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鬼书集 > 阴阳鬼探 > 第八百二十一章 吞噬

第八百二十一章 吞噬

    这丫头,跟我争什么,是怕我下去趁机吃人家姑娘豆腐吗?看着她一下滚倒在另一片花瓣上,就像踩在橡皮筋上一样,怎么都站不起来。还好伸手抓住了绳子,把绳头用力往上一抛,我正好伸手接住,用力往上就拉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人拉太吃力了,转头看到范秋翊还正盯着这朵千古消失的奇花出神,好像根本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,不由怒气上冲,对他叫道:“快帮忙拉绳子!”

    “啊”范秋翊这才如梦初醒,看清了掉落在花瓣上的两个姑娘,焦急的叫道:“雯雯,你怎么掉下去的?”

    擦,你个书呆子,这时候问这么清楚干吗,还不快拉绳子?由于我一个人太吃力,沈冰放开绳子,帮着田雯雅离开花瓣。我不由急了:“你拉住绳子,不然会有危险的!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再把绳子丢下来,不然两个人重量太大,你们拉不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双臂交错用力气,把绳子拉起了几米,田雯雅已经升空。范秋翊这才醒悟过来,赶紧伸手抓住绳子帮忙,两个人合力,很快把田雯雅拉上岸。才要把绳子抛下去时,花瓣忽地往起急收,沈冰不由自主的滚到了花心洞口上,好在洞口不大,横躺在上面不至于陷进去,但没能抓住绳子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形,我这颗心一下就悬在了嗓子眼,因为花瓣收起了大半,正在慢慢合住。我大叫一声,用力抖动绳子,让绳头跳到沈冰身上。可是花朵一阵猛烈抖动,绳子竟然滑落到了淤泥上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突然移动,发出一声尖叫后,双脚被一双毛茸茸的爪子给拉进洞口。

    “土包子,快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也慌了,但嘴上叫道:“别慌,抓住绳子!”我又用力抖起绳子,让绳头落向她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这时花瓣猛地一合,绳头被挡在外面,沈冰一声尖叫隐隐传出来,紧跟着花朵迅速没入淤泥消失不见。我不由整个人都傻住了,不相信这是真的,沈冰怎么会被拉进去,这不是真的,她不能死,再进地府,那就再不能还魂。就算还魂,可尸体找不到,还怎么还?

    心里蓦地升起一股强烈的悲痛,让我忍不住张口大吼一声,纵身跳下去,老子跟这杂种拼了!

    忽然手上一紧,身子停在半空不住荡悠,这时脑子一阵冷静,下去救不了沈冰,只能是死路一条。抬头一看,自己双手还紧紧攥着绳子,被范秋翊和田雯雅给拼力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不要急,上来慢慢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快拉我上去!”我大吼一句。

    范秋翊和田雯雅把我拉上岸,我也没理会他们两个,而是打开包把所有东西都掏了出来,才找到了那块无常令牌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孩子还需要你照顾,看开一点,我也失去了最心爱的学生……”范秋翊一脸沉痛的劝慰我。

    “滚开,都是你这个书呆子惹的祸,你害死了两个人!”我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他在我眼里就是一头猪。

    吓得范秋翊一抖,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田雯雅满眼泪光的说:“习大哥,是沈姐为了救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当时不抓住绳子,你也是杀人凶手!”我恶狠狠骂了一句,她十分委屈的扁扁嘴流下眼泪,没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黑白无常,黑白无常,黑白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叫了两声半,就被范秋翊打断了:“小伙子,不要迷信了,黑白无常只是神话传说,根本没有这样的鬼差。他们不会帮上你的,还是先照看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草他二大爷,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吗,我想把他丢到淤泥里闷死他,你话咋就那么多呢?

    “你还不信鬼是吧?”我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是,我不信,这也是事实……”

    靠,看样子要跟我上课,气的我七窍冒烟,掏出小白旗,叫道:“尖头鬼、林梦希、夏木春、三丫,你们全出来!”

    小白旗上冒起一股青烟,他们四个一齐探出脑袋,田雯雅“嗷”一声尖叫,就给吓晕过去了。你说刚才那个毛茸茸的鬼东西她没看清,大白花虽然诡异,可并不恐怖,所以不害怕,现在见到了鬼,岂有不吓晕的道理。

    范秋翊也一屁股坐在地上,眼镜都跌落了,张大了口呆住,跟一具石雕一样大气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“尖头鬼和林梦希去前面找找红发鬼的踪迹,快!”把他俩打发走,让夏木春和三丫回到小旗里,然后又冲令牌连叫三声黑白无常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很久,都不见他们兄弟露面,让我心急火燎的在原地不住转圈。范秋翊呆了很长时间,才从地上捡起眼镜,嘴巴颤抖着,看着我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令牌上忽然冒起一团青光,七爷的脸孔闪现在其中。

    恰巧田雯雅刚醒过来,一看到七爷的那副吓人嘴脸,又“嗷”的尖叫一声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范秋翊连忙伸手去捂眼,结果把眼镜又打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兄弟,死亡谷是地狱花王的天下,我进不来啊,只能让你看到我的影子。”七爷说。

    “地狱花王?”我惊诧的说了句,没想到书呆子教授说出的花名是真的。“七爷,沈冰给吞进一朵大白花肚子里去了,拜托你先向崔判官求个情,等我找到她的尸体让她还魂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,你们再入地府,崔判官也是爱莫能助。”七爷愁眉苦脸的说。

    我听了这话一颗心顿时凉透了,但还不死心的说:“七爷,那先帮我看着,沈冰要是进地府,你就跟我打招呼,我到时亲自再去地府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打招呼容易,可是我劝你还是别来了,否则连你都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回不来就不回来了,反正我也用了灭绝咒,不知道要减掉多少阳寿,早死晚死还不是一样?”我心灰意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用了灭绝咒?”七爷瞪大眼珠,这句话差点没噎死。

    “不用灭绝咒,恐怕早跟你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太鲁莽了,用了灭绝咒还想让地府帮你。我先回去跟你老祖宗和崔判官说说,有消息会通知你。”七爷急匆匆的去了。