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三十四章 丁五茅六被夺

第八百三十四章 丁五茅六被夺

    我们全都吃了一惊,这让他们苏醒过来,反倒是害了沈冰。草他二大爷的,赵诚实这个狗杂种,我恨不得上去扒了他皮,抽了他的筋。

    曲陌瞪着赵诚实突然发出一声诡异的叫声,吓得他手一抖,让沈冰往后一仰头脱离了他的掌握。曲陌也与此同时飞身过去,一把提起赵诚实,从洞口上掠过。只听“噗通”一声,将这狗杂种给丢进水里了。

    沈冰这时拼命的跑出尸体群,一头扎进我的怀里,呜呜哭起来:“土包子,刚被大白花吞下去的时候,我真是绝望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又是怜惜又是高兴,抚摸着她的香背说:“我什么时候都没绝望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绝望,因为被吞下的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汗,这丫头,又不给哥们面子。

    沈冰活着对我来说,那是天大的喜事,什么都比不上这重要。心里感觉无比的畅快,什么天灯照心,什么天谴灾祸,什么张云峰,一切一切,好像对我都没半毛钱关系。只要沈冰不死,让哥们学狗叫扮乌龟爬,怎么都成。

    心里一轻松,脑子也变得灵活起来,指着爬起来要跑的凌佩强叫道:“曲陌,把这混蛋揪住了!”

    曲陌一声嘶吼,掉头窜回来,揪住这老混蛋的衣服,把他直接丢到我跟前。

    我一脚踩在他肚子上说:“我看在你是雅雪父亲的份上,今天不杀你,但活罪难饶。”弯腰噼里啪啦的痛打一顿耳光,立刻让他变成了猪头脸。又问他:“这次你们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噼里啪啦又是一顿耳光,呃,变大象脑袋了!

    “来了七八个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谁,有我认识的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噼里啪啦再打一顿,手心都打麻了,不过感到心里非常痛快。草,这次他变鲸鱼脑袋了!

    “别打了,别打了,我全说。”凌佩强杀猪一样惨嚎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来了七个人,其中包括他、张云峰和赵诚实,其余四个有两个我认识的,单明山和苏瑶也来了。剩下那两个,是守竹族的,他们誓死要为老族长和老黑报仇。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得到对方情报,心里就有数了,不至于再栽了跟头。

    严鑫毅和通玄跑到我们跟前,两个家伙虽然苏醒了,但还是一脸的余悸,看着我们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赶紧撤。我带路,你断后拔鬼桩!”太祖爷爷跟我交代一声,掉头往回走。

    我点下头,推了一把沈冰,让她跟在太祖爷爷后头,又跟严鑫毅和通玄甩甩脑袋,示意他们跟上。

    “小成成,我才发现你活了?”沈冰高兴的跟上太祖爷爷叫道。“你有没力气啊,我抱你走路吧?”

    “诶,不用,我老人家能自己走路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心里感到一阵温馨,但马上有想到可能因为张云峰又再次遭到天谴,心里一沉。叹口气看着曲陌问: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把他绑在一个洞里了,等我找到子俊魂魄,再去找你掉魂。”曲陌说着匆忙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忽然从身后远远传来一声女人惨叫声,我心头不由打个突,回头看看太祖爷爷和沈冰他们,心说不会是田雯颖遭到毒手了吧?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发生脸上什么事。”曲陌嗖地拔身而起,再抬头看空中,连影子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我急忙拔了鬼桩,让他们仨回到小白旗。至于凌佩强,一脚把他踢晕,不杀他算是哥们大发慈悲了,想要我带他走出困龙滩,门都没有。就让他在这儿自生自灭吧。临走时,拉开裤子在鬼猴子头上浇了一泡尿,痛的这死玩意不住的惨嚎,最后化成一股青烟飘散。

    紧跟着赶紧往回跑,不然太祖爷爷的开道咒会很快消失无效,就得我自己来施法了。不过我那功力,跟他老人家相差不是一个档次,能不能开出一条生路,还真是难说。

    我们走出困龙滩,发现范秋翊和田雯雅躲在一块大石后面发抖。一见我们回来,还带回了沈冰和严鑫毅,高兴的不得了。我们见田雯颖没事,那女人的叫声是另有其人了。转头望向苍茫的夜色里,这个女人会是谁呢?

    太祖爷爷一摆手,叫我们跟着他走向山谷出口,现在这里变得风诡云异,顾不上再去调查那个遇害的女人是谁,先保住我们这几个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。刚往前走了几步,曲陌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,张云峰被救了出来,并且还在水潭里找到了封鬼坛,把梅思思杀死,取走了丁五茅六!”曲陌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啊,我不由大惊失色,原来刚才那是惨叫是梅思思发出的。我跟太祖爷爷面面相觑,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天灯照心的事还罩不住,丁五茅六又给狗杂碎整走了,这就更没法收场了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太可怜了。”沈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应该是这女鬼太可怜了,我也禁不住心里暗叹。她的命运就是个悲剧,一直都操控在术人的掌握中,被封禁了那么多年,最后连个投胎的机会都没得到。

    命运啊,到底是啥玩意?我觉得,它就是一坨屎,还是一坨狗屎。走运的人,要不怎么叫狗屎运。不走运,说明我们不待见这玩意,所以也不必沮丧,本来这都是子虚乌有的,好就是命好,不好就是命不好,往往全***马后炮,事后诸葛亮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急的两只小手不住的搓着,原地转了两个圈子说:“小风跟我走,去追张云峰。小狐狸保护好这些人,把他们安全带出死亡谷。”

    我摸着鼻子说:“不用急,太祖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冰和曲陌一听我这声称呼,全都翘了辫子,满脸惊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太祖爷爷都死了那么多年了,怎么会是个小孩,你不会是吓糊涂了吧?”沈冰挠头又问。

    我一挥手示意她闭嘴,接着说道:“我想他们肯定还会回来,所以不用急着去追他们,不如来个以逸待劳。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才张开嘴要问,沈冰抢先道:“为什么?你以为他们跟你一样都变白痴,连小孩子都敢叫太祖爷爷了!”

    狂汗,着什么逻辑,我叫人太祖爷爷,就必须是变白痴了吗?我没好气瞪她一眼,从包里拿出那袋黑珍珠晃了晃。

    沈冰还是没明白,但太祖爷爷却笑着点点头:“嗯,我这灰苏子果然聪明,连我都忘了这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