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二十二卷第八百四十二章 仙人棋

第二十二卷第八百四十二章 仙人棋

    警察把尸体带走了,我们也跟着撒开的人群回到了车里,在路上始终想不通,顾老板尸体是怎么一回事。要说是活养尸,倒有这个可能,可是活养尸是很难杀死的,就算杀死会立刻变腐尸,还怎会等着法医在检查?

    术人的邪术真是深不可测,大无量术也只不过是个皮毛。想活养尸、柳灵女还有降童术,要不是亲眼所见,谁能相信人死还能跟活着一样真实,一个木头人,居然比真人都妖娆。别说,提起柳灵女,我倒是有点怀念如花了。

    不想他了,还是先想想怎么打听太祖爷爷和王子俊的事。

    进了沈冰的家里,老妈左瞅瞅又瞅瞅,满眼的新奇神色。她可是头一次进省城,又是头一次住楼房,那新鲜劲,真比她看到栗子上长出一颗花生都新鲜。老妈第一晚睡在柔软的席梦思上,愣是一夜兴奋的没睡着。

    天一亮,我跟沈冰打扮的像特务似的,衣领竖高,带着帽子把帽檐压低了,去菜市场买了一大堆新鲜蔬菜和米面。正好现在天气凉爽,进入了秋季,不怕腐烂,这些东西够我们吃上一个月的了。

    想要大听太祖爷爷的事是太难了,我们都把手机关了,跟曲陌和陆飞彻底没了半点联系,并且这得往地府去查,问谁去啊?不开店铺,真没这机会,急的我在屋子里团团转,沈冰怕老妈看着我们起疑心,就拉着我去楼下公园散步。

    皎洁的明月,又圆又大,我抬起手指看看,你说空有青冥箭这种高级法术有个屁用,什么忙都帮不上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再问问死耗子吧?”沈冰跟我说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虽然出来时把它带上了,但始终还是信不过它。

    “不如跟陆飞打个电话,让他帮忙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他没这本事。”我嗤之以鼻的说,这小子顶多除除鬼,要想打入地府内部,那得跟我学几年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说怎么好?”沈冰嘟着嘴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不好。”我现在心情特别郁闷,无精打采的回答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看见前面两个老人坐在石凳上,围着一张石桌在下象棋。于是捅了捅沈冰,打算绕道,离他们远点。谁知那边忽然传来惊呼声,让我们感到好奇,回头一看,路灯虽然不是很明亮,但也看的很清楚,两个六十多岁老头,双手捂着胸口,但棋盘上的棋子却不住的走动。

    我头皮一紧,这玩意在我们当地叫仙人棋,说白了就是有鬼捣乱。只要给烧上一根香烟,念叨两句,野鬼就会走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俩老头也都懂这种邪事,一个戴眼镜的老头掏出一根香烟点上,就倒立放在石桌上,看着四周说:“大仙啊,抽口烟过过瘾,这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那是屁仙,不过就是一只死鬼。眼瞅着那根香烟一明一灭的,就像有人猛chou了几口似的,往下燃了少半截。俩老头以为没事了,把刚才跳乱的棋子重新摆回来,想继续走下去。不料棋子又开始乱窜,这家伙分明抽了人香烟,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这是吃了霸王餐还要倒给钱的主儿。

    我小声跟沈冰说:“你回去把点睛笔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去?现在你都长脾气了,把我总当佣人使唤。”沈冰还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这儿看着这玩意,我看着像是一只妖怪,除鬼的法术是搞不定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完,沈冰就立马转身:“我去我去。”她现在不是很怕鬼,但绝对怕妖怪,哈哈。

    俩老头一看这架势,棋是下不成了,赶紧起身要走。可是刚站起来,忽然腿弯一曲,又坐下了。靠,这死玩意还来硬的,想走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老张,我看咱们遇到的不是大仙,好像是邪祟。”戴眼镜的老头颤声说。

    “老刘,你不是说你早年练过点法术吗,快使使啊。”老张紧张的说。

    老刘一扑棱脑袋:“不行啊,都三十多年没练了,忘了怎么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?”老张全身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张,你输了!”老刘突然看见飞起的一个棋子把对面老将给吃了,竟然忘了恐惧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那是赢了吗,有车当炮使的吗?”老张一瞪眼说。

    我一看觉得不对劲,俩老头似乎都染上了邪气,眼珠子发青,显得挺诡异。偏巧出来时,连个铜钱都没带,想下手也找不到死玩意在什么方位。

    但那边俩老头说着说着居然动起手来了,很少看到这么大岁数的老人打架,你揪着我头发,我拽着你耳朵,汗,比女人掐架都难看。这要是再不过去,他们这么大岁数,别再引起心脏病什么的,赶紧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跟前,就感觉一股阴风扑面,俩老头突然撒开对方,一人一巴掌朝我打过来。我勒个去,怎么要打劝架的。赶紧一低头,躲过两巴掌,伸手攥住了他们两个人的手腕子。正好这时沈冰急匆匆的跑回来,把点睛笔抛给我。

    我接了东西往后连退两步,迅速打开阴阳眼,往前一看,草,一个瘦小的老太太,坐在石桌对面,正抽着那根烟,显得挺过瘾的。眯缝着一对小眼睛,满脸都是褶子,吹一口烟气,俩老头就会挥动巴掌往我这儿招呼。

    又躲开老头的两巴掌,小声问沈冰:“家伙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只说拿点睛笔,又没说拿家伙。”她眨动眨动漂亮的黑眸说。

    忘了这一根筋的丫头,打酱油绝不带稍醋的。算了,还是跟这老太太说合几句,让她别玩俩老头。要是真不听话,我就给一支青冥箭,让她直接连聻境都没得去。

    当下伸手再次攥住老头手腕,用力往旁边一扯,他们哪有我劲大,立马往后退开几步。我两步走到石桌前,往一张石凳上一坐,转头看着老太太笑道:“大娘,你原先是住在这儿吧?”

    我这一问,老太太吃惊的瞪大了小眼珠,嘴上那根香烟都吧嗒掉地上。可能怎么都不会想到,居然有人能看到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