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四十章 脱胎换骨

第八百四十章 脱胎换骨

    他们两个同归于尽了,我看着单明山那种仇恨的目光,多少有点心酸。同样是为了女人,被张云峰利用,而喜欢的女人又被玷污,这真是男人所不能忍受的奇耻大辱。可是你报仇,都不跟哥们商量一声,把我兄弟的身子也给搭上了。

    本来太祖爷爷讲这个故事,意图很明显,想让张云峰醒悟,痛改前非,说出王子俊的死活,如果猴崽子没死的话,张云峰主动把魂掉过来。这下可好,太祖爷爷牙白磨了,倒是便宜你们临死前免费听了一场评书。

    守竹族两个家伙竟然也都自杀,他们的魂就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张云峰虽然终于魂飞魄散,永除后患,可是因为王子俊身子也变成了尸体,让我感到非常沮丧,还是没能保住他的身体。闷闷不乐的跟你太祖爷爷一块躺在沙漠上,小睡了一会儿,醒过来太阳西斜,我们在这四具尸体上找到了一些压缩饼干和矿泉水,一人吃了点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看着西斜的太阳,心事重重的跟我说:“本来不打算告诉你这些秘密,但天灯照心一面世,我利用这东西增寿的事,地府就会知道了。我们爷俩不但会遭到天谴,还会受到地府的怪罪。我恐怕,再没有投胎的机会了,也不可能像你远祖爷爷那样能在地府闭关,搞不好我会下地狱。所以,我才把这些秘密全部告诉你。其中很多是连你远祖爷爷都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连忙问他老人家:“还有什么法子解决吗,要不我也去道观里当道士去。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伸出小手摸摸我的脑袋笑道:“你有这份心我就心满意足了。你远祖爷爷为我闭关那么多年,都没能取得功德,你再做也是于事无补。我跟你讲的这么多,是让你明白,帮地府做事,就跟古时在朝廷为官一个道理,没有什么好下场的。这次回去,就把店铺关了,带上你母亲,找个僻静的地方隐居,再也别管这之间的是非了。”

    他老人家说的很有道理,就拿行政长官来说,他判了冤假错案,却为了顾及自己的颜面,一错再错下去,最后还把七爷泄露秘密的事给扣上一个罪名,这真是伴君如伴虎,不能再帮地府做事了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:“我听太祖爷爷的,从此金盆洗手,不再做鬼事生意了。”说完忽然想起一件事,又问他老人家:“可是我们就算走到天涯海角,地府会放过我们吗?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神秘一笑:“不怕。你还记得乌卵换形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个,我顿时就睁大了眼珠说:“不会是让我们全变小乌?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摇摇头:“不是,我早年琢磨出一种脱胎换骨的法术,一直没用过,今天就跟你身上试试。如果成功,你回去给沈冰和你母亲也用了,以后地府就不会再找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老人家说是试试,那证明还没把握呢,让我有小白鼠的感觉。我眨巴眨巴眼问:“没副作用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副作用,顶多变白痴,不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擦,那还没什么副作用啊,变白痴,沈冰肯定离我而去,老妈谁来照顾啊?但如果让他试验,也没别的好办法,很不情愿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跟我要了剩下的小半张黄纸,连画了七八道符,每一道都不同。我从来没见过这些符咒,看了几眼也没看明白。等他画完之后,捏个法诀,在沙土中插上三炷香,用铜钱剑挑起一张念咒烧了,接着是第二张、第三张,一口气把符全都烧完。

    最后铜钱剑在空中一挥,大声念道:“乘天罡,步九玄。履元斗,行飞仙。得天仙,万神欢。隐形变,化万端。小儿换骨,急急如律令!”他飞身跳起来,用剑尖在我眉心点了一下,一触即回。

    剑尖接触到眉心肌肤的一霎那,感觉一股相当暖和热流从那儿流进来,瞬间在四肢百骸蔓延扩散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擦了一把头上汗珠,好像这法事挺耗元气的,他抬头看着我,伸出一根手指问:“这是几?”

    哦,这是术后验证吧,看我变白痴了没。我童心忽起,傻呆呆的回答:“三……”

    他老人家一怔,随即紧皱眉头,嘴里咕哝道:“怎么会失败呢,我一般琢磨出的法术都会成功的。不行,我得赶紧把符咒撤销了。”

    才要捏法诀念咒,我嘿嘿一笑:“我刚才那是骗你的,我知道你伸的是一。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小子,敢戏耍你太祖爷爷,我这就让你变猪头……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跟我说,这种脱胎换骨术,能让我变成一个地府都没任何记录的人,也就是说,地府不但再找不到习风这个人,也不会知道世上还有这么一个生死簿上没名字的主儿,我可能有机会长生不老。但前提下,是绝对要守口如瓶,不能让地府发现,不然肯定会给送地狱去。

    他老人家当年琢磨出来这法术,并不是为了让自己躲过生死簿勾魂,而是知道得到天灯照心后,算出自己早晚还有一劫。谁知这一劫直接就让自己丧命,连试验这种法术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太祖爷爷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脱胎换骨,跟我们一起走呢?”我好奇的问他

    “傻小子,你不想想,出了这么大事,我是罪魁祸首,如果我再消失,地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到时我们谁都跑不了。如果我乖乖跟他们回地府,至于你们就不会深究了。”太祖爷爷瞪着小眼珠说。

    我把他老人家抱在怀里,忍不住流下眼泪,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。让他推了我几把,骂道:“我老人家还没死呢,你哭个什么,快把眼泪擦干净了,给我笑一个!”

    你说我能笑得出来吗,简直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色逐渐暗了下来,我的一颗心也跟着慢慢往下沉落,转回山谷,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他老人家了。我失去了太祖爷爷,而魏家也失去了独子,跟他们怎么交代好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