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二十二章 红发鬼入洞

第八百二十二章 红发鬼入洞

    我在乎的不是灭绝咒带来的恶果,只要能让沈冰还魂,我是在所不惜。现在联系上了七爷,他和老祖宗不会坐视不理,心里感觉踏实了点。目前首要任务,是怎么把沈冰尸体找到。

    不过转头看到躺在地淤泥里的魏子陵,赶紧伸手把他抱起来,这孩子也不能不管,两件事搅在一块,心里又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田雯雅悠悠醒过来,满眼惊惧的看着我,就像看到了鬼似的,全身不住颤抖。范秋翊也好不到哪去,嘴巴抖抖索索,想说什么半晌蹦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,他们是无辜的,刚才太过激动了。于是跟他们温言说道:“范教授、小雅,刚才我太冲动,说的话太难听了,请你们原谅。”

    范秋翊不住点头:“好说,好说……”看样子还没从恐惧阴影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习……习……习大哥,刚才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的,吓死我了。”田雯雅拍着胸口,来回转头瞧看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不过有我在,不用害怕。”我安慰她一句,抱着魏子陵站起身,冲着断崖上遥望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尖头鬼和林梦希出现在了崖顶上,我冲他们挥挥手做个手势,他们还算机灵,立刻隐身。我又故意走的远远的,停了一会儿,尖头鬼在我耳边说道:“爷,见到红发鬼了,它缩在洞口里,冲我们呲牙咧嘴的,敌意大大滴。”

    二大爷,你日本鬼子,还大大滴。

    我摸着鼻子想了想,还是先救魏子陵,他既然当年把宝物藏在这里,就应该知道地狱花王是怎么回事。有他出主意,或许能找回沈冰尸体。当下跟尖头鬼说:“你回大石上看好这两个书呆子,我跟林梦希过去看看,有情况赶紧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爷,姑奶奶呢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遇到了麻烦,我先把魏子陵救活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挺机灵,见我神色不对,沈冰又不在,就猜出发生了什么。我回头让范秋翊和田雯雅回大石上等着,就搭着林梦希的手臂,飞上断崖。鬼魂也不是无所不能,差点没能带我上去。往下坠落了七八米又再次飞起来,吓出我一身冷汗。林梦希坐在断崖边上,脸色极差,累的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我说你在这儿先喘口气,我自己过去就行了。地面上的淤泥正在慢慢变干,于是抱着魏子陵,踩着逐渐变得坚实的泥土,往前走了大概十多里路,终于看到了那根歪倒的石柱。往前看了看,在一里之外看到了水流,可能灭绝咒造成这一范围边缘处地面干裂,水都灌入地下,流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先把魏子陵放在石柱上,伸头往石柱根部看去。

    柱子并不是折断了,而是失去重心歪倒的,石柱根部基本上完全脱出泥土,下面是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深洞,黑漆漆的,一眼望不到底。从中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寒意,让我不由全身打个冷战。红发鬼呢?我转头往四周瞧了瞧,没察觉到它的任何气息。

    小崽子还跟我捉迷藏,非让我念咒逼它出来不可。刚捏个法诀,发现一条淡淡的黑影,从前面迅速移近,到了跟前,慢慢显出原形,扑到了魏子陵身上。正是红发鬼,好像是没有恶意,是跟魏子陵亲热的。只不过压在孩子身上,让他不住的踢腿挣扎。

    我冲它嘘了一声,这家伙才慢慢起来,转头盯着我,然后眨眨眼,抬头往河道顶部瞅了瞅。似乎是另有用意,我跟着往上瞧,心说它是在暗示我有埋伏吗?

    想到这儿心头一动,拿出罗盘,念咒祭符,果然海底指针不住的转圈,凌佩强在我所站的位置,那说明是在头顶了!

    他这个阳奉阴违的王八蛋,到底还是不信我的威严恫吓,肯定跟张云峰一块来了。河水干涸,石柱倒塌露出了这个藏宝的洞口,让他们嗅到了气息。这会儿两个杂碎可能正在想办法怎么下来,趁这段时间,赶快把宝物拿出来,使魏子陵苏醒。

    我指着魏子陵跟红发鬼说:“他让我来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红发鬼眼珠骨碌碌的在眼眶里转了几转,头上那撮红毛忽然飘动起来,逐渐长长,很快垂落到地上。它看着长长的红发眨眨眼,做个手势要我抓住,我不知道它要干什么,心说不会是引我上当的吧?

    现在没时间考虑了,左手心里暗藏了铜钱,伸出右手抓起地上发梢,抬头之际,发现这小崽子哧溜一下滑进洞口,瞬间往下飞落的不见踪影。我马上明白它什么意思了,原来头发是当绳子用的。尼玛,鬼也要用绳子垂吊,太丢脸了吧?

    头发不知道有多长,一直没感觉到沉重,足足过了两分钟,才觉得手上一紧,红发鬼不是到底,就是头发不够长了。

    正想往前走上两步,往下放放头发,头顶上忽然有干泥剥落下来,心头一凛,上面的两个杂碎可能要下来了吧?草他二大爷的,正在紧急关头,这时候他们下来,不易对付。我抬头紧盯着上面簌簌掉落泥土的部位,手里的铜钱做了好准备。

    身后也响起了剥落泥土的声音,靠,他们是分头行动啊,太狡猾了。我又往后退了两步,看到距离我大概有三十多米开外,顶部也在掉落泥土。可惜沈冰不在,不然我们两个一人对付一个,趁他们下来时偷袭,管叫两个杂碎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想到沈冰,心头就是一痛!

    正在这时,手中头发往下一扯,带的我一个踉跄,头发差点脱手。急忙手腕一转,把头发缠在碗上,往后用力扯住。

    “扑”一声响,一大片泥土洒落下来,落了我一头一脸都是。

    泥土飞扬中夹着一条黑影从空而降。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的,杂碎终于下来了。扬手打出两枚铜钱,冷不防这时头发又往下拉扯,把我拽到了洞口边,铜钱也失去准头,不知飞到了哪儿。

    这条黑影一落地,马上往前一个翻滚,卸掉下坠势头后,冲我发出一片暗器。在灯光闪耀下,银光闪闪,好像是银针吧。也不知道有毒没有,慌忙往地上一趴,一片银针擦着头皮飞了过去,简直险到了极点!

    当我再发出两枚铜钱时,三十米开外落土的地方,哗啦一下,也有一条黑影冲破顶部坠落而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