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二十三章 真是天灯照心?

第八百二十三章 真是天灯照心?

    前面掉落下来的黑影身法非常灵活的躲开铜钱袭击,却又遭到刚刚落下来那人一把飞刀偷袭。

    我不由一愣,两个杂碎不是一伙儿的!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飞刀逼近这条黑影的一瞬间,这杂碎就地一滚,电光火石之际躲开致命一击。他趴在地上,脸孔正好出现在头灯光线里,我一下张大嘴巴,靠,刚才猜错了,不是张云峰也不是凌佩强,竟然是赵成实!

    他冲我阴险一笑,看了看我手上的红头发,似乎明白是怎么回事,向后一个翻滚,发出一片银针,射向后来落下的那条黑影。

    我又迅速把灯光调过去,立刻看到一个臃肿的身材,不禁喜出望外,是顾老板来了!

    “顾老板。”我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只是嗯了下,就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赵成实身上。

    由于心里一放松,忘了下面的红发鬼,小崽子又使劲拉了一下,让我一条腿滑进了洞口,吓得急忙用手撑住了洞口边缘,才算没掉下去。再抬头看那边,两个人已经打起来了,赵成实手上不知道拿着什么古怪的玩意,像个葫芦一样,闪闪发光,逼的顾老板步步倒退。

    两个人暂时分不出胜负,我先搞清楚红发鬼在下面到底干什么,于是晃了晃头发。谁知一晃往下拉扯力越发更大,我牢牢的用整个身子横架在洞口上面,才能止住被拉下去的势道。

    心说小崽子你不是在下面拉屎逗我玩呢,要真是这样,我把你这撮红毛给揪光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就见下面黑影一闪,似乎红发鬼上来了。把灯光调下去,就见小崽子手里抱着一只大木箱,显得挺笨重,正在往上慢慢升起。擦,红毛长发就跟卷扬机一样,逐渐缩短,让它往上升起来。我说难怪扯劲这么大,估计它怀里那箱子太沉重了。

    小崽子到了洞口,从我手臂之间嗖地窜上来,落在地上时感觉地面一震,它的双脚都深深陷进泥土内。它也呼呼喘着粗气,一脑门的大汗,将手里的箱子往地上一放,伸手揪住红毛往回扯了扯。

    它这是要我放手呢,于是松开手,从地上爬起来。红发鬼把红毛缩短成原来模样,看着我冲箱子努努嘴,然后转身就朝前面飞快飘走,那速度真赶上火箭了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好奇的看着它消失的方向,看样子跟逃命似的,这箱子里有炸弹啊?回头看看,他们两个还在打的不亦乐乎,虽然赵成实凭着手里闪光的家伙占据上风,让顾老板左躲右闪,但他想打到对手,却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,走到箱子跟前,惊奇的发现,这跟在太谷石夹子庙,小官老宅下那只箱子一模一样!

    当时我就惊呆住了,难道,这只箱子里装的是天灯照心吗?一想到这个可能性,心头不由剧烈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据说天灯照心可诛灭一切妖邪,如果真是这东西,就不愁灭不了地狱花王,找回沈冰尸体。想到这儿,伸手就去开箱子。

    “等等,箱子这么沉重,肯定有问题,不要贸然打开。”顾老板在跟赵成实打斗同时,还眼观六路,向我发出警告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凛,伸出去的手指马上缩回来,自己咋也昏头了,万一里面不是天灯照心,装的是炸弹,一打开不是全报销了吗。汗,我有点脑残了,谁会把炸弹当宝贝藏的这么深,那不是吃饱了撑的么。

    看着箱子是百爪挠心,越看越像小官老宅下的那口箱子,摸了摸鼻子,想到一个办法。拔出军刺,轻轻插入箱盖缝隙内,蓦地感觉到一股惊人的寒气从刀身上传来,丫的里面好像装的制冷压缩机,冰的手指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吓得我慌忙撒手,往后退开两步,心说里面装的什么玩意啊,不会是一具千年冰尸吧?

    从地上泥土里挖找出一块青砖一样大的石头,往军刺把手上一丢,然后迅速往后退开,顺手抄起躺在石柱上的魏子陵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箱子没上锁,石头砸中军刺把手,让它往上翘起,几乎将箱盖完全给撑开。还没来得及伸头去看里面什么情况,蓦地眼前闪现一片银光,从箱内往外呈井喷式激射而出。草,真像流星雨,只不过那是往下流逝的,这可是往上窜射的。

    这片银光全部射在了顶部上,吧嗒一声,箱盖回落盖好,里面没了任何声息。我抬头看向顶部,灯光一晃,跟满头星星似的,银光闪烁,非常漂亮。由于距离有点远,看不太清什么都是什么暗器,估计是飞镖、尖刀一类,其中不少下面还缀着黄符。

    这是古人常用的防盗手段,一般快速射出这么多暗器,就算你是东方不败,也会打成马蜂窝,就算你是一只猛鬼,那些暗器下带的黄符,也够你魂飞魄散用的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看看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了。”顾老板这时大叫一句。

    我“哦”声,心说你个马后炮,我也知道现在能看了。于是走过去,但还是小心谨慎的捡起军刺,往后趔着身子,跟点炮仗的姿势差不多,猛地将箱盖挑开。这一瞬间,心头突地一跳,还好,没东西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才敢把箱盖完全挑起来,伸头往里面去瞧。只见箱子里装着黑黝黝的一只倒扣着的罐子一样东西,基本上占据了箱子里的整个空间,往外散发着浓烈的寒气,隐隐看到了一缕缕因寒冷而产生的白雾,丝丝袅袅的往上升腾。

    忽然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,到底怎么回事我也说不上来,只是觉得这像罐子又像是花盆的玩意,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个老杂碎……”这时从那边传来顾老板一声怒吼,我赶紧回头,见他肩头上全是鲜血,一定是赵成实的杰作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变态货,见了天灯照心就沉不住气了,怪不得我。”赵成实嘿嘿冷笑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就像一声焦雷在耳边炸响,脑子里嗡的一声,心里又是震惊又是狂喜,这玩意真是天灯照心?草他二大爷的,这是哪个猪头造出来的,怎么看都不像是灯,倒是装个壶嘴像尿壶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