做点法事,以免被地府鬼差找到了线索,给老妈做了换形法术后,把店铺和家门锁好,带上那面铜镜和所有家伙,开上这辆破皮卡,在夜里出了尚城镇。

    去哪儿我们倒不发愁,因为省城还有沈冰一座房子可以住。本来依着老妈还是住乡下习惯,但我还想打听太祖爷爷和王子俊魂魄的下落,住在乡下什么都不方便,不如在大都市哪方面的信息都灵通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上了高速,直奔省城。中途服务区休息的时候,忽然发现高速一侧田地内,有不少警察和围观人众。沈冰喜欢看热闹,就跑下高速,我也好奇的跟过去。挤进人群一看,是一具死尸,法医正在检验尸体,我们一下认出是顾老板。想起当时在死亡谷,赵成实和凌佩强都被地狱花王吞噬了,唯独没见到他,一直觉得挺奇怪,原来早逃出来,死在了这儿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他的尸体,让我感到很痛恨,这混蛋当时拉住我的手,差点让我淹死在河里。再也不信这混蛋是我老爸朋友了,他以前所说的一切都变成了谎言。

    法医当场得出一个初步结论,这人早就被阉割了,那就是太监。并且尸体开始高度腐烂,从一些腐变的器官上看,应该是死亡很长时间了,还有从牙齿和头发上检测,这人应该死了至少一年以上。

    我和沈冰面面相觑,觉得法医的鉴定太不靠谱了吧?要说这混蛋是太监,没什么可争议的,那可能是偷别人老婆给割掉了那玩意。但尸体某些特征竟然显示死亡超过一年时间,那就有点不可思议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