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二十五章 点亮天灯

第八百二十五章 点亮天灯

    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身体已经能够活动,全身暖洋洋的,没了丝毫寒冷的感觉。睁开眼看到尖头鬼在跟前,一见我醒过来,高兴的差点没哭了。这小子对我们习家真是够忠心的,我这心里也特别感动。

    “爷,你没事了吧?”尖头鬼惊喜交集的问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点着头从地上爬起来,回头看看那边。顾老板和赵成实两个躺在地上,相隔六七米。而凌佩强却是趴在他们中间,一动不动。怎么回事,这杂碎被顾老板给制服了?

    “爷,刚才我把那个胖子打晕了,要不是那边有个收鬼的葫芦,我就把他们三个全都干掉了。”尖头鬼跟我汇报。

    原来这么回事,我拍拍身上泥土,手心里攥紧了几枚铜钱,往他们三人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赵成实一下子瞪大了眼珠,闪现着惊惧神色。

    顾老板脸色沉凝的跟我说:“把他们两个坏事做尽的恶人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习风,这人比我们要奸诈的多,雅雪在他手里,你应该分得清谁才是真正敌人!”赵成实慌忙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头怦地一跳,猛然想起昏迷之前顾老板说的那句话,于是问他:“雅雪是怎么回事,真的在你手上吗?”

    顾老板哂笑道:“那不过是缓兵之计,如果不用这事凌佩强,我恐怕早就死在他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的倒也有道理,雅雪在投胎之前跟我打过招呼的,然后就回了地府。她有了投胎指标,无论地府还是阳间,那是谁都不能再动她一根汗毛的。于是把目光转向赵成实:“你信你刚才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赵成实一窒,张口结舌,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杂碎,恨的牙根直痒痒,举起手就要用铜钱射穿他的眼珠,让他去地府找七爷八爷吧。正在这时,我后面响起魏子陵微弱的叫声:“快来,快来……”那声音就跟要死的人死前断气留遗言一样急促,听的我特别揪心,放弃了赵成实,赶紧跑回来。

    “快点亮……天灯照……心……不然……没时……”魏子陵说到这儿,再次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这玩意真是天灯照心,让我心里感到一阵激动,赶忙从尖头鬼拿来的黑珍珠包裹里找出那颗精炼出的大珠子。顾老板曾说黑珍珠可以代替通天灯芯草点亮天灯照心,那普通的是肯定不行,估计张云峰炼出这种珠子,就是为了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再问魏子陵是不是这东西可以代替灯芯草,然后怎么点亮,他却一无反应。心想还是靠自己瞎琢磨吧,反正刚才也吃了黑珍珠,不怕天灯照心上面的寒气。才要去箱子里搬东西,忽然想到这玩意万一点亮了,那可是会将身边一切妖邪给诛灭的。于是把尖头鬼赶回去,待会儿念召唤咒时,再跟小白旗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这尿罐子一样的东西真***重,比纯铁打造的都沉,怀疑这是玄铁铸成的,我搬了几下没搬起来。好在哥们鬼点子多,把木头箱子拆散了,用力把它推倒在地上。露出了下面底口,浑圆的口子里,有个十字灯架,上面有个灯盘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应该是放灯芯草的地方,可是珠子是圆的,现在天灯倾侧在地,灯盘上留不住东西啊。想了想,弯腰把鞋带解下来,把这颗珠子跟灯盘绑在一块。可是做完了这些,天灯没半点动静,珠子也不亮,心说估计还要咒语吧。猛地想起大无量术里,在夹缝中间,有一行小字,那种咒语挺古怪,不知道干什么用的,不如在这里试试?

    “洪荒生一气,气中分阴阳。凝华日月精,集然流三光。九华合九道,八色照八方。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脚下踏罡布斗,捏法诀冲天灯底口猛地一点,唰地一下,那颗大珠子跟着就亮了起来。我登时就瞪大了眼珠,真是点亮天灯照心的咒语,蒙对了!

    不但珠子亮起来,整个天灯外皮也闪起彩色光芒,现在再看它,不就是一个孔明灯吗?草,你别说孔明灯口朝下,还真像尿罐……

    黑珍珠凝练出的珠子只有一种白光,而白光投射到天灯内部,从外皮透射出的光芒,分几种不同的颜色。仔细数了数,还真是八种。光芒愈来愈强盛,将我和魏子陵全都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别点亮天灯照心,会遭到天惩的……”顾老板嘶声大叫。

    靠,你这么大反应干吗,这不没听到有雷声,胆子怎么就那么小,还不如赵成实这杂碎够镇定。

    我才要开口,魏子陵突然睁开眼,那种模样就跟借尸还魂一样,吓我一跳。他慢慢的从地上坐起来,双腿盘起,捏个法诀,又闭上眼睛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干象天灵,坤以运载。天丁受吾,神印六甲。指人人长寿,指鬼鬼灭绝,指山屹立,指水畅流,指云云舒,指木青葱,指风风停,指雨雨歇。有违吾令,四肢伏折。急急如律令敕!”

    吖,咋听这么耳熟,好像是灭绝咒改变版,无非改动了几个字,人会长寿,水会畅流,树木亦会青葱,那就是把遭到灭绝咒诅咒的附近一带生灵,都会重新繁衍生机。草他二大爷的,不知道遭到核辐射的地方,用天灯照心给照照,能不能再恢复原来模样啊。

    魏子陵被八种颜色光芒笼罩在其中,闭目静坐,脸色越来越好,隐隐有一种仙风道骨的风范。我不由一愣,这么点的屁孩子,怎么就看着那么成熟呢?

    此刻,我也觉得全身一阵舒泰,就跟三伏天吃了冰块一样爽。一切疲劳消失不见,感觉全身精力充盈,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声音?我一惊,抬头望声音来源处一看,草他二大爷的,水来了!

    忘了天灯照心这么一照,十里方圆内大地焕发生机,那水不就又流过来了吗?我勒个去的,看来又得冲回水潭。惊慌之余,心里却隐隐感到高兴,水潭中注满了水,就不用再怕陷进淤泥,在水下来个敕水咒,搞定大白花这个杂种。

    魏子陵吃惊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,瞪着一对小眼珠慌忙叫道:“快跑!”擦,别看他小腿才尺把长,跑起来比一点都不慢,眨眼间就冲出了十几米。这要是放在田径赛场上,百米短跑肯定得第一,那世界上将诞生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幼儿冠军。

    “天灯照心呢?”我跟着他就往水潭方向跑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了,大水会将它冲下深洞的!”

    跑到顾老板他们三人跟前时,心说这人一定要救的,伸手抓住了他的手,就要将他拖起来背在身上。哪知他反手往怀里一拉,让我顿时一个踉跄,栽倒在地上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