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三十五章 移山换景

第八百三十五章 移山换景

    你说魏子陵这副小模样,真是欠抽,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倒霉,就摊上太祖爷爷居然投胎还有记忆,让这么大点屁孩子当着众人面管我叫灰孙子。

    “土包子,以后你别跟人说认识我,要不然我要跟着你叫小孩太祖爷爷,肯定被人骂是神经病。”沈冰捂着脸说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笑道:“别人想叫我还不答应呢。跟我继续往前走,记住,都不要说话了,无论遇到什么麻烦,都有小狐狸照顾。小风你跟我一块应敌。”他老人家这番话里透着不信任曲陌的意思,不让她再插手跟张云峰之间的事,唯恐再把恶人放走。

    我们大伙儿又往前走了大概三四里路,这儿地面凹凸不平,地势比较险峻,我正想说就此停下时,太祖爷爷一挥手小声说:“敌人来了,大家都趴下去,从现在开始,谁都不许开口。”

    他耳朵居然比我都灵,果然我们刚趴下,就听到前面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。我们心头一凛,全都摒住呼吸,连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在前面,放火烧死他们!”一个陌生的声音大声叫嚣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居然发现了我们。蓦地一道火光在眼前闪亮,瞬时燃着了四周的树木,顿时身周变成了一片火海!

    范秋翊、严鑫毅、田雯雅和通玄吓得抱住脑袋,趴在地上不敢动。我和太祖爷爷四个人站起身,望着这片火海马上要烧过来,如果不抓紧往后撤退,就会葬身其中。我们一人提起一个,让他们跟着往后就跑,但火势随风迅速蔓延,比我们跑的速度还快。啥叫火烧屁股,哥们终于体验到了,那是追着屁股烧过来的。

    田雯颖不住发出尖叫声,范秋翊没戴眼镜视力不好,一连摔了几个跟头。好在看到北边不远处有条河,发足跑过去,一个个头全跳水了。

    太祖爷爷小脑袋瓜在水面上一沉一浮着,咬牙切齿骂道:“王八蛋,跟你爷爷我玩火烧藤甲兵,我就跟你来个百鬼夜行宴!”

    其实他老人家有时说话挺逗的,可是这句话我就不爱听了,急忙跟他说:“太祖爷爷,你可不是他爷爷,你是他们太祖爷爷的爷爷,不然就让他们占我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辈分一定要搞清楚。”沈冰唯恐再降辈,跟着就说。

    他老人家没好气白我一眼,拿出黑木盘,伸手在其中两条黑线上一挑,嘴里叽里咕噜的念了两句咒语。不过半分钟,河两岸就吹起阴风阵阵,气温骤降。他这是用黑木盘帮附近野鬼全招来了,我心头怦怦直跳,这些野鬼都是乌合之众,千万别被守竹族整天看鬼的高手给策反了。把小白旗拿出来,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。

    一片鬼魂出现在头灯光线中,全是白惨惨的面孔,绿油油的眼珠,我勒个去的,连我都觉得心惊肉跳,背脊上刷刷的直起鸡皮疙瘩。范秋翊他们师徒仨一齐惊声呼叫,田雯雅尖叫一声就沉下水了,幸亏让曲陌给抱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片骇人的鬼脸中,我发现熟人不少,谭青他们一伙儿真的就在其中,原来我那个幻觉,并不是完全是境由心生。我又看到了付雪漫,这贱人也在,但不管你多厉害的恶鬼,就算曾经在地府叱咤一时的谭青,遇上黑木盘,也得乖乖听候指示,往前飘过河,绕开火势往前飘走。

    这时我又想起了付雪漫看到我时,称我为杀人恶魔,我现在明白怎么回事了,地狱花王让他们这些野鬼也产生幻觉,以为我是那只鬼猴子。估计这死玩意平时不断骚扰他们,才让他们对其痛恨不已。

    可是谭青他们被困在枉死城,啥时候跑到这儿了?还有付雪漫,怎么也跑到死亡谷安家了?想到这儿,我心头怦然一动,老爸不会也在这里吧?

    好在在他们之间仔细搜寻一遍,没看到他的身影,这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听到左前方传来呼喊声,太祖爷爷笑道:“这几个小王八蛋被鬼缠上了,我们快抄后路,把他们堵住。”

    于是大家伙爬上对面河岸,往前快速急奔,后来范秋翊他们跟不上脚步,太祖爷爷就让沈冰和曲陌留下,跟他们一块慢慢走。我们爷俩往前放开步子,虽然也摔了几跤,好在他们都没看见,没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出三四里路,由于路太难走,这也费了不少时间。太祖爷爷打个手势,让我关了头灯,跳下河游到对面,猫着腰慢慢的往前走了几百米。停下后他拿出黑木盘,小声问我:“你知道黑木盘都还有什么妙用吗?”

    我直接就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要知道就是神人了。”

    擦,太祖爷爷你也太不厚道了,明知道我清楚还问,那不是耍你灰孙子吗?

    我们伏在一片荆草丛中,他一边摆弄黑木盘,一边低声说:“黑木盘虽然名头比不上天灯照心,也不属三大禁忌,但它的妙用比天灯照心不遑多让。你之前在困龙滩看到了那个符印,应该猜出是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我猜是用的移山换景术,那不是道家弟子或是术人能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这黑木盘就能做,不过没那个威力大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啊,我不由一愣,没想到黑木盘有这么多功能,不但能取人生魂,还能移山换景,那真是一件大宝贝啊。

    移山换景顾名思义,就是能够搬山移地,把生地换死地,把死地变生地,是非常神奇而又带有邪恶的法术。茅山古籍只有记载,说是开天辟地,只有通天教主才会使用,后辈弟子没有一个有这修为的。我一直怀疑这都是神话传说,根本就没这法术,没想到还真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再打开头灯看看。”太祖爷爷跟我说。

    我打开头灯开关,往前一看,我勒个去,这是哪儿啊。眼前整个景象全变了,牧草没了,尖石也不见了,还有胡杨沙棘统统不见踪影,摆在前面的是一片荒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