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三十三章 妇人之仁

第八百三十三章 妇人之仁

    明知道张云峰是个十恶不赦的狗杂碎,我为什么还要护着他?那不是这身子不是他的嘛,而这个身子又是我认识的,跟我情同手足,从小一块长大的王子俊!

    我真不敢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,可是事实摆在面前,不信也由不得自己,心里是相当的难过。狗杂碎占据了他的身子,那他的魂魄我估计是给弄死了,可能连地府都不能进,被狗杂碎封在收鬼坛内。他的魂魄变成死魄,那就不能再回到自己身子里还魂复生。

    可我还是存了一丝指望,万一王子俊是以取生魂方式,植入另一个生命体中苟延残喘着,只要让他身子保持活力,就有希望把魂掉回来。如果现在把张云峰魂魄取出,那这个身子就成了一具死尸,还还个毛魂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生气的骂道:“糊涂,这人不杀,那是遗祸无穷。”

    我们俩这么一争执,张云峰趁机从地上一跃而起,但太祖爷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手上迅速一扯,又将这狗杂碎给扯下地来。我真有点搞不明白,这么脆弱的红绳,对付恶鬼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,怎么对付活人,也变得像钢丝一样有力?

    “可这身子是我朋友,如果变成尸体后,还怎么把魂掉回来?”我急道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瞪着小眼珠说:“此人不杀,来日定成魔头,会祸乱苍生,你一个朋友的性命与之相比,哪个更重要?”

    我一窒,有那么严重吗?不过他老人家应该比我懂的多,让我左右为难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伸手推了我一把,小胳膊挺有劲,让我腾腾往后退出两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他举起黑木盘,手指挑起一根黑线,捏诀念咒。现在再过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我心里一沉,闭上眼睛说:“子俊,哥对不住你了,以后找到你的魂魄,再好好的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诡异的怪叫在前面响起,太祖爷爷咦的一声,显得挺意外。我赶紧睁开眼睛,发现张云峰不见了,四周一片寂静,在诡异的夜色里,看不到一丝影踪,唯有那个洞口在咕嘟咕嘟的翻涌着水花声不住传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隐隐猜到了怎么回事,但对着太祖爷爷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老人家叹口气:“小官后人既然发现了天灯照心的埋藏地点,那这件宝物也会被他带走。这本来与小官有着极深的渊源,他的后人取宝易如反掌。从此之后,天灯照心将会祸乱天下,不可阻挡了!”说着神色极为没落。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绝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难怪他老人家听说张云峰是小官后人,一力要把他干掉。

    他老人家往地上一坐,看着我说:“刚才错失了最佳杀死他的机会,我们祖孙俩恐怕会被他连累,再遭天谴,再没有轮回投胎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这话心里不是滋味,刚才的确是妇人之仁了,明知道王子俊不可能再复活,还拦着太祖爷爷不杀张云峰,以致酿出一个大祸。我遭天谴不要紧,让太祖爷爷从此连二十年一轮回的机会都失去了,并且世上多出这么一个魔头,不知要害死多少人,真恨不得一头撞死了。

    “唉,事已至此,你也不必内疚,还是先救沈冰吧。”太祖爷爷慢慢从地上站起来,盯着那个洞口,满面愁容。

    刚才眼看就把那只鬼猴子抓住了,结果给张云峰坏了好事,再抓的话这死玩意肯定不会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太祖爷爷,鬼猴子被吓回了洞里,估计不敢出来了吧?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它是不敢出来了,但抓不住花奴,就没办法让他们真正清醒过来。”太祖爷爷忧形于色的说。

    “花奴?”

    “嗯,这只鬼猴子是地狱花王的鬼奴,花王受到禁制后,全凭这种东西在帮它作恶。”

    “哦,它等于是只看门狗。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点点头,才要说什么,这时忽然听到附近响起一阵“擦擦”微小的动静。他老人家立刻警觉的转过身,举起黑木盘。当他挑动黑线的一瞬间,一条黑影从黑暗中窜出来,身后拖着一堆毛茸茸的大尾巴,竟然是曲陌!

    我急忙按住了太祖爷爷的小手,冲曲陌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帮你引鬼猴子的。”曲陌一脸阴沉的表情,目光不敢跟我相接,似乎有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“你救走张云峰再回来帮我们,能安什么好心吗?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这句话,让我全身巨震,其实刚才那声诡异的怪叫,我猜到是曲陌了。现在事情变的乱成一团,让我心里感觉非常矛盾,曲陌为什么要帮张云峰,这丫头不会早就投靠这狗杂碎了吧?

    曲陌抬头看着我,双眼中流露出太多的无奈,跟我说:“其实我早就发现子俊不正常了,一直都在暗中跟着他。虽然现在这个身子里的魂魄不是他的,可是一旦变成尸体,他就永远活不过来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下仿佛明白了很多事,他的出国借口,以及之后在郑老板家门口救我,这并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了不早告诉我?”我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会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废话了,三个鬼桩打的太久,他们会撑不住的。小狐狸,你去引鬼猴子出来。”太祖爷爷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曲陌点下头,闪电般的窜到了洞口边,把一条尾巴伸进水下,慢慢的搅动着。不过片刻,曲陌一皱眉头,显得挺痛。快速把尾巴收回来,往我们这边急窜而回。那只鬼猴子死死咬着那条尾巴不肯松口,鲜血顺着它的嘴巴往下不住滴落,看上去相当吓人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抖起刚才那条红绳,待他们俩到了跟前,甩动红绳把鬼猴子给缠住了。

    这死玩意顿时松开嘴,发出几声“吱吱”尖叫声,不住的挥舞四肢乱踢乱舞。太祖爷爷又挥绳在它身上连缠几匝,最后将它手足全都牢牢绑缚好。他老人家左手托着罗盘,往左横移三步,右手捏住鬼猴子脖子,往下用力一拍。死玩意立马给拍进泥土内,只露出一颗黑溜溜的脑袋,还不住张口发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再看沈冰他们,一个个猛地抬头苏醒,似乎解除了身上毒咒。但在沈冰一侧的赵诚实,忽地伸手捏住了她的喉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