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二十四章 真正的痛苦

第八百二十四章 真正的痛苦

    我低头看看仍然昏迷不醒的魏子陵,再想想石夹子庙那个空箱子里的纸条,确信这件东西真的是天灯照心,老祖宗原来把它藏在了这里。下面这个煞气深重的黑洞,如果不是红发鬼,估计谁都拿不出来。它脑袋上长的那撮红毛,仿佛就是为了进洞出洞设计的。

    先把魏子陵放在地上,心情激动的伸手去箱子里抱这件宝物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碰它!”顾老板急叫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晚了,我手指触到了这东西顶部,突然之间,就跟触电一般,一股奇寒从指尖钻进去,迅速在体中飞窜。我勒个去,全身顿时如堕冰窟,血液似乎都冻结了,感到五脏六腑冻的生疼生疼,忍不住张嘴叫了一声,咕咚倒在地上,再想叫的时候,声带好像也冻住了,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四肢完全冻僵,手指都不能活动一下,那股像根针一样的寒气,还在身体里不住游走,只不过速度慢了很多。可是它没到一处,都让我感受到剜心般的疼痛。痛却不能动弹也不能开口叫出声,真是生不如死,我算彻底体会到了什么才叫真正的痛苦!

    “叫你不要动,你怎么不听话?”顾老板在那边焦急的叫道。

    我心说你现在说这话有屁用,还不赶快过来救哥们,晚了就嗝屁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,你心里怎么想的,以为老子不知道么?”赵成实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灯照心面世,一个时辰内如果不封好的话,会触怒天道,我们都会不得好死的!”顾老板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听这话有点危言耸听,可是仔细一琢磨,觉得也不是谎话。天灯照心被列为天道禁忌,一直以来深藏在地下,一旦面世,肯定瞒不过天道。我们这几个还不被当做盗宝的小贼,一个个被雷劈死啊?

    “没事,还有两个小时时间,就看是你杀了我,还是我杀了你!”赵成实阴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又乒乒乓乓的打起来,我不由气的肺都要炸了,赵成实这个杂种,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。可是转念一想,这杂种会捉鬼,老子那不是自投罗网吗?

    头上又哗啦啦的掉下一片泥土,又有一条黑影下来了,扯着一根绳索迅速落在箱子跟前,竟然是凌佩强!

    他首先看到了我,脸上露出得意的诡笑,跟我说道:“看在你是雅雪的男朋友份上,我就让你多活一会儿。”说着伸手去抓箱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本来看到他心里那个窝火,恨不得跟拍西瓜一样拍扁了他。但见他居然去碰那玩意,心里忽然就兴奋起来,你个狗杂碎也倒下吧。

    谁知凌佩强用力抱住那东西,竟然没半点反应,但脸上憋通红,愣是没抱起来。那玩意好像太重了,鬼都抱着费力,你想他这个腐败肚能抱得起来吗。不过我感到挺错愕,为什么他碰到天灯照心就会没事呢?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,一万个为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间脑子里灵光一闪,凌佩强不是比我多长颗脑袋,而是他被我塞进肚子里一颗黑珍珠。这东西因为含有百鬼邪气,说不定就能化解这股奇寒。可是现在我动都不能动一下,再说黑珍珠都放在那块大石上,是肯定吃不到了。

    凌佩强最后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,箱子里那玩意纹丝未动,累的这杂碎坐在地上不住呼呼喘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从后边同时响起顾老板和赵成实两个人惨叫声,我这看不到那边怎么样了,应该是打了个两败俱伤吧?

    “凌厅长,现在姓顾的被我打成重伤,你快过来把他杀死。”赵成实冲这边叫道。听他这话意思,他也不能动了,否则何必让凌佩强去杀人。

    凌佩强喘着气冷哼一声说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使唤我?你们两个都死了那才好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们现在可是合伙人……”

    顾老板哈哈大笑道:“合伙个屁,你们一群白眼狼,能合到一块嘛?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对,赵成实跟张云峰那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,指望他们能合作到一块,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。

    凌佩强冷笑道:“你不是什么好玩意,当时两个活养尸到处追杀,都没能把你干掉,算你走运。今天你就没那么好运气了,老子先结果了你。”说着站起身,慢慢朝那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没察觉这里有鬼吗,你还敢过来?”顾老板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听他的,这里死者无数,肯定有不少野鬼,但有我这个法宝在这里,不用怕。”赵成实说。

    我听了这话,心里嘀咕,你个破葫芦是什么法宝,难道还是金刚葫芦娃不成?正在这时,一阵阴风吹过,跟着耳边响起尖头鬼的声音:“爷,你怎么了?林梦希刚才说你好像受伤了,叫我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小子声音,心里立马感到一阵热乎,可能林梦希害怕赵成实那个破葫芦,就把尖头鬼给支过来救我。可是很想告诉它发生了什么,就是张不开嘴。心里急得,就跟眼看着有个女人脱光了让你上床,你就是迈不动脚步……

    这时魏子陵竟然睁开眼睛,气息微弱的说道:“拿黑珍珠喂他……”说到这儿,头一歪又晕过去了。我勒个去,你到底是玩的哪一手啊,一会儿死一会儿活的。不过这次醒的真是太关键了。

    尖头鬼立刻说道:“好,我回去拿东西。”阴风疏忽间吹走。

    “刚才就有一只鬼从我们身边穿过,但是又走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赵成实在帮凌佩强打气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事不用你多管,老子心里有数。”这杂碎还挺倔,根本不听赵成实的。不过听脚步声,又向那边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担心顾老板也不管用,自己都过河难保,就算想让尖头鬼帮他一把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顾老板嘿嘿笑了两声说:“雅雪还没投胎,现在在我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我脑子里嗡的一声,后面的话就没听到。雅雪怎么会在他手上,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?我心里一急,加上那股剜心疼痛的奇寒正好刺入脑子里,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