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三十二章 此人不能杀

第八百三十二章 此人不能杀

    它还真是一只鬼猴子,外表那层光溜溜的黑漆一样的皮,其实是因为毛发浸水,贴在了身上,乍一看真像没长毛的秃狗。现在看了几眼,越看越跟丁五茅六有点像,心里开始打鼓,这玩意不会是它们亲戚吧?

    那个像真人似的童子,距离它十多米时,一个急转弯,又朝回蹦回来,像极了凶墓里头那只小粽子。鬼猴子伸爪子挠挠腮,一副馋相的蹑手蹑脚的跟在后头,唯恐惊到了前头这猎物。

    但只跟了几步,鬼猴子似乎就失去了耐心,张开两只爪子,猛地朝童子扑过去,这模样那是猴子啊,简直就是灰太狼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顿时表情十分凝重,手诀一挑,小童子往前猛地窜出好几米,鬼猴子一下扑了个空。这死玩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口水滴答滴答的往下直流。然后又缓下脚步,跟在童子后面,一步步慢慢跟过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它们俩一前一后,马上就到了太祖爷爷挖好的陷进跟前,我的一颗心也悬了起来。不知为什么,感到特别紧张。

    突然一条黑影凭空出现,一脚踩在陷进上。童子正好跳过他的脚面,鬼猴子却停下了身子,抬头瞅着这条黑影,龇牙裂目,一脸的痛恨。似乎在说,丫的那个王八蛋要坏老子的好事。

    我和太祖爷爷也非常吃惊,要知道普通常人,根本走不过圈的。就算有点道行的天师,如果没有太祖爷爷这种修为的,也不可能在圈开出一条生路。那么说,这人本事不小啊。

    我跟着抬头一看,差点肺没气炸了,原来是张云峰!

    狗杂碎都在不断的换模样,我怎么就能一眼认出来?那不是看他相貌的,而是就认他手里的黒木盘。况且这会儿他刻意戴了一顶礼帽,帽檐压得很低,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模样。不过从身形上来,感觉特别的熟悉,只不过一时还猜不出是谁。

    我早知道他来了,就是没想到会在这关键时候,破坏了童子引鬼的法事。这种法子只能用一次,像鬼猴子这么机灵的玩意,怎么会重蹈覆辙?

    太祖爷爷抢在我头里说道:“你是五鬼系传人?”

    我小声跟他老人家说:“他不是五鬼系的,黒木盘是他从五鬼系弟子手里抢来的。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点点头:“嗯,用黒木盘开道,比我这开道符要好用的多。”转回头小声问我:“这小子是谁啊?”他老人家每二十四年一投胎,但十六岁之前浑浑噩噩的过日子,跟平常孩子没什么两样,只有后面八年才算融入到这个险恶的江湖里。他上一世楼坤应该知道张云峰这号人,但他死后又经历投胎这不到两年,发生的一切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他叫张云峰,是小官后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小官后人。”太祖爷爷手诀一挥,那个童子变回原来纸人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鬼猴子低头看看地上的纸人,然后用怨毒的目光看了太祖爷爷一眼,哧溜一下跑回洞口边,跳进水里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谁的后人不重要,重要的事让你们死。”张云峰低着头故意把下巴颏都遮进帽檐里,不让我看到一丝脸孔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你这话我听过八百遍了,不过每次都是你死,老子总是活的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几次了?”太祖爷爷诧异的问,摸着下巴又说:“哦,他还是以掉魂的法子重生的吧?”

    我才要回答,就听张云峰冷哼一声说:“这次你就没那么好运气了,别以为魏子陵吞下魅宝,就是神仙了,他不过就是一个附身的鬼童子。”说着举起手里的黒木盘,用一根小手指挑起了一根黑线。看样子他不知道魏子陵的魂魄已经恢复了前世记忆,压根不是什么鬼附身,还想用黒木盘来控制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嘻嘻一笑,好像对方这番话把他逗乐了。只听他老人家说:“小子,你知道黒木盘都有什么功能吗?”

    那玩意还能有啥功能,不就是招引恶鬼的一种工具吗?好像他老人家以为这玩意有什么神秘的,别人不知道似的。

    张云峰嘿嘿哈哈的狂笑了几声说:“爷要是不知道这东西的妙用,还会辛辛苦苦的远赴岭南去寻找它吗?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不屑的切了一声道:“要说你们后生小子就是虚有外表,败絮其中啊。连黒木盘真正的作用都知道啥,还敢大言不惭跟我说什么妙用。那我问你,黒木盘除了能够招引恶鬼之外,还有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我倒是听老祖宗说过,这玩意好像还能用于祖煞吊命局,估计还有不少的作用,只不过除了真正五鬼系弟子外,恐怕外人就难以弄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老鬼别跟我东拉西扯,现在就要你们两个小命!”张云峰不耐烦的说了句,小手指勾起那根黑线挑动一下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又不是鬼附身,这下当然没半点屁用。他老人家双手往后一背,挺起他那小胸脯子,脸上似笑非笑的说:“注意脚下!”

    我跟张云峰同时一愣,就见太祖爷爷手里牵着的那根红绳往后一扯,绳套就套在了张云峰脚踝上。但红绳这玩意多脆弱啊,一扯就断的。可是我想错了,红绳居然跟麻绳一样结实,一下将张云峰右脚扯起来,让他身子失去平衡,往仰天跌倒。

    这也怪狗杂碎太过大意,跟我一样没料到红绳还有这么结实的,那简直就跟豆腐跟石头一样是一个道理。他在倒地的一霎,礼帽落地,露出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孔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张脸,如遭雷击般的惊呆住,怎么会是他?我想来想去,把所有可能想到的人,全想遍了,都不会想到张云峰占据了他的身子。这一呆,就没看清太祖爷爷用了什么手段,把黒木盘抓在手上,高举过顶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告诉你,黒木盘原本不是五鬼系的,是他们从生死门夺走的,此物除了能招引鬼魂之外,还能取人生魂。你掉魂占据别人身子,罪孽深重,我现在就把你生魂取出,丢进沧水潭!”

    太祖爷爷这番话让我更加感到震惊,黒木盘居然是生死门的宝贝,能取人生魂。我先是一怔,而后急忙抓住他的小手碗说:“太祖爷爷,这人不能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