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三十九章 同归于尽

第八百三十九章 同归于尽

    张云峰立马就愣住了,张大了嘴吧,跟塞了一只大茄子一样。

    我也觉得这事新鲜,你说被人利用并不丢人,但认错祖宗那才是最耻辱的。不过是张云峰这个狗杂碎认错了祖宗,让哥们我感到幸灾乐祸。这帮傻货,怎么就不认我是他们老祖宗呢?

    太祖爷爷接着说道,冯公子原本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,后来因为投靠了鬼王在地府的黑恶势力,因为长的像冯家一个先人,就得到重用。鬼王这些家伙为毛看上冯家,那是有原因的,最大的一个原因是狼妖。

    三大禁忌如果合璧,黑珍珠是不能点亮天灯照心的,必须以狼妖为引子。而狼妖跟冯家的关系,他们哪能不知道。当冯家因为战乱迁徙到东北,早就给盯上了,送他们家一座鬼龙楼,那也是另有用意的。

    想利用冯家这十二代祖宗,养成一条妖龙,能够探寻到三大禁忌的下落,再假冯家后人之手,让三大禁忌合璧,引狼妖点亮天灯,驱使丁五茅六解救花王出世。并且花王一出世,鬼王也会破洞而出。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张云峰脸上肌肉不住抽搐,显然这狗杂碎已经有点信了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又说,十二重鬼龙楼只有帝王之家才敢做的,想李唐家族,那要藏在深山中,并有重兵把守,才免遭破坏,或是受到任何冲撞。而对于普通百姓,好的风水局数不胜数,为什么偏偏要做鬼龙楼这么危险的风水局?那说明一点,这个冯公子压根不是冯家的先人,哪有祸害后人的祖宗?

    张云峰听到这儿,如梦方醒,原来太祖爷爷开始讲了这么长的一个故事,最终是让他明白,三大禁忌只不过是鬼王跟阎王之间的一个权力斗争而产生的,而所有的人,都被他们利用了。想冯家落到如此地步,还不都是因为十二重鬼龙楼害的?

    太祖爷爷看看守竹族两人,跟我们说道,守竹族其实也是个骗局,那也是鬼王存储阴兵的地方。假借保世人平安的名头,才骗过了地府。更可恶的是,守竹族把这些鬼魂变成鬼虫,封禁在竹子里永不能投胎,非常恶毒。有朝一日鬼王要用兵,把竹虫谷的鬼虫全放出来,那真是地府一大灾难。

    可是族人并不知道其中真正秘密,只有代代相传的族长才清楚。当年太祖爷爷在孟婆那儿留下一个纸条,转给了老祖宗,让他寻到一只尖头鬼,这玩意吃鬼虫那是一绝,就收到小白旗里。

    本来是有两只尖头鬼的,就是因为这事也被鬼王得知,让牛头马面给踩扁了一个脑袋,变成碟金刚,还被守竹族族长收走,再不能吞虫子了。老祖宗临死始终没机会去一趟竹虫谷,后来尖头鬼走后,就被碟金刚骗到了那儿,让族长蓝登给迷惑了很多年。那是绝对不允许尖头鬼在外头晃荡的,这小子就是竹虫谷的克星!

    守竹族的两个人面面相觑,同时点头,他们现在也醒悟过来了。就算那些冤魂怨念冲天,把他们困在竹子里也不必变成鬼虫。那是使了邪恶手段,才让他们变成这模样的,历代族长的确是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讲到这儿,故事基本上讲完了,他仰头长叹一声说:“因为鬼王加害张雪寒,使小雪打乱出生时间和地点,我从那儿之后再找不到她,最近这次才在地府见面,原来是给人害死了。嘿嘿,这也是行政长官看到现在三大禁忌的事有点棘手,才故意让她跟我一道投胎的,这一切都是在他们的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张云峰和守竹族两个家伙耷拉着脑袋,显得挺沮丧,但张云峰眼珠转了转,又恢复了那股冷傲的神色说:“你讲这个故事什么用心我还不明白吗?不就是想让我再把天灯照心和丁五茅六还给你?你想的太天真了,姓冯的无论做什么事,从来不后悔,还会一直做下去,管他谁在利用我。”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天灯照心都被他弄走了!现在太祖爷爷把话说到这份上,还是死性不改,我又跟他脸上踢了一脚沙子,狗杂碎急忙闭上眼睛伸手去划拉。叫你嚣张,现在你就是砧板上的肉,哥们想怎么宰割就怎么宰割,哪轮到你唧唧歪歪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摇头说:“唉,鬼王都死了,你们还执迷不悟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是一个叫柳晖的年轻人,把鬼王的,不知道是真是假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缓缓点头:“是真的,据说这个柳晖祖先就是北柳一派柳老太爷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不是亲戚吗?”我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亲戚啊,我跟柳老太爷是师徒关系又不是亲戚,你脑子进水了?”

    “可小雪是我太祖奶奶,咱们不就是亲戚了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儿,就被他老人家小手给捂住了嘴巴,他转头看看四周,唯恐别人听到似的。只听跟我小声说:“这事千万不能让你太祖奶奶听到了,我跟小雪很纯洁的,你可不能再瞎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笑喷,太祖奶奶都不知道转了多少世,怎么可能在这儿偷听?你这是纯粹做贼心虚,此地无银三百两,肯定跟小雪有故事。

    正要说话,突然间听到张云峰惨叫一声,整张脸孔都因为痛苦而扭曲了,眼珠瞪得大大的,充满了不甘与恐怖。我和太祖爷爷同时一惊,是谁动的手?

    这抬头一看,见单明山从张云峰心窝里拔出一把鲜血淋漓的刀子,看着我木无表情的说:“其实我跟苏瑶早不在他手下做事了,这次跟过来是另有图谋。不过我自知逃不掉了,所以还你一个人情,帮你杀了这混蛋。”说完他猛地一刀刺进自己心脏,身子一阵抽搐,还没等我说出话,脑袋一歪就没气了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们感到错愕不已,没想到单明山会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大,竟然临死前还说出现在不跟他做事了。我心头一惊,这么说,苏瑶跟他是有意分开,天灯照心和丁五茅六是由苏瑶带走了,那以后跟哪儿找去?

    太祖爷爷却赶紧举起黒木盘说:“不能让他们鬼魂逃走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看见单明山右手掐着张云峰的脖子,在太阳底下显出原形,两个人都被阳光给击打的浑身冒烟,痛的不住惨叫。

    “狗娘养的,我要跟你同归于尽!”单明山化成青烟之前,嘶声大吼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